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出芽少妻难忍杏出墙】(02)【作者:op859663262】
【出芽少妻难忍杏出墙】(02)【作者:op859663262】
字数:4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章

  那天晚上的事情,出芽没有跟任何人说,当她昏睡起床后,老顺已不见踪影,但床上的那片猩红的确是有过些什么事情。出芽第二天匆匆洗乾净了身体,走路带点痛的去找了自己在这座城市的同学。

  她在这座城市没有依靠,只有几个曾经的同学,她原本可以回到自己的城市,但倔强的脾气让她咬着牙根留了下来。好在英文底子好,家庭素养高,最主要是人美丽漂亮,很快的她到了一家物流公司做秘书。

  也就是在上班后的第三天,一个人出现在她的眼帘,这不是别人,正是老顺。原来老顺是两地送货员,就在这家公司的合作夥伴,他一到公司,就盯着门口那个胖胖的上了年纪的女接待,也是,那胸口露出的乳沟让他可以打好几天的飞机。
  可是,这次老顺看了下也就过去了,因为就在几天前,他刚享受完一顿人生的大餐,那是一顿让人忘怀的大餐,而此刻的他没有想到,这个大餐正横眉竖眼的盯着他。

  办公室人本身就不多,很安静,两人眼神遇到那一刻都没有惊呼起来,对视了一下,老顺内心忽热的了起来,出芽出奇的冷静,她看了一眼,心跳加速起来,她虽然冷静,但内心却不知所措起来。「咳……」老顺几声乾咳,扭头做事情去了。

  就这样,两人就在这家公司默默的各自生活着,老顺来这里的频率也高了,看到出芽也没用之前那样的害怕了,有时候还会躲在茶水间偷偷看着穿着白衬衫的出芽那个鼓起的奶子,就透过衣服间纽扣的空隙看着,他仿佛看到了那天白色的嫩肉,看到了那两片熟悉的阴唇。

  出芽在公司附近租了个小房间,虽不大,但温馨。每天中午都带饭到公司用餐,下班了就回家,乖乖的小女孩。也让公司几个中老年的同事起了荡漾之心,经常藉故亲近出芽。

  而也因为老顺经常的出现,出芽在胖胖的柜台阿姨那边知道了这个男人的大概,年老心底也算可以,就是喜欢赌,在另外一座城市居住,收入不高,就是丑,至今还没有找到对象。「小心他,经常偷看我的胸」老肥婆很用心的说着。
  这天,出芽因为公事处理较晚,走到楼下,看到一个身影就站在门口吓了她一大跳,定睛一看,原来是老顺。她没有说什么,经过了老顺的身前,一股少女的芬芳穿进了老顺的朝天鼻中,好香。

  就这样,老顺跟着她回家,就默默跟着她。出芽住在二楼,她知道老顺跟着她,起初很害怕,但最后发现老顺只是陪着她到楼下就走了。这一天开始,出芽下班必定会看到老顺。

  一天中午,老顺照例到了公司,一进门就看到胖阿姨,他无意识的看了一眼那道肥肥的乳沟,吞了吞口水,谁知道他一回头就看到斜对面的出芽狠狠着盯了他一眼,这一眼是带着警告的眼神,但又好像是那一种老顺说不出来的感觉,有点被管着的感觉。

  他不敢怠慢,急步走进厕所,这时候他听到隔壁格子内一阵吚吚呜呜的声音,这个声音他几乎每晚都会,他知道格子内的人在干什么。他最近频繁了很多,自从他享受了出芽那顿大餐之后,他看了书,他知道,出芽是处子之身给了他,他莫名的兴奋,然后他发现出芽一个人在这座城市,然后他几乎天天都要花一个小时来这座城市。

  「哗哗哗」一阵沖水的声音,一个胖胖的老头从厕所格内出来了,洗了洗手的声音,走了。老顺有点好奇,他用完厕所扭头看了那一个格子,发现密密麻麻写满了东西:出芽,老子好想你。出芽,老子想操你。这些字体密密麻麻写在厕所格内。

  而一张美女的相片正贴在厕所门的后面,那不是别人,正是出芽的工作照,美女的轮廓,水灵灵的大眼睛眯着小嘴唇,丰满的胸脯。原来这是那几个老头的福利,不知道谁将她的相片贴在这里,成为这几个老头平时上班的娱乐。

  老顺气愤急了,这可是他的女人,但他没有撕掉,反而一屁股坐在马桶盯着相片,看着出芽,想着那天晚上事情,他不禁兴奋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鸡巴,腥臭的液体已经开始渗透,他忘我的摸了下自己黑黑的乳头,一阵哆嗦,双眼紧紧盯着出芽的相片,貌似看到出芽正叉开双腿等着他的插入……「唔唔……唔唔」他死命搓着自己的鸡巴起来……

  出芽看到老顺从厕所出来,双眼带着疲倦,她不知道刚刚老顺在厕所内已经将她的肉体幻想着轮奸了十几次。老顺进去茶水间,偷偷望了出芽一眼,出芽还是穿着白色的衬衫,但领子的口不知道为什么比平时开了许多,他看到了一道诱人的白色乳沟,今天出芽是穿白色的内衣,软布的,在布的中间,一个小小突起的点,那是那天他吃不到的小葡萄。

  老顺吞了吞口水,但也不敢看太久,打了一个水站了十几分钟,一直到出芽侧了侧身体,他才痒痒的收回那个眼光。

  这天晚上,老顺照例跟着出芽回去,一少一老,一前一后的走着。在转弯就要到出芽的地方,老顺突然加快了步子:「喏……」他叫住了前面的出芽。出芽听到他叫她,愣了一愣。「你……在上班,空调大,你衣服穿多件……不然,那些男人看你的身子……」老顺提醒着出芽,他可不想今天看到的奶子给那些男人共享。

  「看?看什么身子?你说什么?」出芽一听来气了,她原本因为老顺关心她,原来是说这回事,又羞又恼的出芽站着生气的样子不禁让老顺看呆了。「呵……没……呢……我今天看到……你……呵。」老顺的口气很重,站在对面的出芽有点憋不住气。

  「你,你别老是偷看胖姨!你不要脸!我不许你看!」出芽咬着唇说了出来,一下老顺无语了接不下去,「你……那些男人,我才不给他们看呢!色狼!你也是!你也是色狼!大色狼!」出芽说话很急,铃铛般的声音很好听「你不许再看!我也不会再给你看!!……啊,不对,不对……我……我不跟你说了……」出芽头也不回急匆匆跑了回去。

  留下站在街头的老顺,啥意思?我不会再给你看?啥意思?他这七十多岁的老头实在猜不到出芽的心思,但话语中的确让他有点异样的感觉,这是啥意思?他带着这个问题一直到回家都不明白。

  这几个月的时间就如此的过了,两人之间的那种言语没有太大的交流,但晚上走在一起的距离越来越近。而也就在一天,出芽突然回过头,她双眼通红的看着老顺,吓了老顺一跳。「我……我姨妈没来……」出芽这句话让老顺打了个疑问。

  「姨妈?你约了你姨妈?她在哪?」老顺不懂姨妈的意思,但却让出芽笑了。「不是……是我……大姨妈来没来……那个红……」出芽越来越小声,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但她知道,她应该是怀孕了。

  面对这个经手人,出芽无法再多的解释。「咋回事?大姨妈是谁?」老顺问了,他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学识不多的他也不懂。「我……我怕是怀孕了……」出芽很小很小声的说着。「啥?你怀孕了???」老顺忽然激动了起来。

  「你小声点,你小小声点」出芽慌了,「你,,都是你……你那天都没戴套……你……你……」出芽忍不住想哭,但她无能为力,自从发现了自己姨妈没来,这几天天天吃不下饭,想去打掉又不知道改问谁,连柜台胖阿姨这几天都放假不在公司。

  她今晚终於忍不住跟老顺说,她想让老顺带她去打掉,没想到老顺却兴奋了,老顺这一把年纪有后,这对他来说可是一件大事儿,他瞬间快乐得无法言语,跟愁眉苦脸的出芽强烈对比。

  「妹子……妹子……」老顺开心得哭了,当着大街跪在出芽的面前抱住了出芽的双腿,「别……你干嘛呢……别啊……」出芽慌了,慌忙拉起老顺,「你,你快起来……」出芽恼羞的拉起了他,跑了回去,「啊……别跑啊……小心啊……我的孩子……」老顺在后面紧紧的跟着。

  这是老顺第一次跟出芽回到出租房,这是一间有少女味道的房间,四面是粉红色的装饰跟床单,出芽双眼通红坐在床上,老顺傻乎乎的站着。「娃……别……你……小心啊……我的娃娃在你肚子里,小心啊……」「什么娃?我不要,我不要,我要打掉,我跟你说就是要打掉!」出芽忍不住了说了。

  「啊?别啊!别啊,我这辈子都几十岁了,娃,你别冲动啊……我……你有了我的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啊」老顺叫了。「什么女人?我不是你的女人,你那天欺负我,你……你就是个坏人」出芽年纪轻,没什么骂人的经验,这已经是她最毒的话语了。

  老顺裂开了嘴,他蹲了下来,抱住了出芽,对他来说,现在这种状况,他俨然成为一个主人家了。他知道这个时候,他就是强势,出芽给他抱住,一时也无法动弹,温暖的身子给这个男人抱得紧紧的。

  「妹子……妹子……」老顺内心一阵荡漾的抱住了出芽,出芽不敢大声喊叫,这是隔音不好,她感觉脖子湿湿的,原来老顺正吐着臭臭的口气,伸出那条暗红厚厚舌苔的舌头舔着她那白玉般的脖子,「不好,不要……」出芽用力的挣扎着,「妹子,你是我的……你坏了咱家的孩子,你就是我的女人……」老顺喉咙有点沙哑。

  「不要,不要这样……」出芽使劲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她那对丰满的胸脯紧紧贴在老顺乾枯的胸前,那种摩擦让老顺欲火焚身,「妹子,我要吃奶,上次没吃到……」老顺低吼,「不要……不要……我好难受,我喘不过气……」出芽面对着这个凶狠的男人,这几个月来老顺那种千依百顺的关心此刻产生了让她无法反抗的动机。

  「妹子,我从来没有碰过女人,我就碰到你一个,我都这把年纪了,我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有小孩,妹子……我好激动……妹子……你的奶子,我就看一眼……」老顺说话还是给出芽听了进去。

  出芽挣扎的力度小了,她心软,她从胖阿姨的口中知道了老顺,也知道他并没有什么坏嗜好,只是对女人好奇,但跟公司那几个男人来说,他都算中规中矩了,特别是她在办公司的凳子,有一天她早回来,发现一个男同事跪在她的凳子上嗅着凳子,手抓着丑陋的下体,将白色的液体喷得到处都是。

  她其实对老顺的好感已经多过那一种仇恨,特别是老顺每天在她下班送她回去的时候,犹如公主般的呵护这是看出来了的。在出芽的心中,老顺已经是她的男人没错,但她不想承认,因为岁数差太多,但内心无法辩证,特别是那天,她看到老顺盯着胖阿姨的乳沟让她内心觉得一阵的酸溜,所以她偷偷解开了胸前衬衫的那个扣子,让他看了个饱。

  老顺当然不知道小女孩的心思,此刻的他是她的主人,犹如野狗在自己的地盘,他除了开心,一下子两个月积累的那种欲望在内心沸腾。「妹子……」老顺叫了一下,他发现出芽没有再挣扎,他将头低下来,看到出芽那个饱满的胸脯,鸡巴顿时硬了起来。

  这是多么神圣的玉体,对他来说,这个年纪,已经不是看面貌的年纪,而是专注在女人体形的年纪,出芽没抬头「你……你就一眼……」「对对对,就一眼……一眼……」老顺哼哼的回应着。「那……那你你就看吧……就一眼……」出芽幽幽的白了他一下。

  怎么看,出芽没说。老顺从下往上拉起了出芽的衣服,一个白色的乳罩裹住两个白色的小白兔在老顺眼前,「樱……小心点……」出芽咬着嘴唇,她看到老顺看她的样子有点害怕。老顺顾不上回答,一口就直接咬住出芽白色乳罩上,泛黄的牙齿咬住了出芽乳罩一点突出来的小尖上。

  「哎……呃……」出芽最痒痒的地方给老顺咬住,牙齿力度大,但胸罩隔着那层力量刚好让出芽一阵酥麻,出芽的乳罩顿时一片都是口水,腥臭的老男人的口水,出芽低着头,看着老顺跪在地上,头侧着死命的咬住她的乳头,她的衣服盖住了他大半个脸,素有家庭教养的她心软的将自己的衣服拉了上来,她看到他稀松的牙齿跟朝天鼻子,现在看起来也没有那么的讨厌,反而感到一阵的心疼。
  出芽的乳房很饱满,34C不大不小刚刚好,自己的乳头是凹下去的,平时遇到刺激会自己慢慢充硬起来,有时候她会自己在被窝内偷偷的摸着自己的乳头,很快她会进入高潮,只需摸摸乳头而已,因此她很敏感的地方,平时乳罩都比较厚,就是怕磨到衣服。

  特别是上班时候,经常那些男人来藉故偷看她的酥胸,因此平时胸罩扣子都全部扣满,很紧很紧,此刻看着老顺犹如孩子一样吸着她的乳头,她一下子都湿透了。老顺一只手搂着出芽,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使劲想从出芽的乳罩缝下往上抓,但出芽的乳罩实在太紧了,手根本深不进去。

  「你……你……又……要……嗯……骗人了……你……你说你吃一口……」出芽低着头泛红着脸蛋说着。「诺喏……好吃……妹子……我看一眼……看一眼……」老顺继续啃着。出芽一想也是,刚她答应给他看一眼。

  出芽回头看了下门口,大门关好着的。还好,没人,出租房是合租的,一个单位隔开了4间,她其中一间,隔音不是很好,旁边住了一堆年轻的夫妻,做爱的时候那个声音整天传过来,小妻子很怕小丈夫看到出芽,因为都死死盯着出芽看,所以晚上做爱的时候娇声很大,都是故意给出芽听的。

  出芽每次听到声音都捂住自己的耳朵,特别是她给老顺开苞之后,情欲打开,她知道做爱的感觉,出芽唔唔的一声,她不敢再看老顺,而是轻轻单手伸到背后,解开了扣子,四个扣子还没有完全解开,老顺的手已经可以伸了进去,恍如打开黄金大门一样,一只乾枯的手摸到了丰满的乳房,还有一个软软的小蒂,老顺一捏,「啊……啊……」出芽不禁喊叫了起来。

  这一声音比较大,基本跟隔壁的做爱声音一样大,只要有常识的人都听得出这是暧昧的声音。老顺髒兮兮的手捏住出芽的新剥鸡头,粗糙的手皮让出芽打了一个哆嗦,出芽半月形的乳房是坚挺的,老顺一手抓住刚好,多余的肉在老顺的手掌内磨蹭着,老顺毫不怜香惜玉的把玩着,一口还不停着咬住另外一个乳头,出芽都一次让男人摸着,但她不防抗,从老顺将龟头插入她的体内那一刻开始,她已经不会再反抗老顺。

  她是一个家庭教育很严格的女孩,从小有礼貌的家教让她内心十分娇弱,这次离家出走那么久,一来因为男朋友甩了他,为什么分手就是她一直不想让那个男人摸自己的身体而吵架,二来是她父母已经离婚,她已经几年来没有得到父爱,严格的母亲让她有了对老男人的依赖。

  「哼……哼……啊……」出芽感觉自己越来越放开,她的呻吟越来越大,隔壁传来一阵声音,那是床板来摇晃的声音,她知道隔壁又在做爱了,但今天特别不一样,她也在享受暧昧,她有点反叛的叫着。

  「……啊……别捏……那么大……大……力」出芽有点受不住,老顺近似疯狂让她有点吃不消,她也惊讶这个男人如此跟岁数不拉桿,她不知道,在做爱免签,只要有那么一点性欲,老男人也如勇猛的狮子,因为除了老,他毕竟是男人。
  只是不太懂情趣的男人,老顺这时候完全将出芽两个乳罩往上顶开来,他的口已经可以完全将出芽那颗凹下去的小乳头含住,出芽双手撑住后面,她实在顶不住老顺那种攻势,她放开的乳罩让老顺梦寐以求的奶子吃了个饱。

  老顺的口水滴滴嗒嗒从双乳间往下溜,老男人腥臭的体味充满了整个房间盖住了出芽淡淡的香水味道,「嗯嗯……太好吃了……」老顺满意的叫着,他又一口咬住了他手上的另外一颗乳头。

  「哼……呃……」出芽此刻无力说什么,她双手终於顶不住老顺的力道,她无力的躺了下来,大口大口喘着气,老顺一下子扑了上来,他终於可以好好享受这两只玉兔,出芽的奶子很坚挺,是每个男人都梦寐的那种,乳头恩红色的努力绽放着,让个老战士舌头一遍遍的洗礼。

  老顺将出芽两只乳房挤在了一起,他喷血大口竟然可以一下子含住出芽的两个乳头,「啊……」这下出芽再也忍不住了,大声的叫起来,她的声音比隔壁还大声,隔壁的床板摇动更大了,那个小丈夫脑海中都是出芽的影子却在狠狠操着自己的老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