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梦】(6.13)【作者:缅怀】
【梦】(6.13)【作者:缅怀】
字数:6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从属(十三)

          ——都是熟人——八月三日星期三

  狗项圈紧紧地勒住了颈部,喘息困难的冯可依不得不像只母狗那样在地上爬行着,被花雯芸扯紧狗链,穿过一个个客席。

  「与暴露身体给不认识的人相比,在这里玩会刺激很多啊!咯咯……可依,现在什么心情,兴奋得小心脏扑通扑通乱跳吧!」花雯芸牵着冯可依来到VIP包房前,对挣扎着不想进去的冯可依说道。

  花院长干嘛这么说?难道包房里还有我认识的人吗……冯可依惊恐地想到这种可能性,身子顿时僵住了。

  「张部长,进去之前,给梦戴上眼罩好吗?」花雯芸扭过头,向站在她身后的张维纯问道。

  「咦!有这个必要吗?」张维纯不明其意,奇怪地望向花雯芸。

  「眼前一片漆黑、看不到东西的话,会令感知更加敏锐,而且,未知的东西总会产生一种恐惧心理,梦会变得比以前还要敏感的。」

  「呵呵……明白了。」花雯芸的解释令张维纯眼中一亮,低头瞧向冯可依的脸上露出淫秽的笑容,然后接过花雯芸递过来的眼罩,一把揪住试图后退的冯可依的头发,不由分说,把一个附有蕾丝花边的性感眼罩戴在她脸上。

  「这个也一起戴上吧!梦,张开嘴!」花雯芸掏出一个红色的口球,放在冯可依嘴边。

  呀啊……不要啊……仅凭触感,冯可依便知道这是她最害怕的口球,不待她摇头反对,嘴巴里便被粗暴地塞进一个比以前戴过的都要大的口球,顿时,嘴巴被撑得大大的,分外酸胀难受。

  啊啊……好难受啊……令冯可依最难受的不是口球巨大的尺寸,而是这个口球是实心的,硬质橡胶所做,上面根本没有开孔,想用嘴巴呼吸是不可能了。
  「好了,准备工作完毕,梦,好戏要开始了,咯咯……」花雯芸发出一串娇笑,推开了VIP包房的房门。

  眼前一片漆黑的冯可依一爬进VIP包房,便听到一阵嘈杂的惊呼声,心中不由一阵激荡,想道,里面到底有多少人啊……

  「让大家久等了,我把母狗梦带来了。」

  花雯芸的声音又激起了一阵欢呼声,冯可依跪伏在柔软的长毛地毯上,身子一个劲地发抖,耳朵情不自禁地竖起来,小心地倾听着男人们的声音。

  「梦是这家俱乐部冉冉升起的新星,最喜欢在客人们面前做羞耻的事,本来第一次与客人见面应该恭敬地送上名片的,不过我想为了加深印象,就让梦在大家面前自慰做为加深印象的立体名片,你们说好不好?」花雯芸环顾下纷纷伸长脖子去看冯可依的男人们,「咯咯」娇笑着说道。

  「哦……只在成人影碟里看过,像这样现场看女人自慰还真没体验过,花院长,你的提议太棒了,呵呵……」

  「咯咯……余部长,不只是在一旁看,你还要过来帮忙啊!」花雯芸抛过一个狡黠的眼神。

  「咦!帮忙?」余择成有些摸不着头脑,奇怪地望向花雯芸。

  花雯芸一阵轻笑,不去理会余择成,对张勇说道:「还有你,张勇张部长,别一个劲地笑,你的表情太色了,还不快点过来帮忙!你和余部长各捉住梦的一只腿,让大家都能看到那样把她的腿劈开!」

  呀啊……竟然是余择成,还有张勇,都是我认识的熟人,不要啊……冯可依顿时明白了进入VIP房时花雯芸与她说的那句话的含义了,一时间吓得魂飞魄散,感到天都要塌下来了。下意识地想要从这间俱是与自己持有良好关系的名流美容院部长级人物聚集的房间里逃出去,可是,身子刚直起来,颈部忽然一紧,在花雯芸的用力一扯下,冯可依重重地栽倒在长毛地毯上。

  「OK,这种事我乐意效劳,呵呵……」张勇眼中一亮,双手兴奋地搓动起来。

  「可依,这就是你欺骗我的代价,好好接受我的惩罚吧!」花雯芸在冯可依耳边小声地说道,然后,徐徐站直身子,眼里闪烁着肆虐的光芒,用力一扯手中的狗链,把她拉起来,再猛力一抡,把冯可依甩到旁边的长条沙发上。

  冯可依发出一声惊惶的叫声,连忙羞耻地伸出双手,一手护胸一手遮阴,同时蜷缩着身体,一个劲地往沙发里面缩,脸部紧紧地靠在柔软的沙发靠背上,恨不得深陷进去。

  「李组长,不要心存顾虑,你也过来帮忙吧!」花雯芸见李秋弘一副跃跃欲试又不好意思过来的样子,便笑吟吟地招招手,唤他过来。

  「好的,这么火爆的身体确实令人心潮澎湃啊!既然花院长这么说,我就不矫情了,呵呵……我能帮上什么忙呢?」李秋弘爽朗地笑着问道。

  「稍等一下。」

  「好的。」

  「大家把衣服脱下来吧!梦可是非常敏感的,水特别多,一会儿又是潮吹又是失禁,会把大家的衣服弄脏的。」结束了与李秋弘的对话后,花雯芸语出惊人地说出了一句令大家瞠目结舌的话。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田野瞧瞧花雯芸,苦笑一声,率先开始脱衣服,接着是李秋弘。余择成和张勇互相看了一眼,有些难为情地点点头,也开始去解衬衫的纽扣。

  「大家都脱光了呦!我是女人,应该享受特权就免了吧!咯咯……大家的本钱都很了不得啊,一个个都像冲天大炮一样挺立起来了。梦!客人们只是看你的身体便都勃起了,心里是不是很得意呢!我们要开始了啊!余部长,你们俩可以动手了。」花雯芸也不避嫌,细细打量了一遍同事们的大肉棒,评价一番,然后对余择成和张勇说道。

  在花雯芸的催促下,余择成和张勇有些紧张地走过来,坐在冯可依两侧,一人扳起一只雪白如玉的长腿,越过膝盖,放在大腿上。

  啊啊……我的身体被看到了,怎么办啊!他们都是认识我的熟人,呀啊!不要碰我,求求你们了……冯可依用力挣扎着,可是一个女人哪里抵得过两个男人的力量,身子弱弱地仰靠在沙发靠背上,闭紧的双腿被打开了,形成一个下流的M形,不仅湿漉漉的阴户完全暴露了出来,就连戴着肛门塞的肛门也一览无遗地呈现在熟人们面前。

  「哇啊……这个女人,没有毛啊!」张勇突然大叫起来,似乎才看到冯可依光溜溜的阴户。

  「咯咯……是的,梦很爱她老公,为了满足老公的欲望,特意到我们特别美容中心做了永久脱毛手术。」花雯芸指着冯可依娇嫩得宛如少女般寸毛不生的阴户,解说着。

  「永久?花院长,是吗?」张勇无法置信地望向花雯芸,又问了一遍。
  「是的,她的阴户终其一生都不会再有阴毛了,这是特别美容中心最先进的技术,而且毛孔也会愈合看不到一丝痕迹,怎么样,张部长?很好看吧?」花雯芸不无炫耀地向张勇说道。

  张勇发出一声惊叹。

  「怎么?不喜欢没毛的?」花雯芸奇怪地看向张勇。

  「那倒不是,只是有些震惊,没想到还有这么听话的女人,明明是无理的要求嘛!」张勇摇摇头,现在社会上的女性都很有个性,而拥有这么火爆身材的女人竟会如此恭顺,实在难以想象。

  「咯咯……张部长,别生气,我可不是笑你没见识,你太可爱了,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像你这样单纯的人太珍稀了。我告诉你吧!这个世界有很多种类型的女人,其中就包括被虐玩,被逼迫做一些羞耻的事、色情的事而感到性的快感,愉悦万分的女人,梦就是这种类型女人的典范。」花雯芸笑得都要喘不过气来了,瞟向张勇的眸中分外妩媚。

  「呵呵……我还是不敢相信,会有那样的女人。」张勇脸颊一红,尴尬地笑笑。

  「那我就现场示范,拿出证据让你服气吧!」花雯芸把手放在冯可依因充血肿胀而微微隆起、像是馒头形的阴户上,食指和中指滑进嫣红的肉缝,向两侧一分,顿时,宛如鲍鱼形状的肉缝被打开了,就像决堤的大坝一样,积蓄其中的爱液汹涌地冒了出来,浇过了肛门,躺在臀沟间的沙发上。

  「看到了吧!只是看看骚穴,她就湿成这样,可见她此刻是多么愉悦。梦是一个不虐她辱她就不会感到快感的变态,张部长,这下你相信了吧?」花雯芸伸出被爱液濡湿的手指,在张勇面前摇晃着。

  「看来真是有这样的女人存在啊!」铁证如山,张勇不得不信,发出一声长叹。

  「咯咯……张部长,余部长,你俩儿自己确认一下吧!持有这种变态性趣的女人虽然少见,但也不是没有,说不定在你我身边就有这样的女人存在呢!」花雯芸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脸上浮出莫测高深的笑容。

  见张勇和余择成还是有些放不开,有些拘束,花雯芸微微一笑,说道:「特别行动小组还有两个月就要完成工作了,做为名流美容院的配合部门,我们在一起欢聚的机会只怕是越来越少了,今晚我们都不要有顾虑好不好?大家放开玩,彻底放松一下,就当是养精蓄锐。至于今晚发生什么,我是绝对不会外泄的,请大家一定放心。」

×××××××××××××××××××××××××××××××××××
  在冯可依被带到VIP房后,大概过了半个小时,雅妈妈亲自端着一个果盘走了进来。把果盘放在茶几上,雅妈妈看到冯可依当众自慰的样子,不由扑哧一笑,说道:「梦,今天晚上你玩得很开心嘛,都自慰上了,怪不得屋子里面有股女人发骚的味道呢!」

  「唔唔……咳咳……咳咳……」嘴巴被一个大大的实心口球塞得满满的,涌出来的唾液无处可去,只能倒流回来,呛得冯可依辛苦地连连咳嗽。而被余择成和张勇各抱着一只大腿,把无毛的阴户完全暴露出来的冯可依明听到雅妈妈嘲笑她的话,羞耻心被煽动得愈发狂炽了,可爱抚阴户的手指依然律动着,仿佛被附身似的,根本停不下来。

  如果是以前的冯可依,被雅妈妈讽刺发骚,像青蛙那样劈开双腿、一边自慰一边任人赏玩的冯可依知道她现在的样子是多么下流淫靡,肯定是要从这羞耻得似要昏厥过去的情景中逃出去的,可现在,她依旧继续沉浸在刺激的当众自慰里面,不断爱抚着濡湿火热的阴户。

 被每天都要有工作上的接触、非常熟悉也很要好的余择成和张勇抱着赤裸的
  身体,同组的张维纯暂且不提,李秋弘想必正瞪大眼睛,用充满兽欲的目光盯着她。

  想到这里,带着不透光的眼罩、眼前漆黑一片的冯可依看不见东西,但感知更加敏锐,在身份可能暴露的恐惧中自慰,只是那令她发狂的羞耻就使受虐心从压制中脱壳而出,而巨大的实心口球则令下颚又痛又酸,喘息困难,肉体的苦痛不适也增幅着快感,令她越来越兴奋。

  「唔唔……唔唔……啊啊……」席卷全身的快感既尖锐又猛烈,身体火热无比的冯可依完全被点燃了,一边发出魅惑诱人的呻吟,一边淫荡地扭动着身体,胸前的E罩杯巨乳鼓胀得愈发丰满圆润了,波浪似的起伏不停,招惹得余择成和张勇像两只疯狗,伸出长长的舌头,拼命地舔着、亲着,而那乳球之上翘得高高的乳头更是被不停地吸吮着,发出一阵下流的「啾啾」声。

  「从来没有像今晚这样舒服吧!梦,已经泄了一次身子了吧!看你屁股下的淫水,把我的沙发都弄湿了。呦!鼻子上好多鼻水啊!实心口球的滋味不那么好受吧!咯咯……」雅妈妈明知道只靠鼻孔喘气的冯可依喘息困难,却在她阴户上掬了一把爱液出来,抹在她的鼻孔上,挡住了气流进出的通道。

  啊啊……好羞耻!雅妈妈都看出来了,她在我的鼻子上涂什么了?啊啊……
  是我的爱液,好难受……就在冯可依羞臊地想着时,鼻孔里挂了一层薄膜,开始喘不上气来了。

  「梦,想我给你取下口球吗?」

  发出声音的话,我会被认出来吧……雅妈妈的话顿时令冯可依停下了正在自慰的手,一阵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可是,喘不上来气的窒息感只能使迫切需要吸入新鲜空气的冯可依表示同意地点头。

  不会的,我戴着眼罩,而且我还化了妆,一定不会被认出来的……脑海里浮现出方才在职员休息室的镜子中化着夸张的舞台妆的自己,冯可依这才感到安心一些。

  雅妈妈手脚麻利地把口球取下来,一大团唾液当即喷涌而出,落在了起伏不停的乳房上,把本就雪白的乳峰染得更显晶莹剔透,冯可依先是吐出一口气,然后大口大口地吸入着新鲜的口气,粗重的喘息声飘荡起来。

  「嘿嘿……梦,你的小嘴真可爱啊!」李秋弘瞧着冯可依樱红的嘴唇和贪婪地呼吸空气时性感的嘴形,由衷地感叹道。

  「咯咯……李组长,让你久等了,现在,梦的嘴巴腾出地方了,你可以过来帮忙了,用你的大肉棒满足下梦吧!」花雯芸笑吟吟地瞧着李秋弘巨大的肉棒,再看看冯可依不住张合的嘴巴,眸中荡出一丝残虐的快意。

  「好嘞!我都要等不及了。」李秋弘一个箭步蹿过去,居高临下地瞧着慌乱得直往沙发里缩的冯可依。

  「呀啊!不要,不要啊……」冯可依发出一阵惶急的声音,同时在心里大叫道,组长,求求你,不要过来,我不要给你口交啊……

  「咯咯……梦,不能厚此薄彼啊!李组长没有位置,不能爱抚你的身体,一直在一旁干巴巴地看着,好可怜啊!你就好好地舔他的肉棒,犒劳下他吧!」雅妈妈摁着冯可依的后脑,用力地向前方李秋弘的胯下推去。

  娇嫩的脸蛋当即碰上一根又大又硬的肉棒,冯可依能清晰地感觉到肉棒上贲起的血管在不停地脉动。

  不要啊……他可是我的组长啊……因为强烈的感官刺激,马眼上渗出一溜溜体液,濡湿了红通通的龟头,也濡湿了冯可依的脸,在她潮红的脸颊上留下一道蜿蜒的水痕。紧接着,一股醇厚的男人味道扑进鼻子里,冯可依情不自禁地蠕动鼻翼嗅着,受虐心更加激昂荡漾,身体似乎更加热了,阴户深处不受控制地收缩着,溢出一股股淫荡的爱液。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为客人服务!」雅妈妈不悦地叱道,揪起一颗乳头,狠狠地一掐。

  「啊啊啊……好痛……啊啊……」

  就在冯可依紧蹙眉宇、张口呼痛的当口,李秋弘看准时机,马上把他热胀欲裂、急需女人柔软滑润的小嘴来降温的肉棒插进冯可依张开的嘴巴里,毫不留情地一捅到头、直通喉底。

  啊啊……不要啊……我还是给组长他……口交了……

  喉咙好像被一根烧红了的铁棍贯穿了,升起一阵强烈的呕意,冯可依一边忍耐着,一边伤心地想着。而李秋弘则抱住冯可依的脑袋,在亢奋的心态下,飞快地律动手臂,在美妙得无以伦比的喉咙里粗野地抽送着肉棒。

  「梦,谁让你停下来自慰的手的,给我一边舔李组长的大肉棒,一边自慰给我们看!」花雯芸见冯可依要去推李秋弘,便不客气地打掉她的手,厉声训道。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两根纤细的手指听话地滑进湿淋淋的肉缝,激烈地来回律动着,源源不断溢出来的爱液被搅动着,发出一阵下流的声音,而另一只手,食指和拇指拈起红艳艳的阴蒂,快速地捻着、磨着,冯可依感到身体热极了,似乎都要被狂炽的受虐火焰焚烧成灰烬了。

  啊啊……好刺激啊!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我就要泄出来了,可是不行啊!
  在这么多人认识的人面前我不能泄啊……

  冯可依不想被滔天巨浪般打过来的快感吞没,拼命振奋精神抵御着,可是李秋弘的肉棒越来越快、越来越粗野地摩擦着娇嫩的喉咙,在呕吐感、窒息感等难受的感觉中,突然冒出一种怪异的受虐快感。而且,头部还被两只有力的大手死死按着,野蛮地来回扯动摇晃,重重地抵在他的小腹上,粗壮的肉棒仿佛要把自己刺穿一样深陷在喉咙深处。

  冯可依想到她此刻的惨状和淫荡的样子,更加兴奋,抵抗的意识愈发薄弱,人也愈发迷乱。

  这样好舒服啊!啊啊……不行了,我要泄了,啊啊……啊啊……身子突然一震一仰,随后无力地瘫软下去,冯可依倒在余择成和张勇的手臂中,一边痉挛般的颤抖着,一边踏上了快乐的顶峰。

  李秋弘恰好也在这时到达了忍耐的极限,随着冯可依幅度夸张的后仰动作,开始射精的肉棒脱离了她的嘴巴,一股股势大力沉的精液射在她的头发、额头,还有脸上。也许是太兴奋了,李秋弘射了很多,大量浊白的精液沿着冯可依长长的睫毛缓缓地滑落到俏丽的脸上,再缓缓地从纤细的下颚坠落下去,拉成线滴落在沙发上。

  「梦,男人的精液很补的,一点也不能浪费啊!伸出舌头,把你脸上的精液舔回嘴里,全部咽下去!」雅妈妈瞧着冯可依那张被精液糊住的脸,眼中一亮,兴奋地命令道。

  「啊啊……是……」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冯可依仿佛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能听任身体的本能从事,在激荡的心事和汹涌袭来的受虐快感的双重夹击下,一条鲜红的舌头怯生生地伸了出来,缓缓地舔着挂在嘴角处的精液。不久后,红舌变得灵动起来,上下翻转着,欢快地把唇上、嘴角的精液勾回嘴里,愉悦万分地咽了下去,此时的冯可依满脸潮红,红舌翻滚,就像一只淫荡的牡兽。

  「舌头够不着的地方,用手指抹,一点也不许剩!」这次是花雯芸在发号施令。

  冯可依听话地伸出手指,刮去额头和脸上的精液,然后张开嘴巴,濡湿闪亮的樱唇诱惑力十足地撅起,发出下流的声音,用力地吮吸着白花花的手指。
  「好喝吗?梦!」见冯可依把所有的精液都咽下去了,花雯芸满意地瞧着冯可依,笑吟吟地问道。

  啊啊……啊啊……真是难以忍受的屈辱啊!可是这样玩我好刺激!我现在好兴奋……冯可依微微点头,没有回答,却在心里发出满足的浪叫声,想到自己被欺辱成这样的惨状不禁神色迷乱,如痴如醉起来,赤裸的身体就像禁不住寒冷的小鸟那样颤抖起来。

  男人们俱都瞪大了眼睛,纷纷蠕动喉咙,干咽着唾沫,兴奋地看着淫媚的冯可依,雅妈妈见状嫣然一笑,对冯可依说道:「既然好喝就多喝点吧!梦,去给下一位客人服务吧!今晚,客人们香甜的牛奶会把你喂得饱饱的,咯咯……」
  啊啊……还要我喝啊!这些我认识的人,我要一一给他们口交吗……冯可依说不出此刻是怎样一番感觉,有羞耻,有兴奋,既愧臊又刺激,紊乱的心怦怦乱跳,复杂极了。

  眸中残虐的兴奋之色频闪,花雯芸紧紧攥着与冯可依颈部的狗项圈相连的狗链,猛力一扯,粗暴地把冯可依从沙发上拽下来。冯可依「哎呦」一声,赤裸的身体跌倒在坐在沙发上的余择成脚下。

  「啪……啪……」雅妈妈抡起手臂,九尾鞭夹着风声落在冯可依高高翘起的臀部上,顿时,雪白浑圆的臀部上多了两道鲜红的鞭痕。

  「啊啊……啊啊……」冯可依淫荡地扭动着被鞭打的臀部,慢慢地把上半身挺起来,一边在嘴里哼出火热的的呻吟声,一边像盲人一样摸索余择成胯下的位置,然后,伸出红嫩的舌头,越伸越长,向她手中勃起的肉棒舔去。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