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乡村卖货郎驭女记】(23)作者:wushisanqian
【乡村卖货郎驭女记】(23)作者:wushisanqian
字数:366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二十三)

  柏鸣提醒阿娇先穿裤子,没想到阿娇以为柏鸣觉得她不应该跪地求人。
  「你就这么求我?」矮人也想提醒阿娇要求也应该先穿上裤子。可是这话听在阿娇与柏鸣的耳里竟然全变了味。

  「客官,只要你答应不说出去,你让我怎么样都行。」阿娇心想,把柄落在你手里了,没办法,只要你答应要钱给钱,要物给物。

  「这话说出来你保证能做到而不后悔?」矮人本来就没想声张,说起来这事关他什么鸟事儿啊,他之所以这么说是想只要你们认识到错误以后不要再乱伦就好了。

  「真的,保证做到绝不后悔!」阿娇觉得你要钱我给你,钱数不够最多就是写下欠条以后分着给而已,要是传出去可能连命都没了,还后悔给几个钱吗?
  矮人看到阿娇态度这么坚决,心想现在提醒她以后不要乱来,应该是真的能做到的。

  「我不要你的钱,也不要你的什么物,只要你……」矮人说到一半,又拿眼看了看两人,他在想作为一个局外人要不要提这个要求。

  可是最要命的就是这说了一半的话,阿娇听说矮人不要钱,也不要东西,那要什么?要是你的条件我根本做不到,那怎么办?

  「客官,你要什么条件要是我根本做不到怎么办?」阿娇想你不要钱不要物的,你不会是要天上的太阳,水中的月亮吧?那不就是故意为难人吗?

  「你只要有决心肯定能做到。」矮人说到这里,看见裸露着下身的阿娇两腿之间那撮黑亮的阴毛,用手指了指她的阴部,「嗯」了一声,示意她先把裤子穿上,不然真没法让人好好说话。

  可是只见阿娇听了他的话又看见他的手势后,竟然一动不动。

  「怎么?你后悔自己答应太快了?」矮人说道。

  似乎又过了三五秒,阿娇突然坚定地说:「好,我答应,不过你一定要做到不能再声张!」

  「那肯定,既然你都答应了,我还乱说吗?」矮人想只要你们自己认识到错误及时悬崖勒马就好了,我又不是多嘴的长舌妇。想到阿娇还是个待嫁的姑娘,以后肯定还有很多的路要走,怎么可以深陷跟自己姐夫的偷情之中不能自拔呢。
  「阿娇,你还是个未出嫁的姑娘,你现在觉得你姐夫很厉害、对你很好,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去认识别的男人,说不定你接触见识了别的男人之后,就会发现还有人比你姐夫更有本事,能让你更幸福。」

  看到阿娇改过自新的坚决态度,矮人不免又多劝了几句。让矮人死也想不到的是,自己的一番好心,在阿娇与柏鸣听来确是实实在在的威胁,以及对自己性功能的自我吹擂。

  「好,只要你做到保守秘密就好。」阿娇想,你不就是找个冠冕堂皇的藉口跟我做爱吗?把自己的床上功夫说得天下第一一样,我又不稀罕。今天要怪就怪自己不小心让你撞见,既然你非得要跟我做爱才答应保守秘密,那我也没办法就让你如愿一回好了,相比起来总比在村里传扬出去的好。你要做,那我就当被鬼压身压一回得了。

  阿娇是个性格刚烈的女人,既然认定了也就不再扭捏。跪在矮人面前的身子直接就往前一步,一手直接抓向了矮人的裤裆。

  却说矮人心里根本没这思想准备,他以为阿娇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只要自己答应不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就下定决心到此为止,坚决与姐夫断了那层关系。没想到说好了的事情怎么又突然前来抓他的鸡巴,这是要演哪一出啊?
  「阿娇,你……」矮人吃惊地问。

  「是我抓痛你了吗?」阿娇以为自己太用力了呢。

  「不是,你这是……」矮人真心想不透这女人究竟是怎么考虑的。

  「你不是答应只要我让你那个,你就不说出去吗?」阿娇想,你个死矮子,想插我都敢说了,这时候还装什么装,不摆谱能死啊?

  「我是答应你不说出去了,可是你不可以这样啊。」矮人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话被别人曲解成这样。

  「嗯?那还是帮客官先脱下裤子吧,那样就不会弄疼它了。」阿娇觉得矮人就是个事儿婆,我都这么主动你还这不对那不好。要不是担心矮人反悔,也怕回去得太晚被家里人追问,她都想就坐凳子上一动不动,看你怎么插我。

  矮人听了阿娇的话后楞住了,他开始回忆自己说的话,从看见他们媾和到最后答应不声张出去,从头到尾在脑子里放了一回电影,想着想着便开始笑了起来。
  自己一番出於好意的话竟然被她曲解成这样,这可不是误解了一点点,而是跟他的初衷相差十万八千里了。他不禁佩服起自己说话的本领来。

  矮人在默默地回忆着,接着又呵呵地自故自发笑。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大肉棒早已经被阿娇掏出裤裆了。

  矮人看着两人媾和又看着一直裸露着下体的阿娇,虽没有淫虫溢脑,肉棒却早已经被唤醒,开始充血涨大了,又粗又长像驴鞭一样蜷缩在裤裆里,阿娇不得不双手齐下才掏了出来。这傢夥真是长得可以,用一只手握住,上面还露着一大截耷拉着。

  看着这巨无霸,阿娇突然联想起一件事来。应该是五六年前了,有一年正月,有个沿海什么地方的人牵来一匹马,说是马其实就是头驴,因为大家说马的个头比这要大,那人在驴的额头上紮了多大红花,脖子下麵挂了三个铃铛,又在背上铺上一条花毛毯,自己肩上扛着架照相机,来到村子里帮人照相。如果单单照相,一张一块钱,如果要骑在驴身上照,一张要三块钱,照了之后记下名字,过一个月待沖洗出来再送过来,一手交照片一手交钱。

  因为阿娇家门前是个十字路口又比较宽敞,所以当时那人就把摊摆在路口。
  到了吃午饭的时候,要拍照的人也少了,那人不知从谁家讨来一捆晾乾了的番薯藤,让工作了半天的毛驴吃着当午饭。

  阿娇没有去拍照,可是对从来没看过的马啊驴啊,(当地没有马和驴的,耕地只有用耕牛,牛也以黄牛居多,水牛只在大江边的地方或者是沿海地区才有)
  也是非常好奇,所以就端了碗饭,在饭头垒上一块猪脚肉、两筷子醃酸菜来到道坦坐在石头上边吃边看。那驴安静地吃着番薯藤,跟耕牛一样用舌头先把番薯藤卷到嘴里,然后再细细地咀嚼着,嘴巴两边满是白色的吐沫。

  阿娇正觉得也没啥特别的时候,突然在驴的肚子下面看见了一根巨物,耕牛的生殖器阿娇见过多了去了,所以知道这是驴的生殖器,可是与耕牛鲜红色的生殖器不同,驴的傢夥要来得黑很多,最主要的是远比耕牛的生殖器要粗要长。因为驴鞭确实粗长得令人惊歎,所以阿娇对当时看到的情形总是记得清清楚楚。
  眼下,矮人的肉棒跟柏鸣的肉棒相比,完全就像驴鞭与牛那傢夥比较一样,明显比后者要来得粗来得长。阿娇心里清楚,人与人之间是有区别的,特别是女人的乳房,有的女人乳房大得出奇,比篮球还大,而有的女人乳房完全靠乳罩撑出一点山峰来,里面真正的傢夥只有苹果那么大,而且还不是最大的苹果。据说女人的肉穴也是有各种各样的,不过阿娇没有机会与别人脱光了斗bi。

  在这之前,阿娇的心里也想过,男人的傢夥肯定也是有区别的,一定是有的人长有的人短,有的人粗有的人细。可是眼前矮人的肉棒就有点让阿娇颠覆认识了。你可以比别人粗比别人长,可是怎么可能粗那么多长那么多?这怎么说呢,大家比力气,有人挑一百斤,有人一百五十斤,甚至有人力气特别大能挑动二百斤,能挑动二百二十斤的,就不常见了,可是也还能理解,然而突然看到一个貌不惊人甚至有点瘦小的人,一挑就挑起三百斤的担子,那不是太令人震撼了?
  矮人从回忆里醒悟过来,发现命根子早已经被阿娇摊出来,拿在手上把玩欣赏了。

  「唉,我不是要你跟我做爱的意思。」矮人歎气道。

  阿娇抬头不解地看着矮人。没有说话,手也没有停下,继续把玩着矮人的大肉棒。

  「真的,我的意思是让你穿上裤子,然后保证以后不要再继续跟你姐夫纠缠不清,决心做个洁身自好的女孩子就好了。」矮人解释道。

  是吗?你是指这个意思吗?阿娇想。仔细想来,他好像还真没说要跟自己做爱啊,只是说不要她的钱不要她的物。

  想清楚原来是自己误解了别人的好意,阿娇却高兴不起来,为什么呢?因为是她把他的意思往歪了想,而且还主动帮他掏出肉棒拿在手里把玩,这不是说明自己思想很淫荡吗?人家好心劝自己改正,自己却变本加厉地勾引起对方来。
  想到这里,阿娇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低头不语。握在手里的肉棒也不知道该放手还是继续把玩。不过也就眨眼的功夫,她的两眼又放处光来,因为她发现肉棒竟然变得更粗壮也更硬了,像是一匹饿狼,精神抖擞地昂着头在搜寻猎物。於是潜意识里,阿娇对这大肉棒生出了贪婪的情愫来。

  说实在的,几乎所有正常的人都是一样的,看到好吃的都会流口水,这与嘴馋无关;男人看到漂亮的女人都会意淫,女人看到强健的男子也会莫名地喜欢,这可能就是说的人之常情,无关乎淫荡。

  阿娇此时也一样,半天时间肉穴吃了两回肉,内心是不饥饿的,可是当她看到如此巨大的肉棒时,不由自主地还是表现出了爱不释手的感觉来。

  喜欢上了这肉棒,自然就会联想要是被这超级肉棒抽插时会不会很爽。阿娇心想,这么粗这么大,自己的洞洞能不能塞得进去啊?如果戳进去戳到底会戳到哪里?不会从后面出来吧?嘻嘻,不知道被这大肉棒插有多舒服?想着想着,阿娇的下面便开始湿润,阿娇自己都能感觉到淫水开始不由控制地往外流,不行不行,不能在人面前滴流出来,於是赶紧拿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阴户。

  再说矮人,他不是色鬼,可是看着面前的空穴来风,鸡巴又被女人不停地翻来覆去地把玩,情不自禁地就有了反应。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