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被囚禁在地狱般的高中!】(06-07)【作者:anjisuan99】
【被囚禁在地狱般的高中!】(06-07)【作者:anjisuan99】
字数:91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我感到一阵猛烈的水流冲刷在我身上,冰凉的水让我从昏迷之中醒来了?
  还是说,这仅仅是我的幻觉?

  水流击打在我的脸上,让我鼻子呛了水。我不由得咳嗽了起来,胸腔和喉咙的刺痛让我又清醒了一些,我注意到了自己的正躺在地上——我活下来了?这是我脑海中出现的第一个问题,随着水流继续冲击,我渐渐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我活下来了!我心里又惊又喜。对了,那个拴着我的链子呢?我伸手向脖颈摸去——链子还在,但似乎我已经被放了下来。我又试着动了动身体,可怕的是,下半身好像麻痹了一样,仍然不听使唤,不会瘫了吧?我被这个念头吓得半死,小声惊叫了起来。

  「醒了啊?」

  一个女孩子稚嫩的声音,带着可爱的鼻音。

  是美续。她还在啊,看来还是不打算放过我啊,想到这里,我心如死灰,这一次我挺得过来,下一次就不知道了。反正我现在动也动不了,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抱着自暴自弃的心态,我闭上了眼睛。

  啪嗒、啪嗒。

  这是美续的鞋子踩在水上的声音。

  虽然已经放弃了抵抗,但是听着美续的脚步声慢慢逼近,我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抖得像筛糠一般。当她走到我的面前的时候,我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恐惧——我的头脑里只剩下了这个词,毕竟这个少女刚刚让我体验到了濒死的感觉。
  美续扔掉了手里的橡胶水管,叹了口气,带着怜悯的目光低头看着我说:「太好了,我们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呢。」

  我把头缩进怀里,甚至不敢抬眼去看她,如果还要这样几个小时,我应该是必死无疑了。美续的鞋子就在我眼前二十厘米的地方,我伸手虚弱地握着它,颤巍巍地说:「美续大人——我可能……没法再继续了……」

  美续冷笑了一声,说道:「是吗?我们试试就知道了。」话音未落,就抽出了我手里的鞋子,一脚踢在了我的肚子上,沾了水的鞋子击打在皮肤上发出了比平时还要响亮的声音。「砰」的一声,我的身体都被踢得平移了一点。

  「呃啊……」美续没有把脚收回来,我的身体就在她的鞋子前缩成了一团,把美续的脚包裹了起来。美续听着我的呻吟声,冷哼了一下,轻轻地问我:「疼吗?」

  「疼……」我小声回答。

  「舒服吗?」

  我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刚想否认,就觉得下体已经挺立了起来。伴随着突如其来的生理变化,蜷缩在美续脚边的我感受着自己现在对方面前渺小无力的姿态,混着淡淡的一丝美续的气味,刚刚的剧痛似乎变成了某种快感——不,不是变成了快感,痛觉依然存在,但是似乎发生了更可怕的事情。

  我喜欢这个感觉了?

  我问了自己这个问题之后,心中骇然。不可能吧,这没有道理啊。我下意识地否认,但是又无法忽略心头涌起的这股异样的感觉,甚至有一丝渴望被美续继续踢打的欲望滋生了。这是怎么回事?我开始拼命思考,自己昏过去之前被美续踢了一脚也直接射精了,但那个时候口鼻都被她的贴身衣物塞住,说是被那不可思议的气味魅惑了也不为过,但是现在,真的仅仅是单纯的挨打了而已,为什么这么兴奋?

  看我许久没有回答,美续用脚轻轻踢开了我的身体,把我的下体暴露了出来,美续微笑着说:「看来是很舒服呢。」说着,用鞋子轻轻在上面点了一下——「哎啊——」一阵电流一般的触感从下体传来,我吓得整个人又缩了起来——不是因为痛苦,而是这快感是这么的明显,令我有些担心自己的身体是不是起了什么变化。

  「这么喜欢,为什么还要躲呢?」美续歪着头看着我,露出疑惑的表情,「还是说,更喜欢被踢?」

  还没等我否认,厚厚的鞋底已经踹到了我的脸上,我整个人被踢得后仰了过去。好爽——啊,不对,是好痛!两种感觉奇怪地混合在一起,又变成了一种全新的快感:好想被美续虐待啊——心里有一个声音低低地呼唤着。

  不!谁会喜欢被这么对待啊!我的理智和尊严严厉地否认,肯定是刚刚吸了太多美续的内裤,还没恢复过来,一定是这样——我安慰着自己。

  正在我的内心激烈交战的时候,美续走了上来,跨坐在我的胸口,双眼仔细地打量着我的表情,半晌开口说:「发现了自己是这样的人,感觉如何啊?」我胆怯地看着她,下意识地否认:「不、不是的!我——我只是……」

  美续咧嘴笑了。这个笑容我记得,是美续之前拿着铁链告诉我要把我绑起来的时候的笑容。直到这一刻我才明白这个笑容的含义:我已经逃不掉了。

  上一次的我,是逃不掉被美续绑起来的命运。那这一次呢?答案或许已经在我心里了,但我还是不想相信。

  「呼,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先走了。」说着,美续就从我身上站了起来,向门口走去。面对突然的变化我有点没有心理准备,自己本来已经做好视死如归的觉悟了,现在美续突然说要走,这自然是最好的,可是——「别……」我下意识地叫了一声。

  我在说什么!!

  我无法相信自己刚刚嘴巴里说了什么出来。我疯了吗?!我咒骂自己。但是一种难以抗拒的欲望像一团雾气在我头脑里弥漫开来。美续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轻轻地问我:「你刚刚说什么?」

  「别、别走……美绪大人……」无法抗拒。我无法抗拒这种欲望,不可思议的话语脱口而出。

  美续似乎对我的反应毫不吃惊,径直朝我走了过来,在我面前蹲下,轻轻地问我:「那么,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呢?」

  「我……我……」我懊恼地无法开口,很难分辨我是在懊恼些什么。

  美续看着我矛盾痛苦的样子,温柔地笑了笑,在我面前坐了下来,把我的脖子轻轻夹在了两腿之间。「想让我这样吗?」美续悄声说。

  「喔……」

  「想吗?」

  「想……」

  「听不见,大点声。」

  感受着脖颈触碰到的美续的肌肤的光滑和温暖、鼻子闻到了她醉人的气味,我自己的内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打碎了,理性在一瞬间消散。我大声说:「想!请美续大人这样夹死我吧!」

  回应了我的请求,美续的双腿瞬间绷紧,铡刀一样碾压着我的呼吸。熟悉的窒息感再次袭来,但是不同的是,这一次我却在美续的双腿之间感到了巨大的快感,我悲哀地感到自己下面硬了起来。那一刻我就明白,我或许已经不再是之前的我了。

  随着美续持续地发力,我的双手也本能地抱住了我脖子两边蟒蛇一般死死勒住我的大腿,但是随着窒息感越来越强,我的兴奋程度也随之上升;美续美丽的双腿此刻变成了甜蜜的陷阱,虽然知道等待着我的只有窒息和死亡,但是我却仍然沉迷在了其中无法自拔。

  终于、终于,体内最后一丝空气也被我消耗干净,身体的肌肉已经开始了不自主的抽搐,随着这抽搐而来的,是我惊人的又一次绝顶——好、好爽……带着这个念头,意识逐渐远去了。

               七、改变

  「喂,醒醒!」

  啊,好疼。谁在提我……

  我慢慢睁开眼睛,被窗外明亮的阳光照得翻了个身。

  做了个好长的噩梦啊,被关进某个高中的库房,每天被女生虐待,真是可怕的梦。

  「死狗一样,快给我起来!」

  脸上又被谁踢了一脚。我稍微清醒了一些——眼前是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和两条光溜溜的小腿。「你傻了吗?」我终于认出这是安安的声音,那个动不动就把人臭揍一顿的不良少女。

  原来不是梦啊……

  被关进这里以来,这是我第一次睡了这么久,从窗外的阳光来看,现在应该已经是中午了。奇怪,昨晚发生了什么啊,头好痛,或者说浑身都在痛,身上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力气,肚子痛、腰也好痛……但是怎么也记不起来昨晚的事情了,但好像有些异样的感觉残留着……

  ——奇怪的感觉。

  安安的叱骂把我的思绪打断了:「把你当人了是不是?垃圾!给我清醒一点!」
  「啊——喔……」我抬起双手护着脸,挣扎着坐了起来——很吃力,似乎这个动作已经耗费了我大部分体力了。我颓然坐在那里,好像刚刚长跑回来一样剧烈地喘着气。

  「哼,看来那个小丫头昨天把你弄得挺惨啊。」安安冷哼了一声,抱着双臂说道。

  小丫头?美续么?

  等等,好像想起来什么了——我浑身打了个冷战,有些怀疑自己刚刚想起来的事情: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

  「给我认真听,蠢猪,」安安突然大声了起来,吓了我一跳,「你这次或许真能出去了。」

  我瞬间完全清醒了,出去?太好了!……好吗?我心里另一个声音问道。
  「不知道她俩打得什么主意,按照林静瑶的意思,过几天你在格斗部办的比赛上赢了对手,就会放你走了。」安安没好气地说,「嘁,放就放呗,搞这么麻烦,我还得专门给你安排比赛。」说着又撇了我一眼,「你可别以为抓你进来也是我参与的啊,这种无聊的事儿我可懒得干。」

  我当然没这么想。不过安安今天话好像有点多。

  「哎,听明白没有啊!」

  「啊……听明白了。」我虚弱地说着,双臂又支撑不住身体,倒在了地上。
  「嘁,你这个德性,怎么参加比赛啊。」安安生气地说,「怎么了你到底,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

  安安看我还是趴在地上没什么动静,四下看了看,过了一会,拿着一大袋子东西走了回来,扔到了我的面前:「这昨天美续买的吧,够你吃了。吃完了给我想想比赛的事儿,听见没?」

  我抬眼看了看塑料袋,美续买了不少零食之类的东西,还有面包什么的。我试着动了动,不行,但凡一动弹,浑身就像要散了架一样疼痛不已——于是,我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安安在我面前看了一会,见我好像连吃东西的力气都没有了,恼怒地大喊道:「我他妈倒了血霉了,是不是还要我喂你啊?」

  我哼唧了一声表示肯定。

  「你他妈——」安安气得话都说不出来,好一会才没好气地蹲了下来,粗暴地从袋子里拿出一袋面包,撕开包装用力地塞到了我的嘴里,「嚼东西总行了吧?我是不是还要帮你嚼啊?」

  我慢慢地咀嚼着面包,摇了摇头。

  不过安安喂我吃东西的方式实在有些叫人承受不了,几乎是强行把面包怼到了我的口腔里,不一会我就被噎得开始呕了,安安见状又给我灌了半瓶矿泉水,不出意外地又让我呛了水——幸亏她使劲踹了我后背几脚,让我咳了过来。
  好不容易吃完饭,我就好像刚打过一架一样筋疲力尽地躺在地上。不过酒足饭饱的感觉实在是很久没有感受到了,我心情好了许多,身上的伤痛似乎也减轻了不少。躺在地上,我看着安安走来走去收拾东西,心里想着:自己大概从来没见过身材这么好的女孩,安安的身形和曲线似乎就是从日本动画里爬出来的一样,尤其是挺拔丰满的胸部,性感又丝毫不显得淫靡。我的眼睛就像黏在上面一样,跟着安安的身影转来转去。

  「吃饱了就开始看别人胸了是吧?」安安显然注意到了我的目光,「果然是个废物。」

  我不为所动。

  见我还是那副样子,安安生气地说:「我看你过的比大爷还舒服!来,你不是想看吗?那看个够!」说着,安安快步走了过来——啊,胸部还跟着步伐一下一下地抖动——我楞了一下,赶忙蹬腿往后退了过去。我感觉这个暴力女又要打人了,至于吗就看几眼……

  我四肢并用地往后爬着,但是安安腿长步子大,三两步就追了过来,伸手拽住我脖子上的链子就把我翻了过来,我仰卧在地上看着这个本来就比我还高不少的女生,感觉对方就像个擎天的巨人一般。不过预想中的拳打脚踢并没有发生,安安直接坐在了我的腿上,把我的上半身拽了起来。

  我的双眼刚好和安安的双峰平齐,看着低领的T恤领口深深的乳沟,头都有点犯晕了——活了二十多年,都没见过这么……壮观的阵势……安安注意到了我的眼神,双手伸到我的脑后环住了我,愤懑地说:「看得爽不爽?是不是还想舔舔啊?」

  我痴痴地点了点头,不知道我是不是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安安怒极反笑:「好,哈哈,让你好好亲密接触一下。」

  说罢,环在我后脑的双手一下子收紧,把我的脸使劲按到了她的双峰之间,我的鼻子刚好被塞进了安安的乳沟里。黑暗之中,我感受着安安柔软光滑的胸部,一下子好像进入了天堂——唯一的问题就是呼吸随着安安一边按住我的头,一边用力地挺胸,渐渐越来越困难了。十几秒之后,安安完全没有放开的意思,我开始从恍惚之中恢复过来了,窒息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我试着扭动头部,企图找到一个角度让我的鼻孔或者嘴巴露出来,不过无论我怎么扭动,安安的胸部都像黏在我的脸上一样,牢牢地封住了我的口鼻——「怎么样?爽了吧?你不是喜欢吗?」安安的下巴顶在我的头顶,她得意地问我。

  「喔!」我只能发出一些声音。

  不行了,完全不能呼吸,我的鼻子和嘴巴都已经0距离地贴在了她的光滑的皮肤上,我伸出手抓住了安安抱住我头的胳膊,用力地往外掰,试图把这道枷锁冲破,但是安安的力气本身就很大,自己又被这么囚禁了几天,早就虚弱得不行,无论我用多大的力气,安安的双臂都牢牢地抱紧了我的头,纹丝不动,我感觉自己在安安怀里就像一个婴儿一般无力。

  「你这是在挣扎吗?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的力气和三岁小孩差不多!」安安看着我的双手徒劳地扒在自己的双臂上,高傲地嘲笑着我。

  嘲笑本身不算什么,令我惊异的是,在这胸部窒息的过程中,那种奇特的快感又涌上了心头,我甚至可以清楚地感到下体立刻硬了起来,顶在了安安的屁股上——显然,对方也感受到了。

  「有没有搞错啊?被女生这样也会兴奋吗?」不过听语气,安安倒也不太惊讶,可能她觉得这种亲密接触才是让我兴奋的最大原因吧。

  ——可是不是的,我清晰的感觉到,这种被女生控制、主宰的感觉才是令我兴奋的原因。

  窒息感越来越强了,我的双手已经用不上力气,只能勉强搭在安安的小臂之上。「怎么了?没力气了吗?是不是太舒服了啊!」安安越来越有激动了,死死地抱着我的头大声地质问我,「你们男人每天就想着这些,从来都没把我们当人是不是?!」

  她在乱七八糟说些什么?不过已经没时间让我想这些了,无法呼吸的时间越来越长,自己的身体也越来越无力,胸口已经开始疼痛——可是兴奋的程度也在不断上升——「让你看!让你看个够!」

  安安的力气越来越大了,我感觉脸都要被乳房压扁了——安安似乎还在愤怒地说着什么,但我已经听不清了。

  终于,我的双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安安似乎感受到了自己怀里的我一下子瘫了下去,这才终于松开双臂,把我释放了出来。突然的光明和空气让我模糊的神志突然好转了许多,安安的手臂托着我看着我大口大口地呼吸,不知道为什么脸上的怒气越来越足——我开始觉得安安来的时候心情就不太好了,这下终于让她找到机会撒气了。

  果然,安安看了看我,确认我还清醒,双臂就再一次环抱了过来——「啊不——」

  话还没出口就被柔软的双峰吞没了。第二次的窒息来的更加猛烈,一是因为安安毫不顾忌地用足了力气把我压在了她的胸部,二是刚刚剧烈的运动她的胸口已经出了不少汗,原本可能还有一丝缝隙来让我偷得一些氧气,但是这一次完全被汗液封死了。

  安安简直像要把我的头碾碎一样,手和身体一齐用力挤压着——第一次的胸部窒息,我还尚且认为安安只是想教训一下我,不会真的把我憋死或者怎么样,但是第二次我明显感觉到了她的怒火,按照这个架势,我开始觉得自己可能真的会就这么被安安按在胸口活活憋死——而我的力气已经比对方弱小太多了,完全无法逃脱。

  兴奋感也越来越强烈了,这倒也好,大大减轻了窒息带来的痛苦——只是,万一……一个更令我担心的问题出现了。

  可悲的是,自己的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就已经成真了:随着身体一阵抽搐,强烈的快感又一次冲刷着身体,我又射了——更可怕的是,安安正坐在我的下体上……

  万幸的是,这次射精几乎把我从鬼门关上拉了出来,安安被这突发的变故吓了一跳,一下子就松开了双臂把我放了出来,整个人快速跳了起来。啊,终于可以呼吸了,刚刚射精过的我还沉醉在恍惚之中——直到我看到了安安那张愤怒的俏脸……

  是真的很生气啊,嘴唇和面部的肌肉都在止不住地微微抽动——糟糕,我甚至不敢把眼睛放下去看安安的双腿和白色的热裤。

  「你!!!!!你怎么敢!!!」安安几乎咆哮了起来。

  「不——我本来也——」我吓得赶忙解释。

  「你给我闭嘴!」安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大腿和屁股,甚至愣神了一下,似乎还不敢相信发生了什么。

  「安姐,你听我——啊!不要!!!」我看着安安快速走到我的脚边,弯下腰抓住了我的两只脚,把我两腿拎了起来。我知道她要做什么了。

  「你、你他妈的、给、给我、」安安说话都有些吃力,「给我做太监去吧!!」我眼睁睁地看着安安高高抬起了一只脚,然后全力跺了下去——「嗷嗷嗷嗷嗷!」
  我上半身一下子弹了起来,凄厉地惨叫着。这一脚的力量实在太大,甚至我的双脚都从安安的手里滑脱了出来,然后安安并没有再做停顿,那条修长无比的腿带着巨大的力量抽到了我的下体之上。

  巨大的冲击之下我立刻缩成了一个球,安安的力量不是小瑶或者美续可以相提并论的,光是这一下我就已经承受不住了,但是安安丝毫没有怜悯和犹豫,立刻抓住我的双脚让我避无可避。

  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兔子被提着耳朵一样,在安安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安安的白色运动鞋一下下打桩机一般踩在我的下体上。甚至没撑过几下,我的眼前就已经是一片黑暗了……

  好吧,我承认,我现在几乎已经习惯这种昏过去醒过来的生活了。可是,这是哪里?和那个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库房不同,四周洁白的布帘和身下柔软的床垫对我来说简直像天堂一般。淡蓝色的窗帘被风吹得微微摇动,空气中漂浮的灰尘时隐时现,四周弥散的消毒水的味道——消毒水……这里是校医室么?对了,想起之前安安的所作所为,我赶忙掀开被子摸了摸自己的下体——嘶,好疼!我轻轻一碰,那里就痛得让我龇牙咧嘴。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的声音惊动,挡着我的帘子被掀开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进来。

  哇哦,这个学校的女性都这么漂亮吗?而且……这也太不像医生了……我惊叹地看着这位医生——白大褂里面是一件墨绿色的超短裙,染成深蓝色的短发打理得非常精细,纤细的脖子上戴着黑色的颈环——以及一个装饰夸张的十字架,眼睛画着淡淡的眼影,显得异常妩媚,脚上穿着漆皮的高跟绑腿凉鞋。医生走到我的床边,两条大白腿在我面前晃来晃去,扶着胯看了看挂着的点滴药瓶——我惊奇的发现,她的眼睛也是墨绿色的哎——她又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笔来,在床边的板子上飞快地写着什么。

  「这瓶好了叫我大概还有四十分钟电铃在右手床边现在最好乖乖躺着——」
  「医生——」医生的语速飞快,我有点跟不上了。

  「——上厕所也按铃当然最好憋着我可不想跟你去男厕所。」漂亮的女医生头也不回地就掀起帘子走开了。

  「医生!」我大声叫了出来。

  帘子又被掀开了,女医生留着时髦短发的脑袋露了出来,朝我眨了眨眼睛:「有事?」——不愧是医生,两个字都说的这么快。

  「我真的不用去医院么?」我还是有些担心自己的伤。

  女医生有点生气地说:「校医院也是医院!」然后不理睬我的抗议,猛地拉上了帘子,快步走掉了。自尊心也太强了吧,我想着,听着高跟鞋嗒嗒嗒的声音渐渐变小,我又躺回了床上——床真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我感受着柔软舒适的触感,不由得幸福地笑出了声。但是,问题在于,是谁送我过来的?如果说是小瑶她们的话,现在她们又在哪里?

  「有没有想我呀……」熟悉的声音从布帘外面响起。

  随着帘子再次被掀开,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我的床前,小瑶穿着水手服俏生生站在我的面前,身后那个高挑健美的巨乳美女则是安安。我下子警觉了起来,从床上坐起,惊慌地瞪着她们:「你、你们来做什么?」

  「当然是探望我们的病人咯!」小瑶欢快地说着,在我的床边坐了下来。
  嗅到了危险的我下意识地抬手伸向了床边的电铃——「哎,别害怕嘛!」小瑶似乎早有准备,飞快地伸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我们只是担心你啦。」

  我试着用力挣脱小瑶的手,可是对方的手此刻却像铁锁一样纹丝不动,我惊恐地看着她这只白皙纤弱的手,不可思议地又用了更大的力气,可对方还是牢牢地抓着,似乎根本不费力。

  小瑶的双眼露出好奇的表情,歪着头看着我:「嗯?沙包先生在做什么啊?」我看着她的笑容,心里有些发毛。

  既然没办法求救,那只好听听她们的意图了,「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我看着她们两个问道,「另外——美续呢?」

  「噗呲,沙包这么惦记美续么?」小瑶笑着说,「她不太想来啦,真是的,还不是沙包你欺负人家。」

  呵呵,现在是我躺在病房里好吗?我心里吐槽着,但是嘴上却不敢多话。
  「哈,我还以为这垃圾就喜欢胸大的。」一旁的安安耻笑着我。

  「美续也还好啦,倒是安安姐你的实在有点太夸张了……」小瑶一边说着,一边从包里拿出一个注射器来——我看见注射器,立刻觉得事情不妙,猛地就想张口喊人,安安见状马上抬手捂住了我的嘴巴,把我按回了床上,我拼了命地想抬起身,但是安安的手却稳稳地按在我的嘴上,无论怎样都丝毫不动。安安和小瑶都抬起一条腿,把膝盖压在了我的胳膊上,这样我的左右手和嘴巴都被死死地控制住,一点反抗的余地也没有了。

  我惊恐地看着小瑶把注射器里的液体打进了点滴的塑料袋里,拼命地挣扎,两只脚疯狂地胡乱踹着,把被子和床单都蹬到了地上。「给我老实点!」安安整个人跨坐在我的身上,更加用力地按着我。

  「别害怕啦,」小瑶把针头拔了出来,我看着两种液体混合在了一起,一滴一滴地进入了我的身体,未知的恐惧席卷了全身,小瑶俯身摸了摸我的额头,温柔地说:「这是对你好的东西呢,有了它,你身上的伤可能很快很快就会好起来的!毕竟过几天你还有重要的活动要参加哦!」她说的大概是那什么格斗比赛吧,究竟为什么要让我去?

  我稍微放了一些心来,虽然不知道小瑶说的是不是真话,但是此刻我宁愿相信,因为我除了相信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这不知名的药物正在慢慢地在我的身体里起作用。

  「只是会有一点副作用啦……」小瑶讪笑着补充了一句。

  我一下子又恐慌了起来,恐怕这副作用才是这个魔女的目的吧?身体又开始挣扎了起来,不过安安和小瑶几乎都没有用力,就把我按了回去,小瑶好像我什么都没做一样继续说着,「嗯,大概就是沙包这几天的那个地方会比较容易兴奋——」

  如果说是这样的话,那也还好吧?

  「——而且没办法射出来呢。」

  这个时候,我其实还不是很理解小瑶这句话的意思,当时我觉得仅仅是这样也没什么,安安也在一旁看着我说:「嘁,我看反倒不错,你还记得你为什么会躺在这儿么?」嗯,如果我当时就没有射的话,大概只是会被安安的胸部窒息到失神吧。

  小瑶在一旁朝我做了个鬼脸,摆出口形无声地跟我说:安安失恋啦,所以才这么吓人。

  安安拿胳膊肘捅了小瑶一下,让她别多嘴:「还不是你叫我去看看这废物的?」果然,又是小瑶使的坏。不过我已经不太在意了,无论是这三个女孩中的哪一个,都能轻松地把我送到校医院。

  小瑶和安安为了确保我把整瓶要注射完,一直按着我直到最后。看着最后一滴药水进入针管,小瑶满意地点点头,对我说:「好啦,沙包先生马上就会好起来呢!我们就先走啦,喔,对了,这件事要保密哦!」小瑶说着竖起食指点在嘴唇上,「不许跟别人讲~ 」

  说着,安安和小瑶便离开了。

  为什么她这么确定我会听话保密?一会跟那个医生姐姐讲了吧,还有这几天的事情,说不定她肯帮忙让我逃出去呢?我心里盘算着。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