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死囚爱妻的归宿】(完)作者:白舞燕子
【死囚爱妻的归宿】(完)作者:白舞燕子
字数:1186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一)

  我叫肖勇,今年32岁,大伟是我最好的兄弟,大我几个月,初中一毕业我俩就一起来到京都打工,从郊区的大排档农家乐做起,一步步做大,吃了不少苦。
  终于把餐厅开到了市区中心,现在已经是「粤湘情饮食连锁公司」的老板,纷纷在市区里买了房子和车子。

  我们的喜好很像,喜欢一个类型的女人,喜欢虐待血腥,甚至经常谈论宰杀美女的话题,张口闭口都玩笑着说把女人宰杀吃肉,变态的想法可谓是臭味相投,甚至关系好到共享一个老婆的地步。

  后来几年过去,我们也到了而立之年,为满足老父亲传宗接代的要求,大伟经老家亲戚介绍匆匆结了婚,嫂子叫娟子,一看就是那种健康的农村姑娘。
  但165的身高120斤的身材,肥厚的臀部着实让娟子有种珠圆玉润的韵味,一看就是那种好生养的类型,我经常当着大伟的面拍下娟子的丰臀开玩笑说,什么时候让我把屁股肉下酒啊,我们也总是在彼此的笑骂声中过去。

  再后来我碰到了我的老婆小诺,今年27岁,嫁给我2年了,当年刚刚从老家来帝都打工,应聘服务员,淡蓝色无袖连衣裙,一双修长白暂的美腿下一双可爱动人的脚丫穿在一双人字凉拖上,面容清丽朴实柔弱的神色惹人怜爱。

  虽然不属于漂亮但也绝对是气质型美女,后来,在我的温柔追求下嫁给了我,小诺总说自己高攀不起,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我更加疼惜她。

  我们结婚时,大伟是伴郎,娟子是伴娘,婚礼上大伟一直偷偷注视着小诺裸露出来的洁白小腿,那种色欲的眼神被我尽收眼底,我知道就是兄弟也无法决绝这么美丽的尤物。

  婚后小诺对我言听计从体贴入微,第一次和小诺做爱,插入她通体雪白而又圆润的肉体,身体散发着清雅的味道,健康的身材从头到脚都是恰到好处,没有一丝多余的坠肉!

  我脑子里又不可救要的闪现出出小诺躺在餐桌上,散发着腾腾的热气,微闭双眼的样子!

  想到这里胯下的阴茎一下子变的象钢一样坚硬!

  我架起小诺的双腿放在自己肩膀上,把脸放在小诺脚背上摩挲着,惊叹着世上竟然有这么滑嫩的嫩脚!

  脚背上隐隐映出几条青筋,脚后跟是那么的红润干净,圆润的脚跟是淡淡的粉红色,逐渐向上过渡成嫩白的颜色,两个诱人的尤物长在两条修长的双腿上在我的抽插中摇曳着。

  不知道多少次这样吸吮着柔嫩的脚趾品味着小诺肉体的味道下射精。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直到那场意外的发生。

                (二)

  我为了要购买一块地皮,开一家本市最大的旗舰店,我开始筹集资金,鬼使神差的把我和大伟的房产抵押给了银行。

  开始娟子极力反对,但作为兄弟的大伟是怎么都会无条件的支持我,可事情偏偏就是那么邪门,土地所有者竟然卷钱跑路了!

  之前的证件全是假的,最后银行收走了我们的房子,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大伟却对我说,没事兄弟,咱们还有餐厅,当年咱什么都没有不都过了吗!
  我感动中暗下发誓,以后大伟有什么需求我就是拚命也要支持。

  就这样我跟大伟夫妻四人搬到了临时租住的房子,生活还在继续,气氛也算融洽。

  可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后面会发生那种事情,娟子经老家人介绍嫁给大伟,好不容易过上了富足的日子,却被我搞的无家可归,虽然不至于没有吃喝,可心理的怨气很大,但表面上我们还和平常一样。

  一次我和大伟忙活为餐厅事情一起外出,娟子和我小诺俩人一起在家,因为一点小事点燃了娟子对我的怒火,开始了对我的谩骂!

  小诺在听到娟子辱骂我的瞬间竟然大脑真空般的拿起水果刀在娟子身上猛扎了起来,最后娟子当场死亡,我和大伟回家以后看到满是血腥和手里拿着刀子跪在地上颤抖的小诺,都傻眼了。

  后来可想而知,小诺因故意杀人罪证据确凿,被判处了死刑,一个月后执行。
                (三)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小诺的死刑判决书让大伟也无话可说,整件事情因我而起,一边是兄弟的老婆一边是我最爱的娇妻,这种关系让我很痛苦,不断的借酒浇愁,这让本就对娟子没有多少感情的大伟释然了。

  还有几天小诺就要被行刑了,我俩又开始坐下来喝酒互相开导起来,无外乎就是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之类的话,酒过三旬,我突然想起了他老婆娟子的情况。

  大伟一拍大腿说道:「你还说呢!我之前多少次想象吃我老婆那身肥肉呢,这下没得吃了,被法医解剖来解剖去,现在被放在冰冷的冷库里,等案件完结才能火化。」

  我苦笑着跟大伟说:「现在我老婆也要被枪毙了,可惜了小诺那么好的身材也要糟蹋了,不然我一定拿小诺的肉补偿给你让你吃她屁股肉下酒!」

  说者无意,听者有意,大伟眼睛一转喝下一杯啤酒,说道:「兄弟你如果说的是真的,这事也不是没有可能,但就是不知道,到时候你是不是真的舍得让我吃啊?」

  我激动的忙问道:「怎么讲,你能让他们不火化?!」

  「何止是不火化,是这样,上星期为配合处理你嫂子的尸检,我认识一个执法大队的头头,那人是个见钱眼开的主,如果我们把他买通,说不定就可以偷梁换柱!」大伟激动的描述着,我也激动起来。

  「这样,弟妹在刑法上已被判处死刑无法改变,但在执行以后,尸体运送火化的过程没人监管,最后只要他们确认执行死刑并交给家属骨灰就可以了。
  我们可以买通那个人,直接确认已经执行死亡,然后让他在行刑前把弟妹秘密送出来,然后……「

  「你是说活着送出来?」我叨念着,大脑一片空白,后面的事情没有听清楚,只能感受到心脏怦怦直跳,难道我真的有机会真正品尝到小诺吗?

  脑子里浮现出了楚楚可怜的爱妻小诺的身影,我瞬间开始犹豫起来,如果有机会把小诺活着运送出来,我们是不是还有机会一起在一起生活下去呢?

  也许小诺不用死?

  「我们必须确保让小诺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不然咱们俩就死定了,买通司法机关释放死刑犯可是大罪!」

  大伟坚定冰冷的话让我瞬间惊醒!!

  清醒的回到了现实,如果真的把小诺弄出来,她也是必须彻底消失的,何况法律上她已经死了,只是实际上再执行一次,不会有任何人知道,更不会有人知道她的肉体实际是被怎样处理,这种对小诺肉体的渴望充斥着我的大脑!

  让我邪恶的内心逐渐下定决心!

  「就按你说的干吧!与其让子弹打爆脑袋去死,不如被咱们亲手处理掉她让她死的更安稳,只是换另一种死法,还不浪费!」

  说着我猛的喝下一杯酒,大伟也面露喜色。

  第二天大伟就开始了运作这件事。

  只花了10万块,很容易就办成了这件事,对于执法大队的头目,实际上是小菜一碟。

                (四)

  这天下午,天快黑了,我在位于郊区的一个农家乐餐厅焦急的等待着,早早在餐厅的后厨准备好了所需要的一切工具。

  这儿是我们几年前开的第一家餐厅,如今早就荒废了,今天是大伟去「拉货」的日子,这让我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期待。

  这时外面车声响起,一辆黑色吉普车开进了院子,大伟在车上,我知道小诺也在车上,赶紧关上院子大门。

  没待车子停稳,我迫切的打开了后备箱,只见小诺闭着眼睛安静蜷缩的躺在那里,面容有些憔悴,头发有些散乱。

  身上灰色的宽大狱服无法掩盖小诺玲珑的身材,半截裸露出来的雪白小腿冰清玉洁,两只白嫩脚掌上套着破旧的蓝色布鞋,这一切让我眼睛湿润起来,心疼的感觉无法言语。

  「她睡着了,被打了镇定针,程序上她已经执行了死刑,明天你去殡仪馆领骨灰就可以了,不晓得他们会拿什么灰给你。」大伟从车上下来,看到我的样子不忍的说着。

  「如果你现在后悔,其实也还……」

  「不用!!」我打断了大伟的说话。

  「说到底她都已经是死了的人了,如果正常的话她现在应该跟嫂子一样躺在冰冷的殡仪馆里,这一切也都是命啊。」我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的平复着内心。
  「这么多年的愿望咱兄弟俩也确实要实现了,再说我欠你一条命,今天拿小诺抵给你没的说,只是我确实不知道怎么再面对还活着的她,也却实不忍心亲手去结束她的生命,还是辛苦你来吧。」我轻轻的抚摸着小诺熟睡中的脸颊。
  说着我帮大伟把小诺抬进了后厨,轻轻的放在桌子上,小诺还在熟睡,一道深深的乳沟和半个白嫩的乳房从宽松的领口露出来,小诺没有穿内衣!

  「太迷人了!」大伟感叹道,我知道大伟垂涎小诺的身体很久了,要不是兄弟关系,他早就找机会对这具肉体去发泄欲望了!

  他才不在乎是不是娶了娟子,这次我特意跟大伟说他可以随便和小诺做爱,也算我对兄弟的一个补偿。

  接下来我也不再蹦着了,三下五除二的脱下小诺的狱服,宽松很好脱,两只饱满的乳房全部展露出来,坚挺雪白细腻,大伟都看呆了!

  忍不住伸手抓住充满弹性的乳房,轻柔慢揉的缓缓爱抚起来,女人真真的幽香掩面而来,小诺娇柔的喘息让酥胸上下不停的起伏,这一切让大伟真的是浴火沸腾。

  大伟揪起小诺的白色三角裤向下一拉,把她脱的一丝不挂,雪白无瑕的身体细腻如丝,微凸的小腹平滑白皙,浑然天成的连接起玲珑乳房及修长浑圆的大腿,仰躺在桌子上的小诺如一只待宰的羔羊一样,等待着接下来的命运。

  大伟最终还是忍不住了,迅速的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和内裤,一条粗黑发紫的阴茎弹了出来,大伟抓住小诺左腿的膝盖向左上推开,右手扶着渗出少量前列腺液的阴茎摆到了小诺的阴道口处。

  为了配合让他顺利插入,我抓住小诺的另一条大腿向外掰开,两条腿被我们摆成了个M型,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微微打开,大伟正扶着阴茎让龟头在阴唇口上下摩擦润!

  然后大伟屁股一沉,一整个完整的阴茎全部插进了小诺娇嫩的阴道,大伟忍不住「哦」的呻吟了一声,柔软湿热的阴道完全包裹住大伟的阴茎,曾应只属于我一个人的阴道包裹着兄弟的阴茎,心理透着酸楚却掺杂着兴奋。

  大伟黝黑的屁股开始在洁白的屁股上前后晃动着,「唔…唔、啊…」一声,我吓了一跳,小诺在大伟的抽插中渐渐有了意识,眼看就要苏醒了。

  我还是决定回避开来,我害怕看到小诺清楚发生的一切向我求助的眼神,怕看到这种眼神控制不住会心软,我快速的钻进旁边的屋子,跟大伟说好了在小诺失去意识前决不出现!

  看着逐渐醒来的小诺,大伟索性拔出了阴茎穿好内裤,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胶带将小诺的双手从身体后腰处缠绕起来,然后坐早椅子上抽着烟静静的等小诺醒来。

                (五)

  小诺微微的睁开眼睛缓缓的坐了起来,看清了周围的环境和面前抽着烟的大伟,一下子喜出望外,也顾不得思考为什么大伟只穿了条内裤,还以为自己逃过了一劫,却突然发现自己双手被捆绑到了身体后面。

  而自己竟然全身一丝不挂,全身赤裸的坐在桌子上,赶紧慌忙弯下身体用腿挡住自己裸露的乳房,然后开始左右的寻找着老公的身影。

  小诺很奇怪,老公呢?为什么自己这么羞耻的光着身子坐在这里,大伟的眼神怎么突然这么冰冷。

  可接下来钻进自己耳朵里的话语让小诺瞬间更加寒冷。

  「对不起弟妹,你杀了我老婆,我们还没有生孩子,我买通监狱警。要亲手杀了你给娟子报仇,现在外面的人都以为你已经被执行了枪决。

  明天肖勇正在殡仪馆等着领回你的骨灰,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你在这里,你就放心的去死吧。「

  大伟说话的时候没有任何语气,彷佛面对他的不是人而是牲畜一样,没有任何犹豫和同情。

  大伟冰冷的话语让老婆听着不寒而栗,冷静下来回想起了所发生的事情,早上狱警通知自己去吃最后一顿饭,饭很丰盛,吃着吃着就觉得特别的想睡觉。
  最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明明自己明天就要被执行死刑了,谁知道一睁眼竟然出现在了这里,面前的大伟怎么像变了个人,不再是之前的那个叫自己弟妹的和蔼大哥了。

  我在隔壁听着觉得可笑起来,娟子虽说是大伟的老婆,可也就是为了传宗接代生孩子,哪那么的情深意重啊,这一切都是借口而已,大伟的目的就是找个借口宰了她!

  难道他真的要亲手杀了自己替老婆报仇?

  老公也不在这里,呼救逃跑后再被警察抓回去还是会枪毙?

  想通后对生命的渴望让小诺挣扎着移向大伟,由于双手被捆绑在身后而翻落到桌子面,顾不上疼痛,裸露的膝盖跪着趴到了大伟跟前。

  瞬间从死到有了生的希望这种起伏,让小诺已经顾不上身体裸露的羞耻,生存才是最重要的,可小诺不知道迎接她的是比枪毙还要彻骨的灵魂记忆。

  「大伟哥哥,看在你跟肖勇那么多年的兄弟情分上放过我吧,只要不杀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小诺趴下身子不住的在大伟面前磕头,显然眼前的这个人事自己生的希望,而小诺也天真的认为,大伟一定会放了自己。

  「肖勇也以为你已经死了,你还是乖乖的去死吧,不要挣扎法抗。」小诺见大伟还是冷冰冰话语,继续哀求着,她真的以为大伟是为了自己误杀了娟子而让他无法传宗接代而恨自己。

  最后竟狠了狠心说:「只要不杀我不把我交还给警察,我给你生孩子,给你传宗接代,只要给我口饭吃,我不再踏出大门半步,不信你可以锁起来我。」
  小诺渴求的哀求着,看来人在死亡面前,是可以舍弃一切尊严的,我想道,这他妈的不就是答应做大伟的私人性奴了吗!

  想象着小诺被锁链锁在笼子里样子。

  让我浑身燥热了起来!

  小诺说出这么下贱的话语让我非常气愤,这个欠干的骚货,旺我之前还心存不忍!接

  下来的画面让我目瞪口呆,小诺竟然用嘴咬着大伟的内裤扯了开来,弹出了沾满混杂了阴道前列腺分泌物的青筋暴露的肉棍,犹豫了一下,最后好像下定了决心,低下头,一口含住了整个龟头。

  柔软温暖的感觉让大伟惊讶且非常满足,他也很吃惊平常害羞保守的小诺变成这种下贱如母狗般的样子,小诺润红的舌头舔吮的龟头,时现时掩在小诺樱桃般的嘴唇里,不时的抬起头望向大伟,怯怯的观察着他是否舒服。

  我在隔壁偷偷看着这震撼无比的画面,大伟享受的坐在椅子上微闭着眼睛!
  小诺双手背后的捆绑着,跪在地上撅起如雪般洁白浑圆的屁股,乳房随着嘴唇的套弄上下晃动着,如发了请的母狗一样,我彻底被酸到了,胃像被人仅仅的攥住一样。

  小诺快速的吸吮着大伟的阴茎,很有节奏的用舌尖舔一下他的龟头,什么时候小诺的口技变的那么好,我沉思着,看来求生的本能可以激发出人的潜力。
  这时候大伟再也忍不住了,抓起了小诺的头发背对着自己推向前面的桌子上,上半身趴在桌子上的小诺洁白的脚趾努力的踮起脚尖,双腿颤抖着抬起自己的屁股,好像是为了迎合着大伟的插入!

  双手还被绑在身后,大伟一手揪起老婆的长发,往后猛的一拉,白玉般纤细的颈脖子高高被昂起,大伟已经被兽欲压倒,再没有了之前的犹豫和怜惜,猛的从屁股后面深深的插入了小诺的阴道。

  小诺在大伟的猛烈抽插中淫荡的叫起来,妓女讨好般的叫着,可怜的小诺以为自己用肉体满足了大伟的欲望可以换来自己的活命。

  可就在小诺闭着眼睛陶醉在可悲的幻想的时候,只觉得脖子一凉,一把冰冷锋利的刀片划过了自己的脖子,顿时鲜血如泉水般从小诺的脖子里喷射出来。
  「啊……」小诺惨叫一声,浑身骤然一紧,趴在桌子上的上半身突然本能的向上挺起来,像一条鱼一样拧动着腰肌的力量挣扎着!

  大伟扔掉刀子,一只手扣住小诺的下巴,一直手压着猛烈挣扎的腰胯,更加猛烈的抽动起来。

  小诺的气管动脉被割开了一个口子,顿时鲜血狂喷而出,嗓子眼里发出一连串气泡破裂的咯咯声,身体扭挺之余也剧烈抖动。

  小诺做梦也想不到,最后大伟竟然真的狠心杀了自己,而且竟然是用这种残忍的方式,被割喉放血!。

  柔弱的小诺根本无法抵抗大伟,死死的被从后面扣住,感受着大伟粗大的阴茎在自己阴道中前后挺动着,竟然隐隐夹杂着些快感,脖子中喷射的鲜血随着大伟抽插的频率一波波的被喷挤出来。

  小诺也感觉到了自己反抗的力量原来越小,自己的身体趴在桌子上,好累好困,好想睡觉啊!

  这时我发现小诺脖子动脉的切口处喷射的血液,已经从最初大片的喷溅变成了涓涓细流,现在只能听到嘀嗒滴答的声音了,只有最后的求生本能还在驱使着这具身子继续蠕动。

  看着自己眼前的小诺在痛苦地一颤一颤的痉挛,我心里又泛起了无限的不忍和辛酸。

  小诺感觉自己的眼皮就要闭上了,终于可以解脱了,可惜了本想和老公白头偕老,竟然落得这般,算啦,老公,我们来世再做夫妻吧。

  我看着逐渐奄奄一息的小诺,无限泛起了愧疚,一切也是因为自己,也是为自己而杀的娟子,不过,这一切都结束了。

  就在我想走出屋子的时候,我看到大伟再次举起了切骨头的砍刀,仔细的捋起小诺脖子后的头发,对着裸露出来纤细洁白的脖子颈处椎,狠狠的砸了下去,「卡」的一声作响。

  刀锋切到颈骨,小诺「啊」的惨叫了一声,身体本能的竭力挣扎挺起来,柔弱的身体下意识的用屁股顶着大伟的身体,试图来抵挡着大伟的切砍,可一切反抗都是无力的。

  小诺抵抗行为,结果反而配合着大伟阴茎在自己身体里的抽插,浑身紧绷的身体反而让阴道更裹紧,让大伟更加舒爽。

  大伟突然的这个举动吓得让我停住了脚步,呆呆的目睹着大伟,又举起砍刀一刀刀的砸向本就瘦弱的小诺的脖子,「卡卡」的声音不断。

  每一刀都会令小诺全身一震,身子弹簧一样在大伟腹前蜷曲挺动着,屁股频频地拍击着大伟的腹部,每砍到脖子一刀便伴随着大伟撞击小诺屁股一声。
  原本白嫩的脚趾脚尖点着地面,小腿肌肉紧紧绷起,勉强的支撑着身体,随着「卡卡」声音极力的窜动伸张着。

  这个刺激的行为无限刺激着大伟,极度兴奋疯狂的大伟终于忍不住,低声怒吼中开始射精!

  最终「卡!」的一声,刀锋切断了最后一点颈骨和骨膜组织及神经,小诺的身体突然断电一样突然趴到桌子上,伴随着大伟对小诺屁股最后几下猛烈撞击,将全部精液射进了小诺身躯内。

  伴随着小诺软软的摇曳着的双脚,半悬在桌子下轻微的晃动。

  接下来任凭大伟如何下刀小诺也再也没有了任何挣扎和抵抗,很快一刀刀切开小诺剩余与身体连接的皮肉,彻底断开的颈动脉又喷出了少量的鲜血,

  一颗切口完美的小诺的头颅就悄无声息的拿在了大伟的手里。

  旁边的桌子上安静的趴着一具洁白无暇的女性无头尸体,腿部肌肉还偶尔的颤抖着进行着轻微的神经反射,乳白色的精液夹杂着黄色的液体从小诺的大腿根处流下来,流出的点点尿液证明小诺真的已经是彻底死亡了,画面极是凄美!
  我再也忍不住了,从隔壁快步走出来,夺过大伟手中小诺的头颅,双手捧起了小诺的头颅举起,脸与小诺对个正着,细密的浏海浸透了汗液,紧贴在小诺洁白的额前,两道细柳眉拧在一块,眉头都打了结。

  我惊奇的发现小诺的眼睛竟然还在转动,大眼睛此刻似乎露出了惊异眼神,最后凝聚瞪圆的注视着我,不动了。

  似乎在意识消失前,满怀不甘和疑问的盯着眼前自己最爱的老公,为什么不阻止,不阻止这个强奸自己老婆,并残忍割下自己头颅的人。

  曾经樱桃般红润的小嘴已经微微泛白,性感的唇形微微张开,似乎要对我说什么,我抱着小诺的头颅,像曾经无数次的亲吻一样,含住了小诺的整个嘴唇,冰冷,没有了熟悉的法式舌头缠绕。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阴茎早以硬的要把裤子捅破一般,我坐在椅子上脱下裤子,捧着小诺的头颅自然的把她的脸凑到自己下体,一下就把怒涨的阴茎强塞进她微张的小嘴中,深深的把小诺的头颅按在自己的阴茎上!

  一直按到了不能再按,我闭上眼睛,能感觉到自己充血发紫的龟头探进了小诺的喉咙,感受着这熟悉的口腔,最后感觉到龟头有点问问的发凉,睁开眼睛发现,原来龟头的顶端处已经有点从小诺断裂的脖子处出来。

  如果是原来小诺一定会觉得恶心想吐,而现在,小诺除了一脸骇然不可置信的表情外,没有了任何的反应,哪怕是我几乎快撑裂了小诺的食道。

  小诺的舌头在我的上下抽动下也被挤了出来,压在我阴茎下面,里外的张吐着,腮帮子被涨的鼓起变了形。

  我抱着小诺的头颅上上下下的抽插着,彷佛成了口交器具一般,最后终于浑身一抖,射进了我可爱的娇妻小诺嘴里!

  我不舍得把阴茎从小诺的嘴里拔出来,一股精液从娇嫩的嘴角处滑下来,还有些从断裂的脖子处滴出,射的真不少啊,从没有过这样美妙的感受。

                (六)

  我轻轻的把小诺的头颅摆放在还垂趴着的小诺洁白的躯体旁边,象牙般的皮肤泛出滴滴汗珠,小诺的嘴角和大腿流出的乳白色的精液已经渐渐凝固,这是我俩的杰作。

  我轻轻的抚摸着这具熟悉的身体,惊叹着原来失去生命的小诺的身体比活着的时候更具诱惑力,看着这具香艳的尸体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开始期待着接下来的事情。

  「兄弟,你没事吧。」大伟的言语让沉浸在欣赏艳尸的震撼中醒了过来。
  看着眼前的一切,我清醒了过来,深吸了一口气,抚摸着小诺光洁的屁股说道:「没事,都过去了,这也是小诺最终的结局,大伟,接着做完我们应该做的吧。」

  大伟和我一人拉着双肩一人拉着脚脖子,抬起小诺柔软的身体,放到了后厨水管边的案板上,我拿起冲菜的橡皮水管打开笼头,清澈的水流冲刷在了小诺的身体上,我轻轻的搓揉着小诺的身体,洁白耀眼的肌肤显露出来!

  「真是完美的身体啊!」大伟感叹道。

  我拿过一把切肉的尖刀,抵在了小诺断开的脖子颈窝的地方,多少年梦中幻想的,现在终于实现了!

  此刻心痛并兴奋着,手在微微的颤抖,突然手腕用力下压,锋利的刀锋温柔的嵌入小诺柔软的皮肤中,随着刀尖换换的下移。

  小诺白嫩的皮肤自动的左右翻开,波波的皮肤下是乳白金黄色的脂肪,再底下露出了嫩红色的肌肉,层次鲜明,格外好看,刀锋绕过肚脐,最后停留了在了微微鼓起的阴阜处。

  此刻在我眼前的身体已经不是小诺了,已经是块待切割好的肉块,大伟走了过来帮忙,两只手的大拇指从切开的肚子裂缝处插了进去,无情的用力向两边扒开,看着小诺被撕扯的肚皮!

  我瞬间心疼了一下,不过马上这种感觉就消失了,撕扯开的肚皮下漏出了内脏和肠子之类的东西,大自然真是奇妙,就内脏来讲,猪的和人的真的是分不太出来的,都是滑腻腻的。

  大伟扒开着柔嫩的肚皮,我把一只手全部插进小腹那一团东西里摸索着,热呼呼的,里面还有一些体温,另一只手拿起小刀放到那一堆内脏的最底下上下左右的一划!

  过程很熟练,就像我俩当年刚开饭馆自己杀猪一样,大伟推着老婆的身体侧躺过来,然后两只手再用力分开,顿时小诺身体里的大肠小肠掺杂着子宫之类的呼啦一下子全部流出来!

  腹部已彻底的空荡荡了,大伟拿起了夹铁链的钳子,嘎登几下剪断了胸骨前段肋条部分,保护心肺的肋骨两边打开,完整的切出了肺部器官和已经停跳多时的心脏。

  我起身蹲在一边安静的看着大伟对小诺所做的一切,彷佛整个画面失去了声音,每夹断一根骨头的小诺身躯肉体晃动的情景场面让我神情恍惚,桌子上小诺依旧美丽的面孔也木然的注视着这一切。

  大伟拿起水管继续冲刷着美肉的躯体和腹腔内的血污,裸露在外的鲜红肌肉包裹着的骨骼让我认为我面前的就是块即将要上桌的肉,排骨,面前的肉体已经成了一堆彻底没有声息,等待切割食用的新鲜肉材。

  大伟熟练的用刀沿着小诺的腰肉向后切到了后腰脊骨的地方,然后翻过了她的身体,拿起了切骨头的砍刀猛地从后面腰椎部位剁起来!

  圆润雪白的臀部像果冻一样随着砍动震颤晃动着,卡嚓以下,随着剁在案板的声音,小诺从腰部以下的身体彻底上下分开。

  然后大伟最大限度的将小诺的大腿左右分开,粉红色的阴唇彻底的暴露在了我们的面前,大伟仔细的用刀锋挂掉了小诺阴部稀少的阴毛。

  然后小心的用尖刀沿着她那肥美的阴唇周围仔细地割了一圈,用左手食指插入阴道抠住,右手的刀尖沿着切口进进出出地将这最迷人的器官完整地与其它肉体分离并拉了出来。

  放在了一旁的盘子里,然后砍刀又继续从两腿之间顺着屁股的缝隙处,彻底的将两条腿砍开,每一条腿都完整着连着着半个浑圆洁白的屁股,连着大腿到小腿的曲线最后到足跟出,每一分曲线都是那么完美。

  「今天咱俩就先吃这一部分吧。」说着,大伟抱起了小诺的一条腿,洁白如春笋般的脚趾无力的耷拉着,当年我就是被这条美腿所吸引展开的对小诺的追求,谁能想到有一天会成为我的食材呢。

  我来料理小诺的这条腿吧,大伟没有多说,这点我还是有自信的,我经常在家给小诺做各种好吃的,小诺总埋怨我都把她喂胖了。

  这次再让我为你做最后一次饭吧,将手中的这条腿递给我,概有十几斤那么重,我左手托住屁股,右手架住了腿窝,屁股的手感还是那么细滑。

  我轻放下这条腿,把一个之前放烤全羊的大铁盘子上铺满了荷叶,这样做是为了不让盘子的温度烫黑皮肤,最后我在荷叶上又铺上了几层切好的苹果片。
  最后我抱起这条小诺的腿放在垫上荷叶的盘子之上,屁股缝中心的断裂处扣在盘子上,轻轻的握着小腿从膝盖处折迭弯曲起来放好,白白的脚丫安静的搭在绿色的荷叶上,画面很美。

  我轻柔的把调制好的蜂蜜酱料均匀的刷在小诺的腿上,刷的很仔细,包括臀部根部的缝隙和每一个脚趾,最后整条腿都变得晶莹剔透起来。

  我们一起把盘子搬到了蒸锅之上,打着了火盖上了盖子,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等待了,经过之前我们的考虑,我跟大伟都觉得分成几次来吃小诺的肉才能吃完。

  虽然可能肉质会有些不那么新鲜,但可以保证不浪费,所以,我们又接下来又砍开了小诺的两只胳膊,然后又把小诺的另一条腿从膝盖处砍开,分别拿保鲜膜包好,放进了零度的保险冰柜中。

  这样就不会发生再化开冻肉让肉质再变差的情况,毕竟我们会尽快处理好小诺的肉体,最后我把存留在世界唯一的证据小诺的衣服放进了火盆烧毁。

  小诺的头颅目睹着我们所做的一切,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解剖,切割,一条腿还在蒸锅之中。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蒸锅冒出的蒸汽里边渐渐地散发着奇特肉香,这阵阵的奇特肉香气味越来越浓郁了。

  极大地刺激起了我俩的食欲,我们从下午忙活到现在早就饿的不行啦,不住的吞咽着口水,恨不得马上就开始狼吞虎咽地吃起香喷喷的腿肉。

  又过了半小时,我关掉火,打开了蒸锅的盖子,待蒸汽渐渐散去,一条完整的腿肉展露出来,嫩白色的肌肤还冒着丝丝蒸汽,腿上满是水珠,感觉好像我曾经见到过的小诺刚蒸完桑拿的样子。

  我们兴奋的把小诺蒸好的这条完整的连着白嫩屁股的腿抬出来放在桌子上,因为我的喜好,我选择了先品尝小诺的这只嫩脚,大伟则选择了切下了一片他最喜欢的圆润后臀尖的部位,放在盘子里细细品尝起来。

  我小心的从脚踝处切开了骨结连接的部位,将整只脚从腿上分离开来,然后捧在手心仔细打量起这只白嫩的尤物。

  已经熟透的小脚在外观上没有什么变化,油润白亮的脚背皮肤如透亮的水玉一般,柔软的前脚掌和脚跟还泛着淡淡的红润,五根细嫩的脚趾长长的互相整齐的依靠着,显得整只脚玲珑剔透。

  这都是因为小诺日常的保养,她知道我最喜欢她的脚,每次都会精心保养好然后绷起脚尖来调皮的摩挲我的脸,我很享受吸吮她每一根脚趾的感觉。

  我捧着这只嫩脚凑在了鼻子前深深的吸了口气,淡淡的玫瑰蜜汁香味冲进我的心肺,像毒品一样!

  情不自禁的含住小诺的脚趾,用牙齿轻轻的拔下了五片脚趾甲,如鳞片一样,然后咬下了每根脚趾上可爱的小肉粒,满是胶原蛋白的肉粒入口即化!

  接着我的舌头贪婪的舔弄起那柔软的脚心和足弓部位,牙齿轻咬,肉汁四溢,蜂蜜混杂着酥烂的肉香瞬间全部充满我的大脑,接着我又咬到了整个圆润小巧的脚后跟,这个部位的肉稍有韧性,但也是回味无穷。

  转眼间,一只足模般精巧的玉足就被我啃的残缺不全,这种难忘的味道,只有我自己能体会。

  这时候大伟正按着大腿继续切着小诺那剩下的半个屁股,皮肤下之前金黄色的脂肪熟透后已变成了乳白色,每切开一条都流淌出粘稠的汁液!

  大伟的嘴里还在不停的咀嚼着,满嘴的油光?亮,水汽掺杂着脂肪的液体还不停的从嘴角流淌着滴在地上。

  面对着如此色香味俱全的肉体,大伟已经完全的失去了吃相,眼看着这半个屁股上的肉都要被大伟吃光了。

  看的我竟然泛出了点醋意,赶紧丢掉了手中还没有啃干净的脚掌,拿起了手中的刀子插进小诺大腿的根部切割起来,其实谁也不如我了解,小诺最细嫩的部位是这里。

  我如切豆腐一样轻松的切下了这个部位,切下了一小块沾了点酱油塞进嘴里,慢慢的咀嚼感受着!

  这嫩嫩的大腿内侧皮肤的清脆,伴随着皮肤下一层薄腻腻的脂肪融合在一起,渗出的汁水伴随着舌头在口腔蔓延开来,油而不腻,绵软有韧性,回味无穷,没几口就把这块腿部最精华部吃进肚子里。

  接着我又切下了小诺腿肚子外部的地方,同样是少而精的部位,心里暗暗嘲笑了大伟一番,因为此刻大伟正在切割着小诺大腿肉最多的地方,虽然他已经肚皮很撑了,可还是无法控制住这种食欲。

  最后,小诺的这条腿在我们断断续续下吃了一个晚上才吃完。

                (七)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一直换着各种的方式料理着小诺剩余的身体,除了一些家常的糖醋排骨(小诺的肋骨)、手撕小腿肉之外。

  还特意精心制作了我之前最多接触的凉拌阴唇肉,就是水煮后浇了些黑椒汁,当然是给我独享的,大伟的话说他可不想品尝无数次套弄我小弟弟的部位。
  后来小诺的一只脚丫一直被我们放进了砂锅中炖汤,还有吃剩下的骨头拌着白萝卜一起丢砂锅中。

  这锅汤一直煮了五天,最后汤都已被煮成了乳白色,味道也是极其鲜美,最后一天我们喝光全部的汤的时候发现,骨头已经全都煮酥了!

  这反倒方便了我们处理骨头的残渣,很轻松的用粉碎机打成了很细的粉末,放在院子里都随风飘走了。

  小诺100斤左右的体重我们足足吃了五天才全部吃完,最后也粉碎了所有的骨头,整个餐厅里只剩下了小诺孤零零的一个头颅。

  五天下来,小诺的脸色从最初睡着一样现在变得越来越暗淡,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靓丽。

  我突然明白了这世间,其实没有什么不凋谢的花朵,再美丽的女人也会衰老和腐败,也许小诺是幸运的,在身体最青春靓丽的年纪被食用,这也许是大自然界最合理的归宿。

  我轻轻的捧起了小诺的头颅,最后的在爱妻冰冷的嘴唇上轻轻的一吻,最后扔进了粉碎机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