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名字随意】【作者:linbaolongay】
【名字随意】【作者:linbaolongay】
字数:1123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是一名投机者,不过属于运气特好的而已。大学时期就用父母给的零花钱抱着玩的心态去炒股,虽然对股市不是很了解,但是运气是真的好,刚好赶上股市大热赚了点钱。毕业后用在股市赚的钱开始做起了炒房客,平日里就泡泡吧上上网扩充朋友圈。后来靠着一些狐朋狗友的关系做起了医疗器械。只能说这里面的水是真的深,几块钱成本的东西卖个几千几万比比皆是。现如今我以是几家上市公司的老总,钱对我来说只是数字而已,我也厌倦了无止境的赚钱,所以把业务全部交给亲信自己等着分红便是。闲下来后取了个漂亮媳妇组,建了美满家庭。这一生真的是顺风顺水。

  俗话说得好,不作死就不会死,但是到我这种境界除了作死也没啥事可做。再说了,不作死也没有这个故事不是?所以啊,我理所当然的染上了毒瘾。
  跟别的瘾君子不同的是我有足够的家底用来败,虽然吸的很厉害,但由于吃的好用的好所以总能保持道貌岸然的样子。另一个不同便是我吸毒家里人是知道的,但是他们对待这事也只是像劝我戒烟戒酒一样的劝。毕竟不差钱,大家都有自己做的事,也没人天天管我。直到一次吸毒后嗨大了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差点勒死自己的媳妇。说实话我很爱媳妇的,在媳妇的哀求下我痛定思痛,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戒赌。

  刚好本市新开了一家规模超大的私人戒毒所,号称绝对的能解除毒瘾。本着不差钱的精神我当然要选择这里。但是万万没想到来到这里会让我从万丈深渊跌入无尽虚空。

  在进入戒毒所前,我美美的吸了一顿白粉,毕竟去那地方跟坐牢估计也差不多,不想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进去,让家人在我醉生梦死的时候把我送到戒毒所。
  当我清醒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宽敞明亮又寂静的房间,洁白的墙壁像五星宾馆一样。不同的是房间的摆设相当简单,一张一侧靠着墙的床,一张正对着床的桌子,桌子两边不远处就是墙,门在床位处的那面墙上。桌子后面是一把真皮老板椅,椅子后面是一面墙一样大的镜子???等等!为什么镜中的我是裸着的!慌乱中准备起身发现根本动不了!在镜中发现我现在被数条皮带绑在床上了!手脚,腿,胸口,脖子都被束缚着!这床就是一个特制的「牢笼」,现在我除了转头什么也做不了!

  wtf!这是什么情况?被绑架了??不对啊,因为我看到门上贴着「欢迎来到私人会馆戒毒所」「本会所专为高端人士打造,采用国外最新戒毒方法,保证100% ……」看到这里我安心不少。不过现在我这样子又是闹哪样?国外最新疗法就是绑床上?想到这里我又有点恼怒,张口大喊「有人没!」。刚喊完就听到高跟鞋「嘎达、嘎达」的声音在走廊里由远及近,外面好像午夜里废弃的医院一样,除了高跟鞋声没有任何其他声音,搞的我又有点紧张了。正在这时,门,开了,走进来一个妖怪!

  准确的说是一只祸国殃民美到令人窒息的妖精:一米五二左右的身高,一头由紫色过度到黑色再过度到红色的秀发梳成简单的马尾,用一个银色的弯月形发夹固定,刘海长短有致,带着些微的弧度,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红唇紧紧抿着;修长的大腿穿着一身紧致的黑色皮衣,显出身材的完美绝伦,一双鞋跟至少8厘米的黑色过膝长筒高跟鞋套在小巧的脚上,浓浓的女王范。漂亮的女孩我自诩见过不少,但看到这样的还是会有跪倒在她脚下的冲动,简直令人情不自己,惊为天人。真不知道这样的美女笑一下杀伤力要有多强。

  在这样的情境下,我竟一时愣住了,过了一会才缓过劲来:「我说美女,你们这」

  「你叫谁呢!从今以后叫我美依女王!」美女打断我的话说道。「最看不惯你们这些有点臭钱就为所欲为的臭男人,你以为你很了不起?在我眼里你不过只是一条狗而已!」

  纵使对方很漂亮,但是无礼的话语加上现在的情形我也恼了:「你什么态度!先不说我花多少钱,我来这就是光着身子这样被你们侮辱的么!你有没有点女人该有的矜持?自以为你漂亮就这态度?你们老板呢!我要跟他谈谈!这种地方简直无法无天!你们准备好关门大吉吧!我要告到你们内裤都穿不起!!」

  只见美女用轻蔑的眼神看着我,又用手指了指门:「呵呵,嘴挺硬是吧?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后花园?告我?我好怕啊~你去呗~」。然后一个潇洒的转身关上门惬意的坐在椅子上:「还跟我讲大道理,呵。既然你这么懂大道理,你告诉我刚才是谁无耻的翘了起来?这又是什么?」说着还用手指了指我的裆部以及桌上的一个装满白粉的袋子。

  看到这样的美女硬了也怪我?不过来前怕毒瘾犯了没的吸我确实是偷偷在衣服里藏了毒品。准备万不得已时缓解一下。不过真没想到来着就被扒个精光,自己的小算盘也落空了,不由得老脸一红。不过输人不输阵:「首先你们这样做已经犯法了!我犯法自会有公安机关处罚,轮不到你们!你知道我是谁么!!」
  「呵,你是谁?我好像说过了吧?在我这你就是我胯下的小狗懂么?不懂也没关系,我会让你懂的。」说完美女又冷笑了一下扭头便关上门走了。

  房间又只剩下我一个,在这个寂静无声的环境里我心乱如麻。我这是怎么了?难道真是吸毒太多脑子坏了?怎么如此武断的就来到这里?戒毒所还不就是监狱么?不过应该不要紧,我还有家人还有亲信,顶多十天半个月他们一定会来看我的。到时候我非要整死这帮人!嗯…刚才那妞确实漂亮,真是扎手的玫瑰啊,她要是愿意就范我也可以放她一码。嘿嘿…打定主意后在我脑补怎么蹂躏这个高高在上的『美依女王』中,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的肚子首先向我提出了抗议。是啊,多久了也不知道,感觉好饿。难道他们真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明着要饿死我?不应该吧,这样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不过现在这么对我也是梁子结大了…说不定……

  正当我胡思乱想之际,门开了,进来的还是那个『美依女王』:「呦,饿了吧?来,张开嘴。」

  哈哈,果不出我所料,他们确实是不敢对我怎样。女王是吧?高清是吧?呵?到时候让你哭着求我~~「你不是很牛?」我打蛇随棍上~我刚说完,『女王』就走到我身边俯下身盯着我的眼睛,我感觉她的鼻尖离我的鼻尖只有一公分的距离。伴随着她到来的还有女性身上特有的香味,很浓郁,也很诱惑的香味。
  「呦,贱狗。本王刚出去健了个身,以为这么一会你已经搞清楚自己的处境和地位了,没想到你倒是越发的嘴硬啊,哼哼。」

  她的口中吐出的气息清香如兰、清纯而又高贵,同她身上的香味形成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被她这么近距离看着同时闻着这样致命的香味,我顿时慌了神,而且感觉到自己可耻的硬了。看着她的眼睛好像深不见底的漩涡一般,我深深沉入其中无法自拔,根本没听到她在说什么。在她的眼中,我看到了轻蔑和傲慢,仿佛真正的女王一样。「呦,贱狗。你这是什么眼神?怎么跟要被强奸的良家小少妇一般啊~」

  我一时语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似是感应到什么一样她回头看了下我的腹部。「哼哼,贱狗就是贱狗啊,被叫贱狗你很兴奋是吧?好啊,你留下来慢慢兴奋吧,本王还要继续去健身呢。」

  静,一如既往地静。她已经走了,而我却任然觉得自己口干舌燥,心扑通扑通的乱跳。她是什么意思?在勾引我么?啊快要忍不住了!不行,等我离开这里不管花费多大代价一定要把她弄到手!是不是这就是这里老板的精明之处?要是把这妞送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不弄死他?好像到这后没受什么罪也,虽然裸着但是这里温度刚好不冷不热。哎呦我去商业头脑不错啊~我一下想通了。这根本不是戒毒所,我看这就是有意结识我这种人的会所吧。嘿嘿,虽然手段不太光明,不过我还蛮喜欢~平时都是投怀送抱的也确实是有点无趣。嗯,这的老板不错,要是这次把我伺候的好了回头收他当跟班也别有一番滋味~哈哈…

  正当我想入非非时,我的肚子又勇敢的站出来提抗议了。这特么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了我也确实饿了。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那个『女王』该来了吧?嘎达、嘎达声再次响起。哈哈,果然如此,果然如此啊!

  门开了,与上次不同的是感觉这次她身上的气味更加诱人了,样子也更加动人了。为什么?女人被淋湿是最诱人的,她虽然没被淋湿,不过看着她香汗淋漓的样子,我能不动心么?随着她进门,女性特有的荷尔蒙的味道充斥了整个房间,闻着这样的味道,我的『兄弟』也向她『昂首致敬』了。

  「呦,贱狗。知道我要叫你贱狗了已经兴奋起来了?呵呵,真是贱啊。」她笑了,真的笑了!果然倾国倾城啊!太美了!「怎么样?贱狗,饿不饿?饿了张开狗嘴。」

  虽然有点下贱,不过这只是一场游戏而已,况且我真饿了。我下贱的点点头还张开了嘴。不过此时我更想的是能伸出舌头舔舔她那诱人的脸颊尝尝她的香汗。嘿嘿,我都觉得自己好贱了~「嗯,狗狗真乖,来,开饭喽~」她不知从哪摸出来根点滴架放在了床头,同时往上面挂了瓶点滴并准备把管子插我嘴里。???虽然上面没有针头不过我还是满腹狐疑。「不是吃饭么?这是闹哪样?」

  「贱狗,不要让我重复,还记得你该怎么称呼我么?」她装作生气说到。
  玩个游戏了不起啊?切~「是是是,女王大人行了吧?」

  「嗯,狗儿还蛮乖,不过下次态度也要放端正点。知道了么?你当我们国外引进最新技术是吹的么?(不是吹的还是盖的啊?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这是国外最新成果,超浓缩营养液,只需100毫升便可维持一个正常人七天所需的营养与水分。吃这个你就不会乱撒狗尿乱拉狗屎了,毕竟本主喜欢干净点的狗狗,懂了吗。」

  本主是闹哪样?不是女王么?忍不住在内心再次吐槽…不过这样也好吧,她把我放开了我把她摁住就地处罚了好像有点无趣,再看看她还能玩些什么花样也不错~想到这我就含着管子吸了起来。不过貌似这国外技术还真不是盖的,喝起来味道相当好,同时饥饿感也如潮水般褪去了,还有种刚吃完法国大餐的饱腹感。哎呦不错,回头把技术买过来~美依女王坐在椅子上看着我吃完(嗯,就是美依女王。现在没那么反感她了,要玩玩个痛快~)对我说到「狗狗,味道如何?」
  「真好吃,谢谢美依女王~」

  「呦,悟性不错的狗啊,这么快就进去状态了,嗯,本主(我…算了,不吐槽了)喜欢你这样的。」美依女王笑着对我说看着她的一颦一笑,真是美得无法形容了,作为正常人兄弟自然也就更加站的笔直了。

  「嗯,不错。主人夸狗狗时狗狗确实该如此回报主人。你做的不错,介于你第一次就做的这么好,特许你自选一个奖励。想要什么奖励啊?」女王笑的更浓了。

  奖励?我恨不得立马提枪上阵啊!不要这样诱惑我啦!不行不行,要狠狠干她!!

  俗话说饭饱思淫欲,我也不免俗。不过在思考措辞时偶然瞟到了桌子上的白粉。不知为何干她的优先级一下落到了后面。「我想吸口白粉。」我如实说到「呵,还是条小毒狗。行~给本主舔舔脚,舔舒服了给你吸一口」

  等等,说好的服务呢?我什么身份?玩玩可以,玩真的你当我真是软柿子??「喂,你差不多点,顾客是上帝你懂么?凡事掌握好度,看你还小不跟你计较了,把我放开我不跟你们老板投诉。」此刻我毒瘾上来了,很不耐烦的对她说到。
  「呵,贱狗狗胆挺大啊!刚表扬了尾巴翘到天上了?」

  这货特么还没从她角色里出来?「告诉你我的忍耐是有限的!不要以为你漂亮点我会一而再再而三的纵容你!」(毒瘾来了管你谁也不好使!)

  「如果本主说不呢!」

  「臭婊子你当你谁?老子今天把话撂这,你特么不放开我谁也保不住你!老子要把你玩够了送到工地上看着你被轮!」

  我此话一出口明显看到美依脸色都不正常了。不过她在深吸一口气后怒意褪去不少,冷笑着说:「呵,贱狗就是贱狗,不过老娘早就想到你要玩这套,要吸是吧?行,看看老娘给你准备的礼物!」

  说罢她脱下了那双过膝的长筒靴,一股子冲天的恶臭便蔓延开来。我感觉都眯眼了,仔细一看特么这娘们有病,长筒靴本身就捂脚还特么穿棉袜,这特么棉袜都湿透了能不眯眼么!「来尝尝老娘给你准备的礼物,这可是我刚才健身的成果。哼哼」

  「臭婊子你个臭脚,你特么放开老子!」

  「老娘天生汗脚最讨厌有人说我脚臭!不过没关系,你嘴硬是吧?」只见她脱下棉袜,往里面放了点白粉,然后用绳子绑住袜口吊起来挂在点滴架上,袜子的脚尖都贴住了我的鼻子,白粉也全部滚落到脚尖处。

  「你不是要吸么?来,张开嘴,老娘的脚汗帮你把白粉都化好了,块吸呀。哈哈~」

  看着近在咫尺的臭袜子,闻着那又酸又臭咸鱼一样的味道,我感到一阵反胃。同时看着毒品融化在袜子里,我想杀人的心都有了!「臭婊子,放开我!我操烂你…」

  美依听着我一句比一句恶毒的话也不生气,反而冷笑着说:「骂吧,随便骂,给你十分钟时间,你不吸,我可就收走了」

  「滚!老子难受死也不吸!滚!!」我像个疯子一样乱喊乱叫,同时内心无比愤怒。从我炒股开始一路顺风顺水,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就算吸毒平时也是美女相伴多少嫩模抢着用嘴喂我,这他妈算什么?士可杀,不可辱!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度过,我也没力气叫喊了,毒瘾时时刻刻折磨着我,全身好像有一万只蚂蚁在咬我一样。难受的我只能闭嘴默默忍耐。

  「贱狗,本主大度的提醒你时间不多了哦~要不要闭上眼睛,伸出舌头来舔一下试试?」美依诱惑我道。听了这句话我有点心动了,一方面已经闻了这么久,鼻子也麻木了,另一方面我也确实快到极限了,从没在毒瘾发作期熬过这么久。虽然心里很不甘,但是都到这会了我也不想再计较什么。我不愿意搭理她,默默的闭上眼睛伸出舌尖来轻轻的抵在了袜尖。一股咸咸的有点酸,又有点爽的感觉伴随着美依狂傲的笑声一起传入脑海…「怎么样,本主的袜子味道如何?」
  耻辱,挥之不去的耻辱…当然那有点爽的感觉来自于毒品,肯定不是袜子上那臭脚汗的,我安慰自己道。随着舒爽的感觉渐渐加大,我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舌头和嘴也不听我指挥了,袜尖随着舌头的引导被我深深吸入口中…

  滋溜,滋溜。我贪婪的吮吸着袜尖,美依的脚汗也伴着毒品慢慢溶解在我的口中。此刻的我由于毒品的原因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柔软的大床…身边的美女…香甜的气味,以及口中的玉液…额,我有吃鱼么?为什么有咸鱼味?不过咸鱼倒是也不难吃,以前怎么没发现…谁在疯狂的笑?是我身边的美女,好漂亮啊,笑起来真美~我想要她,现在就想要,好想,好想啊。(毒品本就是兴奋剂,我也没吸过,这里就当它是醉酒+超级伟哥吧-_-|| )美女动了,她手上怎么拿
了只袜子?她把袜子套在我老二上了!她在用手帮我撸!好爽,好舒服,我爱死身边的美女了!我要为她付出一切!她就是我的神,我的女王,我的所有…啊…舒服…啊…来了,来了!伴随着一阵极致的舒爽,我高潮了…………感觉好爽,好舒服…好困…慢慢的我失去了知觉…

  当我再次醒来时,愣神了好久。吸毒并不是酗酒,所以前面的一切我都清清楚楚的记得。我到底干了什么啊…吐出嘴中的棉袜…不错,我含着它睡着了……它已经没有那么臭了,反而此时淡淡的酸味以及残留的女性荷尔蒙的味道有种说不出的清香。口中也残留着些许酸味,吧砸吧砸嘴又回忆起了我疯狂吮吸它的情景。我觉得我会恶心,但奇怪的是回忆中只有美味和香甜…扭头看到了镜子,我的jj上还套着另一只已经发硬的棉袜…好下流,好猥琐…可是看着这样的自己,我的兄弟居然又开始微微抬头了。我猛然一惊,我这是怎么了?是那『美好』的回忆?不,那美好是毒品带给我的,跟棉袜没有关系,棉袜是臭的,恶心的。但是为什么此刻闻着淡淡的臭酸味会有满足感?不不不,我一定是吸得太多脑子秀逗了,我是正常人,我不会干那么恶心的事。对,恶心。只是…眼前的袜子好洁白啊,像玉一样无暇,它在散发着一种吸引我的味道…是什么味道啊…说不出来呀…要么再尝尝?我鬼迷心窍般又伸出舌尖轻轻的碰了碰袜尖…不对,没感觉…也是,都不知道嘴里含了多久了,哪能再有味道。要么?试试脚后跟的地方?反正也没人不是?试试看吧。我用灵活的舌头把袜子轻微转了一转,舔到了已经发硬的后跟。唔~~~对,就是这个…有点微臭,有点微算,有点皮革的味道,以及那浓浓的咸鱼味~嗯,我不是变态啊,对的,我只是喜欢咸鱼而已。

  正当我自我安慰并且舔的起劲时,嘎达嘎达的声音传来了。我做贼似得感觉讲棉袜吐到一边,刚做完这一切门开了。

  「贱狗,你干嘛呢?还记得昨天的贱样不?」仙女带着…啊不对,这绝对是妖女。妖女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微笑对我说。

  听了她的话我脸都快红到脖子根了…我当然记得,可是这问题能回答么?我再怎么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啊!

  「你看着不像刚醒啊,我来前你在干嘛呢?」听到这句我脸红的更厉害了,不过也只能继续沉默…

  「哈哈哈,贱狗果然贱狗啊!居然在偷偷的舔本主的袜子!」

  「我没有!」

  「没有?那告诉本主袜子的脚后跟怎么也是湿的?昨天我可没见你把后跟也吸到嘴里啊~是不是过了一夜把袜尖的脚汗吃光了现在只能吃后跟上的?」
  「你胡说!谁吃你脚汗了!你以为我是疯子么!」此时我也只能死鸭子嘴硬了…

  「嗯哼?」带着坏坏的微笑妖女再一次近距离和我对视起来。我像个说谎的孩子一样顿时不知所措。一定要镇定,镇定,不能慌…可是事与愿违…越想就越慌,慌到我甚至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哈哈,眼睛是不会骗人的~你的眼神跟心跳出卖了你的一切!」

  「你胡说!你胡说!」我现在也只能死硬到底,当个复读机…

  「我胡说?去照照镜子,看看你的臭jj,连你的兄弟都出卖你,你还嘴硬?哼哼」随意妖女的说我才发现不知何时我的老二已经站的笔直了,像一名站着军姿的士兵在像女王致敬……

  完了完了…该怎么办…我越发像个孩子一样,连思维都开始变得简单…
  「不说话了?放心,我是开明的主人。不会看不起没出息的贱狗,只要你以后叫我主人,想要什么主人都会考虑的哦~」

  她的话像魔音一样在脑海中不断回荡,我早已被她的美貌所折服,只是此刻才发现而已。但是最后的尊严告诉我我一定要说点什么,不能这么简简单单的屈服:「你不是说让我叫你女王么?」话一出口我就想扇死自己了…这都哪跟哪啊!我还能不能当了自己的家!

  「呵呵呵…」美依听后开心的笑了起来。好美,这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哎呀哎呀,我真是天才啊,居然逗笑她了,好满足,好幸福……我的脑回路现在已经突破天际了……全身上下包括脑回路都开始不听指挥了…

  「狗狗,记性不错呦。表扬你一次,不过呢,你现在已经不是无家可归的野狗了。本主决定收你为私狗,以后,就叫我主人吧~」

  我才不会如此屈服!但是我身体的99% 已经被折服了…「谢谢主人!」………我已无语……

  「嗯,乖狗,作为奖赏,我就松开你的右手吧。」说完主人解开了束缚我右手的皮带。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特么的我怎么又开启复读机模式了,不要这样啊!我的男儿本色呢?我的傲气呢?正义的地球人,赐予我力量啊!!!

  这个世界以前有没有神我不知道,但是以后我一定会信神。因为在此刻我又获得了部分的身体控制权。为什么?因为正义的地球人听到了我的召唤,勾起了我的毒瘾,我借助毒瘾的力量终于能表达自己的意志了(嗯,毒瘾犯得就是这么快,别吐槽。)

  「主人…我现在想…」艹。这婆婆妈妈的语气什么玩意儿?要坚挺!「主人!我想要白粉了!」………不吐槽了,好歹是一句话了…

  「嗯,乖狗狗,主人知道了,来,主人这就给你。」美依脱下了那双长筒靴,漏出了一双灰色的棉袜。随之而来的还有仿佛陌生却又无比熟悉的脚汗味。现在我觉得闻到这个味道我的jj都能在长2cm了!

  我像一个将要得到棒棒糖的孩子一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主人优雅的脱靴子,脱袜子,然后在其中加入白粉。虽然好像白粉少了点,不过主人优美的动作以及拎着袜子像我走来的画面足以弥补一切。主人的手还没伸到我的面前我已迫不及待的拿过袜子把香味最浓郁的袜尖含入口中,『滋溜,滋…』人间极品!还是熟悉的味道,还是熟悉的感觉。浓浓的脚臭,酸酸的滋味混合着皮革特有的味道,美,真没。无论嗅觉还是味觉都是最好,爽死了,我好幸福啊!!

  「心急的笨狗,看把你急的,本主的袜子这么好吃么?」

  「好吃,太好吃了!胜过一切美味!吃一次都会觉得死而无憾!」

  「呵呵,真会说俏皮话。可是本主这里还有一只袜子,放哪里好呢?」
  「求求主人套在贱狗的鸡巴上吧!让贱狗的兄弟也尝尝人间美味吧!贱狗真想用马眼去吸主人的香汗!」

  「呵呵呵,好吧,满足你~」

  在臭袜子套上鸡巴的一瞬间,我舒服的发出了呻吟声。前所未有的满足感占据了我的内心,但在下一刻又化为乌有。我还缺点什么?对,我知道了!一把把整只臭袜子塞进口中,用自己唯一能懂的右手握住早以坚硬如铁的老二开始撸动起来。啊~这个迷人的气味…哦~这个令人沉醉的味道…嗯~老二被软软的,暖暖的带着人间最美味的袜子包裹着,上面有主人遗留的体温,还有主人的香汗~好满足啊。

  我疯狂的撸动着自己,疯狂的用嘴吸气,这感觉比毒品都令人上瘾。只要试过一次就绝对再也戒不掉了…主人,我爱你的脚~我要你的脚~你脚上的一切~你的香汗~你的体温~你的酸味~你的臭味~你的皮革味~爽~爽~伴随着我的意淫我的手也越来越快,在这理想的温柔乡里我并没有坚持多久便觉得高潮即将来临,火山即将爆发…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来了………我狠狠的射着灰色的棉袜,我最爱的棉袜。我虽然没有看到,但我可以肯定这一发的量不敢说后无古人,但绝对是前无来着……

  在棉袜中我过得了极大的满足感,也放下了自己那可笑的自尊。在伟大主人面前我毫无保留,我的一切都是主人的。现在我最妒忌的是主人的靴子,为什么我不是靴子?好想钻进靴子里尽情的呼吸,去释放自己,哪怕一辈子不出来我也愿意……

  在极乐世界中,我又浑浑噩噩的失去了知觉。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待遇又提高了。现在我可以下床了!我被松绑了!除了拴在脖子上的铁链以外…

  虽然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自由活动,但是我却没有开心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由于白粉量小的原因,我更加清楚的记得自己下贱的行为,以及变态的想法…那样真的好么,没关系么?一个普通的妞而已,虽然是漂亮,可是我是不是太下贱了?我究竟怎么了?在贤者模式下我又开始了自己的思考。因为在这个没有任何干扰的环境下,我除了思考也做不了别的了。

  打断我思考的是开门的声音,主人来…啊不对,是美若天仙的美依小姐来了。美依这次穿了一件特别修身的蓝色连衣裙,脚上登了一双精致的红色小皮鞋。虽然少了几分妖娆,却多了几分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

  「贱狗,见到主人也不问好,也不下跪,你前面自学成才的本事都哪去了?」
  「额…美依…我承认我喜欢你,你那特殊的方法我也非常喜欢,不过现在我…」

  「哼…」美依一声冷笑打断了我的发言。「怎么?狗还想做主人?让我来揭穿你做狗的本性。」说罢美依坐在椅子上脱下了那双红色小皮鞋,与往常相同的是那致命的,犹如毒品一般的味道又在房间里蔓延开来。闻到这样的味道我也不知道为何,立刻就硬了,而且觉得口干舌燥,总是有咽不完的口水。见我只是坐在床上发愣,美依讲那双美腿抬了起来,我像追逐着绣球的舞狮一般专心致志的盯着美依的脚。像接受了命令的机器人一般,我理所当然的伸出了舌头向着那咸湿的袜尖一步一步走去。美依的脚慢慢降低,我也慢慢降低,直到趴在地上,下巴贴着地板缓慢的,却又不带停顿的向着那动人的脚尖舔去。此刻我仿佛失去了思考能力,因为我的世界只剩下酸臭味和皮革的混合味,舌头还没有舔到口水已经开始往下滴。近了,更近了,还差一点点!就在我即将舔到朝思暮想的脚尖时,主人的脚伸到了皮鞋内。不~~~我一口扑上去舔着脚背深深的呼吸,主人,你不能这么对我,我要浓郁的香味,不是脚背这淡淡的香味。我努力的把舌头从脚背和鞋的缝隙中往进伸着,在刚刚进去一点的时候主人却挪开了脚。我抬头看到主人的脸上带着些许怒意,立刻脑门贴地的说「主人,贱狗错了,贱狗不该胡思乱想,贱狗想要您的脚…」

  「哼,这就完了?你不是要上天么?」

  「不不不,都是贱狗的错,请主人不要计较,不要抛弃贱狗…」

  「醒悟的挺快,不过你刚才的行为已经让我有点生气了!继续收留着你也可以,不过你要接受惩罚!」

  「贱狗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只要还能跟着主人!」

  「好,跪着别动。」主人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从桌子中间拿出一个口杯,然后…掀起了自己的裙子!!!我感觉自己有点头晕,我看到了什么?主人居然没穿内裤!!给我点纸,快,我鼻血要流出来了!要死了要死了,好美啊。
  「贱狗谁让你抬头了!再看不要你了!」随着一身娇喝我赶紧低下了头鼻尖挨着地板。但是刚才那一幕任然深深的印在脑海中。主人要干什么?好兴奋啊,不是惩罚么?哎呀不行太激动了…我居然看到了主人的美穴!粉嫩,整洁,稀疏的密林根本掩盖不住那条迷死人的缝隙。我的心就像被黄宏那80的大锤锤了一样,咚,咚,咚,咚的跳着。我开始想入非非了,不由自主得向着主人的脚下爬去,一步一步轻轻的,慢慢的,怕被主人发现再次生气。放爬到主人双脚下时我听到了接水声。主人在干嘛?接的什么?难道是……??!!!是圣水么!
  「贱狗,因为你的傲慢我要你喝下我的圣水!喝完后我才会原谅你,你愿意吗?」

  我低头不语,浑身细不可查的颤抖着。主人见我不说话,碾起一小撮白粉加入圣水中「乖狗狗不要怕哦,里面有你最爱的白粉,你真的不要考虑尝尝么?」「如果你不喝,休想得到我的原谅,你最爱的原味袜子你也永远得不到了!」「贱狗,我的耐心有限,别让圣水凉了,凉了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本来想反抗一下,不过我比较好这口真的写不出来怎么反抗了)其实我的自尊心早以磨灭殆尽,现在的我要的就是主人的一切。主人的温度,主人的气味,一切主人独有的对我来说都是致命的诱惑。我为什么颤抖?那是因为我太激动了!终于能品尝主人的圣水了!就在主人再次开口准备说话时我终于平复了激动的心情「我要我要!主人我爱死你了!」说罢双手高举接过圣水就要一饮而尽。
  「等等!没想到啊哈哈…,你骨子里流的本来就是贱狗的血液吧!我还琢磨是不是有点快了呢。」主人尽情狂笑道。

  「贱狗,本主的圣水是这么浪费的么?你这么一口下去我要酝酿多久你知道吗?」

  「对对对,主人说的极是!」不用主人指使,我也不会一口一口去泯,因为那样我都觉得对不起主人的恩赐。我立刻跑到点滴架前将圣水灌去瓶中,含着管子躺在床上一滴一滴的吸着,同时自己握着早以硬的不行的带着主人香汗味道的jj撸动着。

  「哈哈哈…贱的别具一格啊!我这个主人都被你震撼到了!早知道你这样我哪用费心思在棉袜里加入春药。」

  沉浸在幻想世界里的我早以封闭了听觉,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嘴里了。一滴一滴的美味比白粉诱惑力强千万倍!手撸动的越来越快,嘴里却舍不得加大吸力。在用力吸也吸不出圣水时。我获得了高潮。这次射的量我都可以说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极大的满足也形容不了我此刻的心情。我只知道我已经沉沦了,沉沦于内心的恶魔,虽掉入万丈深渊永结不复却又心甘情愿,无怨无悔……
  「主人您终于来看我了!」

  「嗯,乖狗儿,本主的原味丝袜和白粉你选哪个?」

  「主人的原味!但是我更喜欢棉袜…」

  「本主的圣水和白粉你选哪个?」

  「圣水最高!求求你主人我想要热的,就是能不用口杯的…」

  「本主的玉液和白粉你要哪个?」

  「玉液万岁!如果主人能吐给我一块您嚼过得口香糖我死也愿意…」

  「那本主的原因丝袜,内裤,圣水和口香糖你要哪个」

  「呜呜呜…主人你不要欺负我,我都想要,哪样拿不到我都难受的要死…」
  很快,一个戒毒的教程过了。我的主治医生美礼宣布我已经完全戒除毒瘾可以回家了。为了表达对美礼医师的感谢,我特邀她做我的私人助理。

  在一年一度的公司财务会上,我清了清嗓子「安静,接下来我要宣布一个重要的决定!」这时我的私人助理美礼端来一杯冒着热气的『茶』并给我一个眼神后坐在了下面。我颤抖着端着茶尽可能看起来平静的舔了一下后,瞳孔都快缩成了针眼。「从今天起我要去各国游玩,以后公司所有事项跟美礼小姐汇报即可,她的话就是我的话。散会!!」迫不及待的端着茶水我快步走到美礼和我的私人办公室内,等待着我的主人,我的女皇,我生命中的一切美礼回来……

  一个人若染上毒瘾可以戒。但是,一个人应该怎么戒掉自己的欲望??
  by:人性的第三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