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生物原虫】(51)【作者:qinqiyan】
【生物原虫】(51)【作者:qinqiyan】
字数:602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1、陈冰心有秘密?

  洗完澡回到房间,两人再没有做别的事情,毕竟时间很晚了,明天还得上学,于是我便抱着妈妈睡了。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妈妈已经先下楼做早饭了,她进来换衣服的时候先是在我脸上亲了一下,然后说道:「快起来吧!」

  我睁开眼,她站在床边笑盈盈地看着我,我与她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便知一天云彩散,对昨天郝校长她们的事,妈妈不会过于在意了。

  因为昨天作业一点都没做,今天早上得赶紧去抄,好久好在今天妈妈看早读,她要比平常去得早,也就给了我同样富余的时间。

  吃饭时妈妈从楼上下来,上身是一件牛仔吊带,下身一条粉色的包臀长裙,外套一件棕色针织衫。

  我说道:「妈妈,你真好看!长得又美,身材又棒。」

  妈妈甜甜一笑,说道:「就你贫嘴,吃完了没有?吃完了就走吧!」从言辞举动来看,她还是挺享受我的赞美的。

  她穿上一双白色高跟鞋,到车库后从车上拿出一双平底鞋换上。

  到了学校,吴侨每次都来的这么早,正在看今天要读的内容,我把书包往书桌上一扔,急切说道:「侨侨,快把作业拿来我抄!昨天一门都没写。」

  吴侨冲我一瞪眼,压低声音说道:「跟你说了不许叫我侨侨!叫吴侨!不然不给你抄了!」

  我急于写作业,说道:「依你依你,吴侨!吴侨!快点吧!一节课还不一定够呢!」

  她没好气的把作业本都扔给我,我就赶紧奋笔疾书,今天又是妈妈看班,那叫一个胆战心惊啊,一直到早读课结束其实都没有抄完,不过每一门都有写,至少能交差。

  「谢谢你啊,侨……」我擦擦汗说着,她在我腿上一掐,止住我的话头,「侨哥,侨哥行了吧?以后你就是我哥!」我郁闷地说道。

  「嗯……」她先是一愣,后来闭上眼点点头,外人看来就是很享受我对她的称呼。

  昨天睡的晚,但是跟妈妈做爱就是这点好,那种蓝绿色的光芒会瞬间修复我的体能,至于对原虫有没有精进,一般情况下我也不会特地去看原虫的变化,最主要的是,我身上的原虫是否有什么别的能力我并不清楚,也没有一个测试的方法。

  我看看身边的吴侨,忽然想到我似乎从来也没有在吴侨身上弄过原虫啊,我是不是应该试试啊?

  可是现在吴桥肯定不会让我摸她的,虽然说只要碰到就算,她生气归生气,种入原虫之后就随意了,但我却并不想这么做。

  看到笔盒里的铅笔,我拿出铅笔和削笔刀,我慢慢削着铅笔,不时看看吴侨,发现她其实也并不是一点不关注,偶尔还是会往这边看看的,于是我假装不小心把手上划了一道,刹那间鲜血就流了出来。

  「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吴侨到底还是关心我的,刚一留学她就立刻发出一声惊呼,前座的王玲玲也扭过头来看看,拿出面纸要给我捂住。

  吴侨一把拿过她手里的面纸,朝我的伤口上一盖,紧紧捂住,因为是手心朝向我的伤口,我没有看到红丝进入她的身体,只好用感应状态来验证。

  甫一进入感应状态我就吓了两跳,第一跳是代表吴侨的那个感应电上所散发的蓝色光芒实在是太耀眼了,就目前来说我还没有见过哪一个感应点会这么耀眼,更何况是原虫刚进入身体还不足两分钟的情况下,我下意识的感觉不大可能,顺嘴问道:「侨侨,你用过你妈公司的产品么?」

  她现在注意力似乎并不在我的问话上,我叫她侨侨她居然也没有生气,答道:「没有,我倒是想用,我妈不让,说我年纪还太小,用那个反而不好。」

  那就确实是因为刚刚不足两分钟的时间导致的?这么耀眼的光芒,看来原虫也有所成长了,犹记得当时给刘震植入原虫时,他的感应点过了好久才变得很亮的。

  而我说的第二跳就是我身边的感应点数量,超乎我的想象,也许是太久不进入感应状态了,或者说太久没有在人多的地方进入,猛地一看这么多的感应点有点难以接受。

  周围也有零零散散,也有三五成群,几乎都是感应点,这些感应点有明有暗,有大有小,稍微一看就有上百个。

  这怎么回事?陆洁到底一次生产多少批次啊?

  啊……手上感觉到阵阵刺痛,一看吴侨,她秀目再次瞪起,两指一捏在我的伤口处掐,伤口已经好了其实,但她用力着实不小,疼痛感也是真真的。

  「你应该叫我什么?」她轻声道,似乎不想让王玲玲听到,但又带有一种狠劲在脸上。

  「侨哥!侨哥!谢谢侨哥亲自为我包扎!我好了,好了。」说着我抽回手,有些埋怨地看看她,她『哼』一声便不再理我。

  经此一次,倒让我心里安定不少,看来跟妈妈做爱确实对原虫有增益,跟别的女人做爱也许有,也许没有,只能说不确定,毕竟那种光芒只有在我跟妈妈做爱的时候才会覆盖到我身上来。

  嗯……看起来以后要多多跟妈妈做爱呀,估计妈妈也不会太拒绝,毕竟对她也是有益无害嘛……

  嘿嘿嘿……我撑着头在桌上笑着,吴侨过来推我一把道:「笑得这么猥琐,上课了!」

  好容易一天都熬过去了,这一天吴侨也没有给我什么好脸色,我也没有太大的缓和意图,本来就没觉得有什么矛盾。

  我在考虑三人组的事情,今天在学校还遇见郝校长几次,她倒是神色如常,完全看不出来做爱的时候会是那个样子,但她偶尔看向我时严重带有的那种期盼我还是看得出来的。

  不管怎么说,郝仁媛和唐静为了这个事情都已经以身侍我,我也不能一点都不管,问题是应该怎么弄呢?原虫的修复我自己根本没法掌握,可能一下子就让他们又好了,好麻烦。

  而且郑宏那边也没有什么说法,郑桐也没有说跟我联系联系,郑宏他妈又是早就不知去向,不可能像郝、陶二人那样。

  哎呀!好麻烦,好烦躁!想来三人中其实最惹人厌的是刘震,其次是孙明,再次是郑宏,尤其孙明,他对我的态度还算听恭敬的,就先拿他做个尝试吧!
  进入感应状态,把范围扩大到全市,现在感应点多了好多,要在这么多的感应点里找到孙明可不容易,所幸他是在医院,找起来范围小了不少。

  找到他的点,我把感应套上去,他现在眼前还是乌蒙蒙的,耳边也只有机器运转的声音。

  算了,让他恢复到能自理的状态吧!我心念动起,下了一道指令。

  之后我并没有把感应脱离,而是等了一会,发现眼前的景象并没有改观,还是一样,不知道起没起效。

  又等了几分钟,还是没变化,我心中也有些狐疑起来,莫非不行?但破坏容易建设难,也许要进行神经层面上的修复本身就不容易吧!既然我指令下了,就静观其变,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放学到办公室找妈妈,刚一进去,就看到她正和钱云还有陈冰心两位老师谈笑正欢,在我看来,这两人现在与以前是大有不同了。

  钱云老师就不说了,现在显得年轻又有活力,原本脸上的斑少了,皮肤也紧致了,大概是现在更自信了,全身散发出一种光彩一般。

  而陈冰心老师也是一样,平时来说,她长得好看是一方面,化妆是一方面,良好的衣品是另一方面,使得她在学生中还是很受欢迎的,只不过妈妈有跟我说过,她对自己的肤色没有什么自信,不化妆的话皮肤有些晦暗。现在肤色粉白,本来人就年轻,现在更加是容光焕发、青春活力,只怕受欢迎指数要更上层楼了。
  妈妈抬头见我来了,冲我一笑道:「小俊你来啦,今天我要帮别的老师带一下晚自习看班,等会我跟钱老师去一起逛逛街,你就在学校里写作业好不好?」
  我心下有些不快,跟妈妈做爱有莫大好处,我直想今天也跟她一起来个芙蓉春宵呢!虽然说晚一点其实也没啥,但是时间富裕的话也可以来两发的嘛!
  心里这么想着,不情愿的表情就显现在脸上了,妈妈似乎看出来我不开心,对钱、陈两位老师说道:「小孩子就这样,一时一阵的,我去安慰一下就好了。」
  然后她把我拉到旁边道:「怎么了?」

  钱、陈两位老师在那边相聊甚欢,我看她们并没有注意我们这边,不快道:「我不想一个人嘛,我想要妈妈陪着我。」说着手在她纤腰上轻轻抚摸。

  妈妈脸上一红,轻轻推开我的手道:「要不……你跟妈妈一起去要看的班级去写作业?」

  我仍然是不开心,妈妈又说了几句,我心中阵阵郁结难以抒发,说道:「那我宁愿回家写作业了!不想在学校写!」这话说的声音有些大了,钱、陈两人都向这边看来。

  妈妈眉头一蹙,正待继续说,陈老师说道:「怎么了张老师?李同学是不想在学校写作业么?」

  妈妈笑道:「是啊,说在学校气氛太压抑,作业写不出来。他要是回家,路上我又不放心。」

  陈老师笑道:「那这样吧,我正好也要回去了,我送他先回去吧!」

  妈妈面露凝重,看向我,又看向陈老师,陈老师笑道:「怎么?还不放心我呀?」

  妈妈只好摇头道:「好吧,那就麻烦陈老师了。」

  我心中满是不快,其实回家也不过就是气头上的话而已,这个陈老师还真是会借坡下驴,但是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想不回去也不行了。

  恋恋不舍地走向校园门口,妈妈也送我到校门口,对陈老师说道:「陈老师不好意思啊,要麻烦你了。」

  陈老师笑呵呵道:「没事的,举手之劳而已啦!」

  两人又寒暄几句,妈妈这才又走进学校。

  我心中不满,没好气地走在前面向家的方向走去,陈老师急忙紧赶两步上来。
  我说道:「陈老师,你家顺路么?」

  她倒是笑呵呵,说道:「挺顺的,但是得拐个大弯,我住北城呢!」

  北城?富人区?

  我看她两眼,说道:「陈老师你不开车么?」

  她笑道:「我不会,等会送你到家了我打电话让人来接我就可以了,你家也不远的呀,我听张老师说过,走路大概四十分钟的样子。」

  我点点头,跟她也没有什么话讲,本身交集就不多,她是老师我是学生而已。
  「其实我平常也是走这条路的,一般下班以后我都要晚个几十分钟然后才打车或者让家里人来接我。」她说着,对这条路似乎确实挺熟的样子,有的小贩看到她还跟她打招呼。

  「哦?这是为什么呀?」这我倒是挺好奇的,还有人有这种爱好么?

  她说道:「我只要一回到家就别想出门了,跟别说散步啊什么的了。我爸这个人从不让我单独出门,他怕……」

  忽然她止住话头,不再说了,我看看她,她似乎是觉得不能再说了,就笑道:「没什么,就是我爸看得比较严,老说女孩子一个人在外面不安全,所以我才想了这么个办法,反正每次也都不是他来接。」

  我总觉得她的话里有什么秘密,可是听她的话语是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结,就也不深究了。

  又走了十分钟左右,两人一路上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我跟她也不高兴说什么,满心都是今天妈妈下班了好好跟她来一发的想法,这种想法充斥了我整个大脑,她好像说了什么我也没在意,感觉她在打电话。

  「你看,我一般走到那边那个十字路口司机就过来了呢!」我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了,她放下电话,忽然指着前面挺远处的一个红绿灯说道。

  我冲那边看去,大概还得走五六分钟的样子,司机?她家居然有专门的司机?看来家境不错啊,怎么会当老师呢?

  她紧走两步,上来抓我的手,我现在身高比她还高一些,搞得我很不好意思,忙甩开她的手,她也不恼,又牵住我的手,说道:「你还是小孩子呢!过马路我得拉着你。」

  我心中无语啊……我难道连马路都不会过么……但她是一片好意,我就勉为其难吧。

  刚过马路,我的心脏忽然剧烈跳动起来,这感觉很像当时导致我的鸡巴勃起许多天的那一次,可又不完全一样,这一次,一股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使得我心绪不宁。

  四下张望,周围都是楼房,看起来很安静,可我就感觉杀机起伏,似乎有好些眼睛正盯着我。

  不对劲,绝对不对劲,我从未有过这种强烈的不安感,这种感觉是处在生死关头才有的不安与危机。

  此时经过一个小路口,从里面走出来一群人,似乎也是刚下班,他们说说笑笑地走到大路上来,看到路上有人还分散开走了。

  『咔』一声不知道什么的声响从我们走过的那片楼房里传来,我听不清到底是从哪里发出的,也没有时间给我去仔细听,因为紧接着我就听到了利器破风的声音。

  这声音带着一股呼啸,声音其实并不响,要不是我的听力比正常人强,几乎听不出来,这声音带着一股必杀之意从发出声音的位置极速接近,目标似乎并不是我,而是陈老师?

  这呼啸声中带有的剧烈的杀意使得我下意识推开陈老师。

  我的肩上一凉,不等我有别的感觉,另一股强烈的杀意就冒了出来,这种感觉是突如其来的,是一种第六感,没有任何征兆的。

  根本没有给我反应的时间,我就看到刚才那群人里冲出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他的手插在西服里,一边冲我这边来一边掏出了一把枪,毫不犹豫的就冲我开枪。

  几乎就是一刹那,我只觉身上阵阵凉意夹带痛感,也不知他开了几枪,在我身上的也就只有两枪。

  「杀人啦!!!!救命啊!!!!」这时陈老师的尖叫在我耳畔响起,几乎在她声音响起的同时,那男人一转身就向反方向跑去,一声尖利的刹车声停在了我们身边。

  我只觉身周闹哄哄的,有人在大喊:「保护小姐!快上车!」

  「明叔,带上这孩子!」陈老师喊道,我就感觉有人抱着我,把我抱进了车里。

  卧槽……什么情况……啊……

  我这时才感觉到伤口很疼,以前都是刀的划伤或者不经意的小伤口,里面从来没有什么东西,可这次不一样,明显觉得有什么东西嵌在里面,原虫需要修复伤口,但每一次伤口的蠕动都让我更加痛彻心扉,这种痛感我也是第一次感觉到,有一种生命力在流失的感觉,还带有强烈的灼烧感。

  渐渐的,伤口的修复越来越疼、越来越疼,疼得快要超过我的极限,我只好紧紧咬着牙,额头上、身上全都沁出大量的汗水,衣服都紧紧贴在身上。

  「快拿药来,还有止血带。」陈老师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然后就感觉有人在清洗包扎我的伤口。

  「不……不要……」药液的刺激使我脑子清醒些,我不能让别人看到我的伤口修复过程,这种事绝对要保密的。

  可是他们还是在包扎我的伤口,陈老师也在我耳边轻声安慰我,语气中带着自责之意。

  「先回家,打电话让郭医生过来,这种伤不能去医院。」陈冰心的语气透着冷静和威严,跟她平常的语气很是不同。

  「是,小姐。」一个声音很沉稳的男人答道。

  这时我的修复力以更强的速度开始修复,同时痛感也剧增,那种生命力流失的感觉也愈发强烈,强烈到我几乎不能保持清醒,身上的汗也越来越多,多到我都快要虚脱。

  没有道理啊?原虫明明已经增强了,不管是修复力还是感应力,都应该会有很高程度的提升,为什么现在修复起来会有这种严重的后果?

  「明叔,再快些,闯红灯也没关系。」陈冰心指示到。

  「是,小姐!」那明叔答了一句,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就剧烈起来,明显感觉到车速也快速很多。

  可是我的神志已经有些飘忽,甚至在这不一会已经出现了好几次梦境,这梦境里闪过各种各样的人事物,有我认识的人也有我不认识的人,有我见过的事物、场景,也有我从未曾经历过的,我要很努力才能从这梦境里挣脱出来。

  听说人在将逝之前就会闪过一生中所经历的事物,难道这些就是?那些我不认识的人、不知道的物、未经历的场景,难道是我不经意见过,全都储存在潜意识里的?

  不啊,我还不想就这么快逝去,我才14,还有好多大好人生没有经历,大把的美人没有遇见,我还要跟妈妈继续相守,而且我要是死了,我老李家真的就绝根了呀!

  一下子好多事倒是涌上心头了,一想起我要是死了,爸爸现在又下落不明,妈妈一个人生活多么孤苦伶仃,那种凄凉感就让我好生伤悲。

  渐渐的,我的思绪开始不稳,眼前越来越模糊,睡意强烈而又明显。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