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宁缺与莫山山】(续:飞鸟知鱼)(14)【作者:huihui1983】
【宁缺与莫山山】(续:飞鸟知鱼)(14)【作者:huihui1983】
字数:1065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4 下次就是真的了

  第二天早晨,徐羿是被怀里叶红鱼的扭动弄醒的,只是高原上醉酒的反应实在太大,头疼欲裂,眼睛完全睁不开,于是又要睡去。徐羿迷迷糊糊又把叶红鱼抱的紧了些,左手拢在腰上轻轻抚摸,接着突然一个激灵,叶红鱼似乎没穿衣服?她昨天晚上睡觉明明穿着睡衣睡裤的。

  徐羿一下没了睡意,睁开眼睛,窗帘只是半拉,高原的阳光已经把房间照的异常明亮,是的,叶红鱼露在被子外面的肩膀是赤裸的。

  徐羿赶紧摸了一下自己的下身,内裤不在了,自己一丝不挂,又悄悄摸了下叶红鱼,上身完全赤裸,只有下身穿着一条小内裤。

  惨了!徐羿冷汗都快下来了,是不是昨晚做了错事了?

  这个时候,被徐羿伸手摸了几下的叶红鱼也被吵醒了,一副慵懒的语气:「好了,不要了,下面太疼了。」

  徐羿脑子嗡了一声,完了,真的干了坏事了。

  徐羿轻轻把手从叶红鱼颈下抽了出来,坐起来掀开被子,看到床单极为凌乱,似乎昨晚有过很疯狂的经历,这时,后面叶红鱼懒洋洋的声音传来:「别看了,放心,我没有流血,没弄脏床单。」

  徐羿条件反射似的回答:「我不是看这个。」然后反应过来,转过头:「小鱼,你醒了。」

  叶红鱼点头轻轻的嗯了一声,小声说:「徐羿,再抱抱我吧。」

  徐羿似乎从没见过叶红鱼有这样的小女儿态,越发笃定自己昨晚醉酒后干了极为荒唐的事情,只是为什么完全不记得呢。徐羿又躺下来,朝叶红鱼伸过手臂,叶红鱼乖巧的依偎进来,徐羿有些有些艰难的说:「小鱼,昨晚,我……」
  叶红鱼头埋在徐羿的胸前,声音细若蚊蝇:「没事,我自己愿意的。」旋即叹了口气:「没想到还是被山山说中了,真的没有坚持到打完最后一针。」
  徐羿很是愧疚,轻声说:「对不起。」叶红鱼抬起头,看着徐羿,露出笑脸,很体谅地说:「没关系,不用担心,山山说绝大多数时候第二针已经足够了,第三针只是巩固,不会有多危险的。」

  看徐羿心事重重的样子,叶红鱼抬手轻抚他的脸:「真的没事,放心吧,虽然你用强了,我也不会真的离开你,和你陌路的,还和以前一样,我不做你女朋友,但我们是好朋友。」

  徐羿心情复杂的点点头,正想说什么,叶红鱼突然喊了声:「惨了,都八点多了。」

  徐羿很奇怪的看着叶红鱼,叶红鱼很认真的解释:「哲蚌寺早晨六点前可以逃票,本来我定的5 点的闹钟,怎么没响呢?」

  徐羿很是无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叶红鱼居然还有心情想逃票的事,无奈的看着叶红鱼:「门票多少钱一张?」

  叶红鱼一脸认真的样子:「50一张,你不要那种表情,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这是旅行文化,在西藏就是要逃票的。」

  徐羿立刻想起前两天搭车的那两个女孩,明明经济条件很好却要穷游西藏,怎么叶红鱼也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难道这真是一种文艺风潮么?

  叶红鱼跳下床,似乎有了实质性关系之后,完全不在乎在徐羿面前裸露身体了,就那样光明正大的一件件穿上衣服,一丝羞涩也没有。

  徐羿有些为难:「我们今天上午还有个会,我没法陪你去。」

  叶红鱼笑了笑:「没关系,拉萨是全国最安全的城市,不用担心我。」说着,就要去卫生间洗漱,刚走了两步,突然哎呀一声,皱了皱眉头,徐羿很是担心,问怎么了。

  叶红鱼摇摇头:「没事,就是没想到现在还这么疼。」

  徐羿又郁闷的说对不起,叶红鱼好看的笑了笑,就轻手轻脚的进了卫生间,徐羿立刻爬起来,在床下找到了内裤和背心穿到身上,接着穿外衣,然后不停懊悔。自己喝完酒断片的事,已经发生过好几次了,上一次是在一年多前,喝完酒发酒疯,折腾媛媛,把她弄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胸上到处是牙印,问她自己都做了什么,媛媛不说,只是说她不在意,那次自己很是内疚,之后喝酒都尽量控制,上次在杭州那种场合也没真的喝醉,没想到这次在西藏还是出了状况。
  叶红鱼刚才疼痛的样子,很有可能也是自己太粗暴了,自己这个臭毛病一定要改了,以后能不喝酒,绝对不喝酒,徐羿暗暗的下了决心。

  只是,叶红鱼的第一次,自己居然断片了,还有比这更惋惜的事情么?徐羿更加的懊恼。

  胡思乱想中,叶红鱼从卫生间出来,冲徐羿笑笑:「我赶紧过去了,再晚阳光太强就没法拍照片了。」

  「哦,好,注意安全。」徐羿有些魂不守舍的回应,他根本看不到的是,叶红鱼出了房间,刚刚带上房门,就靠在墙上,仰头无声的大笑,刚才憋的实在是太辛苦了。

  从酒店出来,叶红鱼心情好到爆炸,抬头看了一眼,确认房间不是在这个方向,就非常快乐的蹦蹦跳跳的笑着唱着歌去找吃早餐的地方,早餐可不能在酒店吃,被徐羿看到自己的笑脸,肯定什么都明白了。

  走了不多远,手机响了,是徐羿的电话,叶红鱼笑出声来,这个笨蛋终于反应过来了,反射弧可够长的,本来以为自己洗漱的时候他就会想明白呢,没想到他这么迟钝。好了,自己吓唬他也吓唬的够了,该老实承认然后撒娇耍赖了,反正光溜溜的给他抱了那么久,他也不吃亏。

  叶红鱼接通了电话,听了几句之后,又开始大笑,笑的无声却邪恶。

  徐羿很为难的向叶红鱼解释自己喝醉之后容易断片的事情,所以对昨晚的事完全没有任何印象,然后很担心的问叶红鱼,最后有没有采取措施,是不是射在里面了,要不要赶紧做事后补救措施。「

  叶红鱼长久的沉默,徐羿异常的担心,问她在哪,想要下去找她,却不知道叶红鱼只是在努力的平复心情,让自己不要笑出声来。

  哈哈,怎么就这么巧呢,徐羿居然喝酒之后会断片,这真是老天都在帮自己啊。叶红鱼很是平静的说:「没关系,我刚刚路过药店买了毓婷。不过,徐羿,以后不要这样了,昨晚,你想要的时候我没有拒绝,那是我早就想给你,但是,我后来好疼,疼的哭成那样,你都没有停,我知道你醉了,我不怪你,但你以后不要再喝那么多了。」

  听着徐羿的庄严承诺和不停道歉,叶红鱼很温柔的安慰了他几句,就挂了电话,然后靠在一个电线杆上放声大笑,实在是太开心了,这应该是自己做过的最完美的恶作剧了。

  只不过,吃早餐的时候,还是有些心虚,这个事似乎做的有点太荒唐了,夜里的自己好像特别容易冲动,白天就怎么也做不出这种事来。

  而且,昨晚脱徐羿内裤的时候,那个心跳加速的感觉,自己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真不矜持啊,自己还脱成那个样子钻进徐羿的怀里,实在不是正常女孩该干的事情吧。

  叶红鱼用极小的声音安慰自己:「没关系,反正很快就要来真的了,就当是提前预习了。」

  徐羿一个上午都有点魂不守舍,幸亏总结会议并不需要他发言,没人看出他的异常。刚刚开完会,就接到了叶红鱼的电话:「徐羿,我在哲蚌寺竟然遇到了咱们俩的一个师妹,你过来请我们吃饭吧。」

  徐羿哦了一声,问:「哪个系的?」

  叶红鱼笑着说:「不是大学师妹,是高中的,华附的,比我低两个年级,在川大,和你一样也读管理。」

  徐羿挂了电话,莫名有些不好的预感。

  餐厅里,对面的女孩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说,也不敢抬头看徐羿。徐羿微笑的看着肖婷:「你不是昨天的火车票回成都么?」

  肖婷有些胆怯的样子,小声说:「米粒自己回去的。我爸听我说了在路上的事,让我不要再回成都玩了,直接飞回广州。」

  然后犹豫了一下:「我自己也不想玩了……」

  徐羿有些担心:「你什么都跟你爸爸说了?」毕竟,车上装坏人,把人家小女孩全身上下看光的事,他很是有些心虚,尤其是在叶红鱼旁边,在昨晚还发生过那样的事情的前提下。

  肖婷的脸变得很红:「没有……有些事没说……」

  徐羿松了口气,他自然知道没说的事,是什么事。

  叶红鱼却不知道,她狐疑的看着两个人,然后问徐羿:「你们两个怎么认识的?你是不是欺负人家小女孩了。」

  徐羿有些心虚没回答,肖婷却轻轻嗯了一声,徐羿立刻头大起来。

  当肖婷在叶红鱼的不停催促下,吞吞吐吐讲完一路上徐羿的所作所为之后,叶红鱼伏在桌上笑出了眼泪。徐羿有些心虚的看着叶红鱼,自己昨晚刚刚和她做过,那之前欺负肖婷的事,她应该会在意或者吃醋吧,怎么会笑成这样。

  吃完饭,叶红鱼和肖婷说要去一个什么红教还是黄教的第几大寺的地方,徐羿有些担心的悄悄问叶红鱼还疼不疼,叶红鱼笑着对他摇摇头。

  徐羿再次为难地说下午要写总结材料,技术人员因为高反已经回了广州,自己是目前团队里唯一懂技术的人了,走不开,叶红鱼笑着让他放心,自己和肖婷不会有事。

  徐羿把叶红鱼和肖婷送上出租车,叹了口气,怎么会巧到这种程度,几百万人里这俩人都能遇到,下午自己不在,她俩不定会怎么说自己,而且,回广州以后,和肖婷的梗,不定还要被叶红鱼说多久,想起来就头大。

  还好,晚上叶红鱼回来的时候是一个人,看到小跟班没来,徐羿悄悄松了口气。

  意料之中的,叶红鱼没有放过他,一直在说肖婷的事,叽叽喳喳的从吃晚饭开始一直说了一晚上,直到临睡前,叶红鱼还在叽咕:「肖婷的胸是不是很好看,大概什么罩杯?」

  徐羿艰难的点了点头,然后说:「看着是C 的样子……」

  叶红鱼又追问:「那在日喀则的晚上,你为什么不动手呢,那可是双飞的机会啊,这次我没用错词吧?」

  徐羿无奈:「没用错……我为什么要动手,我又不是禽兽……」

  叶红鱼一脸鄙视的看着徐羿不说话,徐羿立刻心虚起来,低声下气的解释:「我有时喝醉了会不受控制,昨天比杭州那次喝的多了很多,本来就担心会出事,想单独给你找个房间,结果正好酒店没房了,我又有点心存侥幸,觉得没喝到那种程度……」

  叶红鱼笑嘻嘻的打断徐羿:「是心存侥幸,还是心存不轨?」

  徐羿登时语塞,这件事看起来叶红鱼并并没有心存怨恨,反而是要做一个梗说他一辈子的感觉,以后看来少不了被她挤兑了,真是一失足千古恨那。

  叶红鱼又微笑的换了个话题:「知道么,那个小姑娘,喜欢上你了。」
  徐羿苦着脸:「知道……」从肖婷见他时,低着头不敢说话,他就已经知道了。

  叶红鱼继续:「所以我约的她明天同一个航班,回广州之后,你可以继续勾搭她,我不介意。」

  徐羿苦着脸摇头,以为叶红鱼又在拿昨天晚上的事情调侃他,他并不知道,叶红鱼这句貌似调侃,说的却是真话。

  叶红鱼还真的把话题绕了回来:「今天下午,肖婷跟我说,她在车里脱光衣服的时候,她一直看你的眼睛,觉得你的表情很冷,没有一丁点色色的感觉,不像正常男人的样子,问我你是不是忍的很辛苦。」

  徐羿叹了口气,已经预感到小鱼接下来要说什么了,果然,叶红鱼看徐羿没有接话,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是不是那天忍的太辛苦,昨晚才会那么粗暴,在肖婷那里累积的欲望,全发泄在我身上了。」

  徐羿有些气结:「小鱼……」

  叶红鱼嘻嘻一笑,然后安慰徐羿:「好了,不逗你了,我相信你的,你不是趁人之危的那种人。」叶红鱼拉着徐羿的手,塞在自己的颈下,然后顺势偎进徐羿怀中,小声说:「今天就不要了,我还是很疼。」

  徐羿嗯了一声,叶红鱼轻轻的说:「好好抱抱我就行了。」徐羿依言把叶红鱼揽的紧了一些。

  叶红鱼走了一天,确实真的累了,又靠在这么温暖的怀里,很快就惬意的睡去,徐羿却瞪着天花板,觉得这一切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突然间,叶红鱼发出咯咯的笑声,徐羿问怎么了,却没有任何回答,只是又陆续传来咯咯的笑声,不知叶红鱼是在做多甜美的梦,开心成这个样子。徐羿的心情豁然开朗,看来叶红鱼对自己昨晚的行为真的不反感,第一次之后能这么开心,她内心应该是真的已经接纳了自己吧,徐羿很是兴奋。

  第二天一早,肖婷就等在了酒店的大堂,一见到两人就亲热的拉起叶红鱼的手,跟着他们两个去酒店餐厅吃早餐,然后又很自然的让叶红鱼喊徐羿签字把费用挂到房帐里,徐羿叹了口气,我和你没那么熟吧。

  出租车,肖婷和叶红鱼坐在后排,飞机上,又坐在叶红鱼旁边,就连回到广州后,肖婷仍然寸步不离的跟在两个人的身边,而且在上出租车时,还抢先坐到了后排叶红鱼的旁边,看着徐羿不友善的目光,小姑娘很是嘴硬:「我和红鱼姐家都在越秀区,你回海珠区正好顺路送我们。」

  徐羿很是不解,我有和你这么熟么?

  徐羿很疑心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那天在车上,明明是米粒比较健谈吧,怎么现在感觉肖婷才是话多的那个,她和叶红鱼在飞机上都聊了几个小时了,怎么到了汽车上还那么那么多话呢?

  总算把烦人的小家伙先送回了家,徐羿长舒了一口气,坐到后排,问叶红鱼:「送你回家还是去哪?」

  叶红鱼笑着说:「我出去的时候跟我妈说的是去玩半个月,还有好几天才回广州呢。」

  徐羿看着叶红鱼的笑脸,突然有些紧张,她是要去自己那里住么?陈思虽然已经回家了,但他房间太乱,只能住那间空的客房,被褥什么的已经齐备,稍微收拾下就可以住了。或者,直接住到自己的房间……

  叶红鱼的话立刻打断了徐羿的幻想:「莫山山和宁缺还没有回惠州呢,你把我送他们那里吧。」

  回到广州之后的第二天,徐羿就接到了肖婷的电话,约着晚上请他吃饭,谢他在西藏的救命之恩,徐羿当即拒绝,说空车回也是回,用不着谢。

  肖婷又说:「那就当我谢谢你没有强迫我的事情吧。」

  徐羿很是奇怪肖婷的思路:「你这是什么逻辑,车上有小偷的话,你是不是也要请他吃饭,谢谢他的不偷之恩?」

  肖婷好像有些郁闷,半天没说话,最后挤出一句:「红鱼姐跟我说了好多话,我觉得有些你会很感兴趣的。」

  徐羿犹豫了一下:「晚上6 点半,我在君悦酒店的西餐厅等你吧。」
  挂了电话之后,徐羿有些挠头,自己实在是小看了这个小女生了,她绝对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种人畜无害的乖乖女,不会又是个花样百出的小叶红鱼吧?
  从酒店游泳池出来,还不到六点,徐羿到西餐厅坐下,拿出本PMP 的书看,下学期就要在公司正式带项目了,需要抓紧一切时间恶补些基础知识。

  肖婷的出现,竟然让徐羿眼前一亮,清秀白净的脸庞,乌黑顺长的头发,一袭淡青色碎花长裙,藏蓝色的YSL 绒布小挎包,和西藏那个穿着邋遢冲锋衣,尘土满面的女孩相比,竟似完全是两个人。

  徐羿拉开椅子请她坐下,小女孩接过服务员的菜单时的从容自然,让徐羿坚信她不是第一次来这个档次的地方,她的家庭环境应该很优越,徐羿更加想不明白她为什么没事去搞穷游那么危险的事情。

  徐羿看着面前只放了一份黑森林蛋糕和一小碗田园沙拉的肖婷,有点奇怪:「真的只吃这么点?」

  肖婷点头:「晚上吃多了会长胖。」

  徐羿无奈,现在的女孩怎么都这么对身材都这么苛求呢,他摇摇头,开动自己面前的雪花牛排。

  肖婷文静的叉了一小块蛋糕放在嘴里,轻轻说:「徐羿,谢谢你。」

  徐羿哦了一声,头也不抬:「那一会你买单。」

  肖婷噗的笑了出来,然后说:「好。」

  徐羿抬头,看肖婷真的要请客的样子,摇了摇头:「说着玩的,我在这里有卡,走的时候签字就行。还有,别徐羿徐羿的,叫师兄。」

  肖婷哦了一声,这次并没有笑,只是放下叉子,静静的看着徐羿的眼睛说:「徐羿,我喜欢你。」

  徐羿并没有意外,他早猜到了肖婷找他吃饭的用意,只是淡淡的问:「然后呢?」

  肖婷一副很有勇气的样子:「做我男朋友好不好?」

  徐羿叹了口气:「肖婷,你对我了解多少?」

  肖婷瞪大了眼睛:「中山大学管理学院研一的学生啊,哦,马上研二了。」
  徐羿又问:「还有呢?」

  肖婷摇头:「没有了,我问过红鱼姐,她让我自己来问你。」

  徐羿继续问:「你觉得普通的研一学生,有钱去西藏玩么?有钱租丰田普拉多么?有钱在君悦办卡么?我有可能是富婆养在酒店的面首,也有可能是夜总会的鸭子,还有可能是瘾君子甚至毒贩?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敢做我女朋友?」
  肖婷摇头:「我不相信你是那样的人。」

  徐羿问:「为什么?」

  肖婷说:「这是女人的直觉,很准的。」

  徐羿摇了摇头,又是这句话,女人的直觉,一听这句话就烦,大一时的女朋友嘴里总是这句话,结果现在是什么结局。

  徐羿一阵心痛,然后突然没了继续教育肖婷的兴趣,直接回绝她:「我和你没可能,我有叶红鱼了。」

  肖婷回答的却特别干脆:「可是红鱼姐说她不是你的女朋友,而且永远不会做你的女朋友。」

  徐羿吃了一惊:「为什么?」

  肖婷回答:「她说她终究会离开你,她和你关系越近,走的时候就会伤你越深。」

  徐羿静静的看着肖婷,一句话都没说。

  肖婷低下头:「红鱼姐鼓励我来追你的,她说你有了女朋友的话,她就可以放心的做你的朋友了。」

  徐羿轻轻摇头,很平静的样子:「那是她的想法,不是我的想法。」

  肖婷好奇:「那你的想法是什么?」

  徐羿淡淡的说:「做最好的努力,接受最坏的结果。」

  肖婷愣了一下,问:「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徐羿并不太喜欢这句话,他不相信任何命运的说法,觉得那都是弱者在给自己找借口,不过肖婷这么说,他也顺势点头,让小丫头早点死心就好。

  肖婷想了想:「那我是不是没机会了?」

  徐羿又点了点头:「我们两个不合适。」

  肖婷低头哦了一声,两个人陷入一阵尴尬的沉默。半响之后,肖婷勇敢的看着徐羿:

  「那天车上没做完的事,你想不想继续?」

  徐羿觉得脑袋嗡了一声,很是奇怪:「我不是说了么,我们两个不合适。」
  肖婷认真的解释:「不是男女朋友,也可以做那个事……」

  徐羿摇头:「不想。」

  肖婷有些奇怪:「不想做那个,你叫我来五星酒店做什么?」

  徐羿这才醒悟过来,自己的无心之举,给小女孩多大的误解,连忙解释:「别误会,我叫你来这里没有其他的意思,我平时在这里游泳,顺便吃饭,今天是想节省时间,才叫你来这里。」

  肖婷低下头:「可是我想给你……」

  徐羿瞪大了眼睛,觉得自己是不是老了,怎么跟现在的小姑娘有代沟似的,完全搞不懂她们在想什么。

  肖婷低着头,嚅嚅喏喏的:「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要我做女朋友的,我比红鱼姐差的好多,但是我以为你想那个,我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来了,过来之前,我怕你不愿意采取措施,还在超市买了一盒避孕套……」

  徐羿摇头:「我还是想不通,既然知道不行,那为什么还要这么做?」
  肖婷反问:「你不觉得把第一次给自己一见钟情的男人,还是在西藏偶遇的救了自己的男人,是一件极其浪漫的事么?」

  徐羿摇头:「不觉得。」他发现自己和肖婷这个年代的人已经完全没有共同语言了。

  徐羿继续表示不解:「现在的小女孩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想法?你旁边也有人这么想么?」

  肖婷说:「这是女生正常的想法吧,现在没有几个人会有婚前守贞的想法了,红鱼姐不也是这样么,没打算嫁给你,但是等打完最后一针就会和你做爱。」
  徐羿有些无奈:「她居然连这个也对你说了。不对!」徐羿突然意识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你说叶红鱼等打完最后一针就会和我做爱?」

  这是个大漏洞,叶红鱼认识肖婷,是在自己酒醉那晚之后,而叶红鱼和肖婷说等打完最后一针就会做,那就证明那个时候还没有做,所以之前的那个晚上,其实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切全都是叶红鱼在搞鬼,难怪自己下面的毛发没有正常做完之后的粘结,当时还以为是叶红鱼给自己用湿毛巾擦过,唉,当时心里还对她的温柔那么感激。

  肖婷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的多了,叶红鱼跟她说怎么造假捉弄徐羿的时候,叮嘱过她不许外传,自己怎么一不注意就给说出来了。肖婷心里一慌,赶紧往回圆:「是我瞎想的,我以为你们还没做,觉得红鱼姐明知不会和你在一起,还要和你做,那就和我一样了。」

  徐羿静静的看着这个撒谎的小妖精,问:「你又怎么会知道我们做过了?我一直都没这么说过。」

  肖婷一下发现自己说的话全是漏洞,在徐羿炯炯的目光下,更是心慌,实在熬不住了,只好耍赖:「我不会告诉你的,想知道你自己问红鱼姐去。」

  徐羿只好做罢,但是已经确认,自己这次是被叶红鱼忽悠了个超级大的,亏自己还内疚了半天。徐羿摇着头,却又忍不住笑出声来,叶红鱼为了个恶作剧,付出的代价可够大的,又脱衣服又装疼的,真是为了好玩什么都不在乎了。
  肖婷看着徐羿,见徐羿笑的时候并没有看她,知道是在想叶红鱼的恶作剧的事情,心里暗暗伤心,果然自己没任何机会,自己已经准备好了的事情,也做不成了。不过,虽然可惜,但也松了口气,毕竟还是有些太荒唐了,真做了,以后说不定会后悔呢。

  可是不做的话,以后说不定也会后悔吧。

  肖婷展颜冲徐羿一笑:「你不想要,那就算了,也许我们真的没有缘分。」
  徐羿有些讶异小姑娘的情绪似乎并没有多大影响,现在小女孩对感情都这么淡然了么?

  肖婷抿嘴浅笑:「你猜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的?」

  徐羿想了想:「在日喀则,没和你们睡一起,自己重新定了一个房间的时候?」
  肖婷摇头:「还在那之前。」

  徐羿有些奇怪:「在那之前?」在那之前,他一直是认为两个女孩已经吓傻了呢。

  肖婷点点头,然后开始说那天的事情:

  「我上车的时候,就觉得你好帅,那时,你比现在有味道的多,你脸上有灰有风尘,有短短的胡须,你的头发被风吹的都竖立着,你那时候看着有心事,一直眉头深锁,感觉就像个忧郁王子。」

  「后来,你装坏人吓唬我们,我当时以为是真的,开始时真的被你吓到了,我脱衣服的时候哭的很伤心,觉得你这么好看的人怎么可以做这么无耻的事,你真的想要,又何必这样,你对我说就好了,到日喀则的时候,我就会给你的,你不知道女生在西藏都会很冲动么。」

  「脱到最后我反而镇定了,我觉得也无所谓了,你那么好看,给你就给你了,不给你,将来也不一定被哪个混蛋骗走呢。」

  「所以我才留了内裤,想着你给我脱的话,我不反抗,那我就当做第一次是和你做爱了,不是被你强暴了。」

  徐羿插话:「其实,我没想到你会真的脱衣服,当时看米粒比较镇定,你害怕的直接就哭了,我就想再吓你一下,想让你多哭一会,多体会下绝望无助的感觉就行,没想到你才哭了几声就真的开始脱了。」

  肖婷笑出声来:「米粒有男朋友,早就做过了,所以不那么在意吧。我呢,也许是因为之前在后面看你时,就悄悄构想过和你在日喀则做爱的场景,可能那时潜意识里还是想和你做吧。」

  「然后,你就让我穿上衣服了,我当时很奇怪,你这是什么意思,真的会有男人,送到嘴边的肉都不吃?」

  「回日喀则的路上,我慢慢想明白了,你一路上都表现出对穷游不屑的样子,你那个举动纯粹是想教育我们一下,告诉我们在西藏穷游太危险了,只是你那天心情不好,所以会用这么极端的法子。」

  「再后来,我就确认了,你是个好人,而且,我的身体都被你看过了,我就觉得和你好亲近了,就开始很喜欢你了。」

  「日喀则那天晚上,我很想给你。」

  徐羿突然打断了肖婷的话:「所以你们是故意留下来的?」

  肖婷笑了:「当然啊,我们又不是小孩子,就算想不到找人转账,我们也可以找你借钱啊,我的新iphone手机,总能从你这里押两千块钱出来吧。」
  徐羿额了一声,暗自反省,以后千万不能自视过高,千万不能低估别人。
  肖婷笑的有些狡黠:「想不想知道那天的故事?」

  徐羿点了点头,心想应该把这事当成一堂课了。

  肖婷开始娓娓道来:

  那天,徐羿开车到达宾馆的时候,打开车门让她们出来,然后自己去酒店订房,肖婷转头对米粒说:「我不想走。」

  米粒马上明白了:「你喜欢他?」

  肖婷点头:「我们没有他的联系方式,走了的话,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米粒点头:「那我们装穷蹭他的房间吧,反正他看上的是你,我不会有危险。」
  肖婷又点头:「如果他想做那个的话,我会让他给你单独开一个房间。」
  米粒:「我晕,肖婷,你连这个都准备好了?」

  肖婷:「偶遇一个帅酷狂野的男人,本来就是我们来西藏的终极目标啊。」
  米粒还是有些担心:「他不会是坏人吧?那时候让我们下车,我也差点被吓哭了。」

  肖婷摇头:「那个时候,他又可以双飞,又可以车震,这是一般男人的终极梦想了吧,他都没做,怎么可能是坏人。」

  米粒彻底被肖婷折服,跟随徐羿进了房间后,看肖婷那么自然的去洗了澡,自己也去洗了,然后坐在肖婷的旁边看好戏。

  徐羿拿肖婷两千块钱不肯卖初夜,却为了400 块钱的房间就能出卖身体的事教育她们,肖婷回答说:这是特殊情况,不一样。米粒在旁边很明白特殊情况指的是徐羿,而徐羿却自以为是的告诉他们没钱可以找人转账。

  看着徐羿一副冷酷的样子离开房间,米粒逗肖婷:「看,你的大灰狼走了。」
  肖婷哼了一声:「什么大灰狼,明明是一只披着狼皮的羊。」

  说完了这段故事,肖婷笑着对徐羿说:「你还真的不是大灰狼,三番两次送到嘴边的肉都不肯吃。」

  徐羿无奈的笑了笑,却不说话。

  肖婷伸了个懒腰,一副给自己放松的样子:「既然你不要,那我就走了,这个留下给你们吧,反正你们很快就要用了,一定要用啊,别让红鱼姐怀孕。」
  徐羿叹了口气,把避孕套揣进自己的口袋,肖婷又拿出手机来:「徐羿,加我微信。」

  徐羿摇头拒绝:「不用了,我很少用微信,有事打我手机就行。」

  肖婷歪了歪头,皱起了眉,这个动作也像极了叶红鱼,楚楚可怜的看着徐羿:「你是第一个看了我身体的男人,我不想忘记你。」

  徐羿立刻掏出手机,不加她的话,不定她后面要说出什么话来,肖婷盯着他通过了认证,然后笑着冲他挥手拜拜。

  肖婷离开,徐羿依旧长时间坐在那里,原来那是假的,原来并不是自己断片,原来自己并没有和叶红鱼做爱,真好啊,那真的第一次,一定要好好的珍惜了。
  徐羿拿起手机,也准备离开,这时看见叶红鱼发来的微信:「嘻嘻……」不用想,一定是肖婷一出门就给她打电话通报过情况了。

  徐羿回复:「哎……」

  然后,就收到了一个笑到满地打滚的表情,徐羿也忍不住的展颜而笑。
  晚上,徐羿手机微信又响了,打开一看,立刻头大了,肖婷竟然把叶红鱼和他拉到了同一个三人群里,很堂而皇之的发了一条消息:

  「红鱼姐,你什么时候和徐羿分手,记得通知我一下,我去追他。」

  叶红鱼的回复同样奇葩:「好,我明年这个时候毕业,你到时留意。」
  然后两个人还发了笑脸和握手的表情,徐羿真的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老了,怎么对小女生们像隔了一代人的感觉。

  从这天起,肖婷进入了长期早请示晚汇报的状态,早晨没事就到群里打个招呼:「红鱼姐早上好,徐羿早上好。」

  徐羿说了肖婷几次,让她不要叫徐羿,要叫师兄,肖婷一直当做没有听见。
  后来的一段日子里,徐羿相继又被唐晓棠和天猫女调侃,尤其是天猫女,说他碗里有肉都不好好吃,还看着锅里的,让徐羿欲哭无泪,叶红鱼绝对是个完全不能保守秘密的人。

  一个月之后的某个晚上,徐羿突然接到了叶红鱼的电话:「明天陪我去趟香港。」

  徐羿皱眉:「这段时间事情很多,明天要写项目周报,还要写论文的开题报告……」

  叶红鱼蛮不讲理的打断了他的话:「明天是去打HPV 的最后一针,你一定要陪我去。」

  徐羿一惊:「已经到时间了?」

  叶红鱼轻轻的嗯了一声,声音突然就低了下来:「上次是假的,这次就是真的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