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穿上COS服
穿上COS服
 反常秋天了但是热意丝毫未退,破旧的老空调丝毫不能降低张伟房间的温度和躁动的年轻荷尔蒙。张伟不断点击鼠标随着「咔咔」的声音一张张COS美照翻过,看着图中美丽的少女身躯被稀少的布料勒紧,浑圆的乳房以各种傲人的角度挺立,修长的美腿套着白丝,玉足上的玉趾在丝袜中挺立伸展有一种让人含在嘴里细细品弄的冲动。

  随着右手的动作越来越迅速,但是张伟内心的空虚却越来越大。想着老子要是有个女朋友穿着COS给自己撸多好!妈的老子有了女朋友还用撸吗???在张伟想着人生命运的终极问题时。

  叮叮……

  正是在辍学三个月没见的王胖子在QQ发来信息:「一起来日屄啊。」「草尼玛,现在飞机都没的打,你TM有钱请我去大保健啊?」「嘿嘿……」王胖子回了猥琐的两个字后发来一个小视频,在王胖子肥胖的肚腩下一位穿着水手服的女人趴在肉棒的位置,头部不断地上下起伏,而王胖子一只手摁着女人的头部,另只手拿着手机录着视频,由于长发遮住了脸看不到长得什么样子。不过听着呲滋溜滋溜的吸舔声,原本兴趣阑珊的张伟瞬间直起了火热的肉棍。

  「两个月不见在哪找的女朋友啊!死胖子。」张伟问道,「嘿嘿,她可不是我女朋友。」「不是女朋友?那是谁。」张伟不解问道:「她又不可能是你妈。」「嘿嘿……」又是这透露着猥琐的字。

  王胖子直接给张伟发了视频请求,然后张伟看见王胖子缓缓撩起女人遮住脸的长发,长发下的面容五官端正且有点婴儿肥,但绝对不胖,珠圆玉润的感觉,正是王胖子的妈妈刘萍!刘阿姨。想起去王胖子家玩,刘阿姨每次都准备一些好吃的没想到这次刘阿姨用性感的红唇上下用心吃着着王胖子肉棒。刘萍风骚的望了眼手机镜头毫不避讳甚至有心表演,慢慢吐出儿子的肉棒后一手扶稳肉棒,让鲜嫩的舌头在龟头边缘上下翻腾,更卷起舌尖微微刺入马眼中。

  「草,骚货慢点我又要射了。」但是刘阿姨听见儿子叫喊不仅没有慢下来反而吸、舔、挑、弄、刺得更加起劲了,嘴里还发出诱人的娇哼,王胖子感觉下体山洪暴发,胯部用力地向前顶一只手手死死摁住亲生的母亲头部肉棒完全刺入美妇的喉咙中。丰腴美妇刘萍感到喉咙有异物不断地扭曲着身子,一对巨乳震起阵阵乳浪却发现头部动弹不得,而刘胖子竟还使劲的把刘阿姨的头部向胯部按。随着王胖子身体问问颤抖,一股股精液直接穿过刘阿姨喉咙后进入食道流进胃里。

  呼—— 王胖子身体逐渐放松下来,拍着满载自己子孙精华的亲生母亲说:「骚货,吸干净点。」妈的!这是赤裸裸的炫耀!「我草你妈啊,你给我看这个!老子一身火咋办?」张伟直接开口说道「嘿嘿你可操不到我妈,你去草你妈吧!秦阿姨可是个大美人!」「你是怎么做到啊,胖子不!胖哥!教教我!」「嘿嘿,还不是这骚货求着我去上学,我说上学有吊用,上学这么多年狗日的女的手都的碰除非有屄日我才去。」说到这张伟发现刘阿姨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听从儿子的话,一直把头埋在自己儿子胯间没有抬起来,「然后我妈陪着我在家玩了一个月嘿嘿嘿,等到下个星期我就去学校了,到时候再聊吧,」然后挂断了视频。

  随着刘胖子和刘阿姨一场活春宫,张伟心中也慢慢滋生起这种邪念,本来两个都是苦逼两人突然发现一个不仅玩女人了,玩的还是自己妈妈而且玩的那么爽!

  想起妈妈秦雅荣,虽然已经三十八岁了由于平时就注重保养和原本美人胚!

  岁月似乎没在秦雅荣脸上刻划出陈迹,反而为她增添了些许少妇的成熟的妩媚的风味,不过秦雅荣对张伟从小一贯严厉,导致张伟一直有着强大的叛逆心理,秦雅荣越是让他好好学习,张伟偏偏不学。这次有了王胖子的引导,张伟对自己亲生母亲秦雅荣升起一股强大的征服和暴虐的欲望。虽然外人看出来秦雅荣是个职场淑女,但张伟知道妈妈的内心绝对是一匹烈马别的不说就自己老爸都经常跪键盘的。

  锁着门锁响动一番,张伟知道妈妈秦雅荣回到家中,因为自己老爸经常加班到八点的。张伟看着自己蓬勃坚挺的肉棒,内心泛起一阵邪恶的小念头。张伟故意脱掉上衣,只穿一件沙滩裤,肉棒沙滩裤撑起一个一个帐篷的样子,趁着还没软下来,张伟就这样挺着不弱的本钱大摇大摆的走出房门。

  秦雅蓉回到换好鞋,坐在沙发上揉着自己劳累的一天的黑丝美足,这时儿子房门吱嘎一声打开。想起今天老师打电话,自己儿子成绩倒数第一!秦雅荣就想打死这个儿子重生一个刚想开口呵斥儿子一顿,看见儿子下面挺着一个帐篷晃晃悠悠的走向厕所位置,揉着美足的手一顿,秦雅荣眼睛迅速移开假装看电视虽然电视还黑着屏,原本想呵斥的樱唇也没发出声音,手里继续揉着装作无事发生过。

  不过心里感叹自己儿子真是长大了,想起那支起的帐篷还真的有点大!

  张伟在厕所间痛痛快快的撒着水,虽然秦雅荣的眼光一闪即过但是还是让张伟从头到脚的爽的打颤,也不知是不是后怕,撒完水的小张伟变得软趴趴的。张伟甩干净几滴尿液后,把软乎乎的肉棒塞进沙滩裤中就出去了。

  秦雅荣看着儿子出来,没了原来凶煞煞的帐篷美目一瞪,皱着眉头「张伟同学,你给我过来!」张伟看这架势立马怂了一脸其掐媚的看着自己妈妈,不过看着妈妈一身职业装显得成熟干练,侧坐在沙发上一双黑丝美腿尽情的展示了出来,还有弯腰揉搓着黑丝玉足,虽然严实的职业装没有看到什么,但依旧让张伟生出原本没有的欲望。

  张伟一脸殷勤的蹲坐在秦雅荣腿边,手里接替妈妈揉搓着黑丝玉足,手指不断按压脚中的穴道感受着黑丝的顺滑一面问「妈,怎么了?」面若寒霜的秦雅荣看到儿子如此贴心脸色有些稍缓,直起上身依靠在沙发上。但依旧冷冷的问:

  「我们的张大同学自己的好本事,自己不知道吗?」张伟有手指按压着黑丝美足上的玉趾,看着玉趾上还涂抹着成熟艳丽的红色指甲油,张伟感觉自己的肉棒又焕发出了无限生机。「我以后还是倒数第二,王胖子又回去上学了!」「那还真是恭喜你了,进步成倒数第二了!」说罢秦雅荣的黑丝玉足摆脱了儿子的手,恶狠狠的在儿子的脸上蹭了蹭。

  闻着秦雅荣身上成熟的雌性气息,张伟本来就内心躁动,尤其当秦雅荣用黑丝美足蹭张伟的脸时,张伟感觉成熟的女人的味道已经充满了自己的鼻腔,黑丝摩擦时口中不由得分泌出大量的涎液。

  像是一头正满胀雄性荷尔蒙的年轻雄性动物闻到散发成熟雌性信息素的动物的渴求般,张伟口中不由的便含住了妈妈美足上涂着诱人艳红色的玉趾,一只手顺着小腿慢慢用指尖滑向正在被张伟舔弄地方,调整黑丝美足的位置让舌尖浸湿更多的位置。秦雅荣感觉有一股触电的感觉,随着儿子的舌尖和指尖传遍整个美腿,一种酸麻到达自己的私处。那种足尖传来的柔软那种温热让秦雅荣内心中竟然显得更加渴求这种快感,想要自己儿子舔的更多……美妇冷若冰霜脸上泛起红晕,显得娇艳无比。秦雅荣感觉自己连在儿子口中抽出脚的力气都没了,只有快感不断地身体流窜,从脚尖到大脑再到全身。熟艳的美妇呼出一口胸间的热气问道:「小畜生,你不嫌脏啊。」语气里藏着一股连秦雅荣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娇媚。「不脏,妈你哪里都是香的。」张伟一面含着玉趾一面回道。「我是说你的口水脏。」张伟感到自己的肉棒要硬到爆炸了,想要狠狠的草翻眼前的媚肉于是手中托着美脚站了起来,秦雅荣也顺势躺再沙发上,一条美腿就这样被儿子抬高,穿着无痕肉色内裤就这被露出。秦雅荣想要起身,发现自己儿子竟然把裤子脱下,火热坚挺的肉棒在空中直勾勾的对着陈雅蓉,没办法陈雅蓉只得躺在沙发上。

  张伟脱下裤子后,觉得自己肉棒已经要爆炸了想要找个柔软的腔穴中尽情的抽插,张伟的眼光下落,看见秦雅荣私处大开,想要去脱下妈妈的内裤。秦雅荣顿时慌了神,但是现在身体酥麻酸软根本没有力气怎么办,只得口头威胁:「小畜生你再敢动我,我就打断你的腿。」但是张伟对这威胁充耳不闻,眼睛里只有燃烧的欲火。

  秦雅荣看见儿子不为所动,向自己身上慢慢压来,看见儿子喷出欲火双眼,的双手向上滑去准备褪去自己身上的工作套装的时候,心中想道只能是舒缓之计了。「儿子,求你了不要。」秦雅荣轻声个恳求,张伟还是第一次听见自己一向严厉的母亲竟然服软了,张伟感觉自己十七年的灵魂上已经得到了喷发!不对是升华!大脑愉悦到颤抖,但是张伟肉体上还没得到满足问道:「那怎么办,妈妈我这可硬的难受。」说完继续吃着母亲的玉足。「妈妈答应你以后给你好不好,你爸万一回家可怎么办。」秦雅荣提醒着张伟要害。

  「不行,妈我硬的难受。」

  「你自己想办法块出来。」

  张伟拿着一只黑丝美脚含在嘴里细细品味,另一只手扶着母亲的玉足对着肉棒压去,这样就变成玉足在肉棒上踩踏。

  「那妈你也得主动点。」秦雅荣娇羞的脸上看不到表情,但是玉足老老实实随着手部摆动上下摩擦挤压肉棒快感源源不断的冲击着张伟脚上传来的火热也冲击着秦雅荣,秦雅荣感到自己的私洞已经泥泞不堪了。

  玉足上的黑丝不断摩擦着张伟的肉棒丝滑的感觉慢慢领他的身体有些酸麻。

  「妈,你叫两声我来得更快!」「你个小兔崽子等会我弄死你!」「妈。我爸可是快要回家了!」秦雅荣脸上没有表情只有一面娇红,对儿子的话秦雅荣好似没听到,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感受一只脚在儿子湿润的口腔传来的快感和另一只踏在火热的肉棒传递给脚上的温度,想起被儿子的这根火热的肉棒被缓缓插进自己湿泞的蜜洞时候秦雅荣不由得发出一声酥软的呻吟,这声呻吟犹如跳动音符撞击着张伟的心脏。

  秦雅荣慢慢睁开双眼妩媚的看着儿子,伸出香舌舔弄嘴唇一圈,樱唇轻起一句:

  「我要。」张伟看着自己从未见过的妩媚艳丽的妈妈,不对是从未见过如此动人的尤物,张伟感觉自己肉棒有一股欲望要喷薄,口中从舔弄变成咬弄着美足,另一只手扶着美足更加卖力的摩擦。

  张伟感觉腰间一阵酸软,一股乳白色的精液冲破精关,以势不可挡的劲头喷射在秦雅荣职业套装上,最远的溅射到了胸口。

  欲火消退之后,张伟还是感觉自己亏了,连秦雅荣都没亲到自己怎么就交差了呢,于是俯身上去向妈妈的头凑去。秦雅荣没有反抗只是看见儿子头越来越近,张伟窃喜以为征服了妈妈便秦雅荣的樱口吻去,但猝不及防秦雅荣忽然向前一口上去死死咬住儿子的肩膀,这一口深入肌肤渗出丝丝血痕,这一口尽情的发泄堆积美妇心中的委屈和自责或者是爽快。

  (2)

  「啊……!!!」张伟一声惨叫「疼疼疼,妈你属狗的啊!」听到惨叫的秦雅荣内心却是愤懑异常所以更加用力死死咬住不松口,张伟感到右肩像是要被妈妈活生生给咬下来一块肉,受到这种极度疼痛张伟心中生起一股强大的残虐心理,妈的看老子草不死你!

  张伟把本来支撑身体的左手收回,全身自然的压在了一身工作西装的秦雅荣身上。感到一阵柔香入怀,张伟感到本来喷射的肉棒似乎又要抬起头来。

  但是右肩的疼痛钻心,张伟报复的欲望也在高涨,想起自己还未真正的探索过女性的身体奥秘呢,于是按下左掌贴着妈妈的小腹,滑入蚕丝内裤朝着水帘蜜洞探去。秦雅荣感到一股股酥麻,原来是儿子手掌顺着自己的腹部滑向自己先前淫水肆流的小穴,为了不使儿子发现自己感受到快感,口中放松力道好让双腿用力夹紧。

  感到右肩轻松许多的张伟小人得志,嘿嘿心想妈妈你放过我,我可没想放过你啊。左手丝毫没减速度,往下感受到一片泥泞不堪萋萋芳草,虽然秦雅荣双腿加紧,但顺着这一片芳草的湿滑左手没有受到丝毫阻碍,甚至在淫水的作用下张伟的手指在蜜洞口周围肆意的滑动挑逗着阴核。

  「啧啧啧,妈你是骚货吗?下面的水可真不少。」张伟蔑视的赞叹道身下的美妇。秦雅荣想起自己从幼年到人妻,从没来没有人这样称呼自己,更何况这个人是自己亲儿子秦雅荣怒睁美目,银牙暗咬:「小畜生,等你爸回来我让你爸打死你。」张伟冷哼一声「那我先爽死你个骚逼。」张伟起身左手翘起食指与无名指不在洞口徘徊,毫无阻碍直接捅进蜜洞。瞬时张伟感到自己手指进入一个温热的腔洞中,温暖柔软的蜜洞上的蜜肉早就饥渴难耐不仅没有排斥自己的手指,而且随着腔壁收缩吸允手指想让自己的手指进入的更多,张伟心中大喜在秦雅荣的肉壶中更加放肆的抽插了。

  虽然空虚的私处现在有着强烈快感,但当想起对方是自己亲生儿子,秦雅荣心中难以接受母子乱伦的禁忌,弓起身子想要摆脱儿子的手。但心生暴虐的张伟见妈妈秦雅荣起身,用得以解放的右手直接隔着工作西装抓住母亲的乳房像是要扯下来般用力抓捏。左手食指和无名指向蜜洞更深出探去,发现无法更深之后手指开始左右扣弄周围的蜜肉,使得蜜水流更加的迅速,甚至感到指尖的娇躯开始发颤。

  随着儿子手指恣肆的进出变成在蜜洞深处抠挖,秦雅荣左乳感到剧烈疼痛也化成强烈的快感袭击自己的脑海,虽然心知是自己儿子强行侵犯自己,但下体的快感来得更加猛烈,瞬间蜜洞中和胸前的快感就像潮水一波一波冲击着身体和脑中的理智。「别,别弄了—— 嘶—— 啊—— 妈—— 妈错了—— 啊……」理智接近崩溃的秦雅荣张口阻止道,强烈的背德快感让自己不得不向儿子求饶。但是话说一半在就变成了阵阵响亮的娇吟,一声声似春天发情母猫的叫声在客厅尽情回荡,一双美腿弓起在空中紧绷,夹得张伟手腕都有点动弹不得,躲在衣物下的饱受摧残的乳首周围的小颗粒也挺立起来,自己樱口嘴角也溢出丝丝香津,甚至扭动娇躯让酥爽的蜜洞主动地套弄着儿子的手指。但是柔嫩的乳房也在渴望着更多强烈的快感,于是秦雅荣两只手按住儿子的手,双手用力让儿子的手在自己的胸部摧残的更加用力!

  原来张伟看到在自己指尖不断索取的妈妈犹如发情的母兽般发出求饶的声音,非但没有收手,更是俯身在妈妈的娇躯上用舌头灵活的钻入露出香脐吸弄着玉肤,将秦雅荣推向欲望的巅峰。感受到舌尖下的妈妈的柔媚的肉体从微微颤动到犹如鲤鱼摆尾般大力的在自己手指上起舞,张伟知道妈妈要高潮了,于是把自己指尖慢慢抽到美妇的蜜洞口,秦雅荣仿佛知道般,娇躯像是接受审判一般安静的挺立,张伟手指狠狠蜜洞中插进,自己指尖都感受到碰到了阴道的底部上的柔壁,「啊—— !啊—— !」本来媚叫的美妇开始敞着嗓子嘶喊,反复三次强力的抽查后,秦雅荣娇躯不断打颤,蜜洞如小便般在沙发上儿子的胳膊上喷出股股淫精,一股腥湿的味道在整个屋内上弥漫。

  潮喷过后的秦雅荣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呼吸,极端的高潮让她浑身无力。张伟心中甚是得意,仿佛自己在草原上狩猎到了一匹高傲的母狼。

  嗡嗡嗡……茶桌上的手机随着声响也如主人刚才一样不断颤动,张伟本没想去管,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惊起一声冷汗,正事自己老爸带来的,张伟对着母亲做了一个噤声的表情。

  「喂,爸你什么时候回家啊?」秦雅荣本来还在沙发上享受高潮的余韵,但听到是自己丈夫来的电话,从未出轨过得人妻秦雅荣感到自己心脏都仿佛都漏了一拍,一股巨大的恐惧感瞬间淹没了残留的快感。慌乱的想爬起来。

  张伟看到妈妈慌乱爬动的娇躯,在蜜洞的手指微微弯曲勾动了下,秦雅荣竟如同一个被驯服的雌兽在儿子的指下瞬间的安静下来。

  「爸,怎么了?」张伟缓慢的用指肚在母亲高潮的腔壁中抚摸。「今晚不回来了?老爸你们老总真是的,再大的客户也不能直接就跑去啊。」「哦,产品出了问题要紧急维修啊,我妈啊,我妈就着看电视呢。」秦雅荣听到谈论到自己,娇躯忍不住一颤。

  「妈,我爸电话。」张伟一股轻松的口气给了把电话递给自己妈妈,虽然儿子的手指还在作怪,不过给于秦雅荣的是高潮后的抚慰并无太强烈的刺激,所以口气一如往常一般:「恩,饭吃完了现在闲得无聊在看电视呢。」张伟此时把手指慢慢的抽了出来,秦雅荣有些疑惑的看着儿子,但见儿子双手摸上自己的臀部,正缓缓地褪下已经破烂不堪的蚕丝内裤。秦雅荣思考一下还是顺从的抬起自己丰腴的臀部,让儿子轻松的给扒了下来。

  「你说小伟他啊,听话他敢不听话我打死他。」张伟一笑,把妈妈的穿着黑丝的美腿折成M字型,于是美妇馒头型的蜜洞就出现儿子面前,张伟看着蜜洞上晶莹剔透的水珠犹如诱人的蜜桃一般不由得一口舔了上去!

  「恩—— 咳咳学习,学的很用力你不用担心。」秦雅荣不由得发出一阵娇哼,但随即很快用咳嗽胜掩盖过去。但是儿子的嘴巴在蜜洞上又吸又舔,还含着那阴核不断地用舌尖挑动,不仅如此还用舌尖深入蜜洞中探索,感受到儿子舌上的温暖顺滑,秦雅荣索性的闭目享受起来。张伟看到此,心中笑道妈妈你一会就知道厉害了。

  「我没感冒啊,就是喝水的—— 哦—— 嘶……」张伟对着秦雅荣的蜜洞用力一吸,那股吸力扯动整个蜜穴,仿佛吸动的是秦雅荣起体内的五脏六腑,一股股快感流窜四肢百骸,爽的已经高潮了的秦雅荣倒吸几口凉气和身体燃起更强的欲火。

  秦雅荣忍着快感但是口上语气非常温和说道:「水把我烫着了,有—— 有事回来说—— 浪—— 费电—— 话钱—— 」然后就给挂死了。

  张伟看到挂到电话后的妈妈,用一双柔情似水但又含着一股很深欲望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自己,于是直起身子,右手扶起早已坚如磐石的肉棒,用红涨龟头对着蜜洞口上下摩擦分泌旺盛的蜜水涂满整个龟头,洞口的嫩肉挤压着自己的龟头酥麻的快感直逼自己大脑让自己双脚发软。张伟趴在美妇人身上狠狠的说到「贱屄注意,我要草你了。」秦雅荣仿佛没有听到但还是闭上了美目,不过一双美腿依旧M字躺在沙发上阴户大开,说完张伟扶着坚硬肿胀的肉棒对着美妇的蜜壶中直接挺入。秦雅荣感觉一个火热的肉棒刺进自己的肉壶,刺入自己跳动的心脏,刺入自己的颤抖大脑!这是手指无法带来的快感,肉棒上的温度就刺激自己分泌更多的淫液,黑丝美腿自主的盘住自己儿子的腰间。

  「妈!我—— 啊—— 啊—— 啊—— 」随着儿子喊叫,突然感觉自己体内的那个火热的肉棍不断地吐出一股股精华。就这样身为处男的刘伟在自己母亲的蜜穴中插入之后就射了。

  空气突然的凝固,刘伟和秦雅荣两人都一动不动看着对方,几秒钟?几分钟?

  张伟不知道,张伟只知道自己已经度过缓慢的几十年,随着肉棒中的血液回流,吐完精华肉棒慢慢软下缩小在秦雅荣的肉壶滑出来。

  秦雅荣美目中有些哀怨的看着儿子,但随后大笑「哈!哈!哈!我的张伟同学你真大的本事!哈!哈!」忽然秦雅荣一脸正经的模仿儿子到:「贱屄注意,我要草你了。」「哈哈哈!」秦雅荣一脸嘲弄的看着自己石化状态的儿子,没想到自己儿子还是个处男,心情不知为何大好,不过感受到体内的火热赶紧捂住下体防止蜜洞内的精华把沙发弄脏,侧身起来双腿颤巍巍的走向厕所清理自己熟艳的身体。

  厕所内秦雅荣撩起职业套裙倚座在马桶上,左手缓缓在自己肉壶内掏动儿子留在里的精华。白色的精液随着自己纤细的手指不断流出。但是自己内心那股未填满欲望被自己抽动的手指又重新被点燃起来,秦雅荣自己手指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左手也慢慢攀上自己乳房隔着工作西装温柔的揉搓。

  一会在吱嘎声中门打开了……

  秦雅荣一脸鄙夷的看着挺着一个蚕宝宝进来的儿子后没在意,专心扣弄自己的蜜穴,消解自己的欲火。当时张伟感到自己身心收到巨创,给王胖子打了一个电话,王胖子回说是处男都那样,自己第一次被他妈口活时直接交了而后又含了一会直接挺起来了。

  「妈,他们说男人第一次都这样,给舔一会就硬起来了!」张伟对着秦雅荣坚定的说到。秦雅荣看着那蚕宝宝撇了撇嘴把头转到一边,没有管儿子闭着眼专心安抚自己体内的欲火。

  张伟看到这内心气愤又委屈,老子绝对不是阳痿不是!这事关男人尊严,为了恢复威风张伟走到母亲面前想用她鲜红艳丽的樱唇含住自己的肉棒,秦雅荣闭上眼睛没有顺从也没有拒绝就是紧闭着银牙,张伟用软掉的肉棒划开秦雅荣的樱唇就要进入,发现母亲贝齿紧闭只得外面不断滑动虽然被温热的腮壁包裹下确实能带来快感,但是却没让自己肉棒挺立起来。

  张伟把疲软的肉棒拿来出来,心想该怎么办时,看着母亲成熟风韵又高傲的脸庞,张伟便一手扶着母亲的秀发一手抬起肉棒,在母亲美丽的脸庞上用龟头涂鸦般涂抹起来,这时张伟发现尿管里还有未干净流的精华,索性踮起脚尖在秦雅荣紧闭的眼眸上涂抹着残留的精液,秦雅荣没有反抗只在那静静的抚摸着自己的身体。张伟发现后更加肆无忌惮,甚至用肉棒渗出精液的缝隙堵住秦雅荣的一个鼻孔,另一只按住母亲的另一个鼻孔,逼着秦雅荣吸取精液的气味腥臭的气味从鼻腔灌入大脑,欲火内烧的秦亚荣不仅没有反感,反而不经的咽了口唾液。这时秦雅荣感到自己成熟的肉体瘙痒难耐蜜穴好想要被塞满,想要的不是手指而是火热的肉棒在自己肉壶狠狠的抽插!

  「妈,你帮我含一下我就硬起来了。」秦雅荣听见儿子这样说道,慢慢睁开眼睛看着肉棒的尿道口正对着自己眼睛。

  秦雅荣对儿子的话充耳不闻,只是静静的盯着眼前腥臭的肉棒,原本揉搓嫩乳和蜜穴中的玉手都停下来来,美妇起码盯着自己这软趴趴的肉棒五分钟后,左手才缓慢而又坚定的握住这疲软的蚕宝宝,支起身体闭着眼睛深深吐出一口气,像是完成什么使命的任务般,用樱唇在儿子的马眼上浅浅吻住,待到又过了几分钟后美妇轻启贝齿把肉棒的龟头含进口腔,舌尖在口腔中轻轻挑拨尿道然后整个舌头在龟头上滑过再吞进整个疲软的小蛇尽心的侍奉着,小张伟感到自己从未如此舒爽过直接口腔内雄起!此刻秦雅荣感到自己含进的毛毛虫充血不断变大变硬成了一条巨蛇顶到自己的嗓子。

  张伟感到秦雅荣口腔中是如此的舒服,学着胖子用手扶着妈妈的秀发向自己胯下慢慢按下,而自己挺着慢慢已经火热粗大的肉棍在妈妈嘴中进进出出。

  秦雅荣感到自己口中的巨蛇火热坚挺,美首向后挺摆脱儿子的控制,张伟以为秦雅荣不愿意但却看见妈妈伸出香舌仅仅包住龟头吸允一口后,再用樱唇沿着尿管向自己卵蛋滑去,最后用口腔吸裹住一个睾丸,再用口腔的吸力把睾丸向后扯动,让张伟一阵舒爽。因吸裹出来的口水也被秦雅荣也如饮甘泉般随着喉道耸动吞咽进胃里,含弄去一阵后,如法炮制含住另外一颗睾丸继续吸允。

  但是在秦雅荣舔弄的起劲的时候,张伟用右手扶着秦雅荣的头离开自己的胯下,在伊人不解的眼神中。张伟左手扶着峥嵘的巨蛇,用不断吐露出前列腺液的蛇嘴正对着熟妇的美目之前,就这样巨蛇与美妇再次对持。然后张伟放开扶着秦雅荣的手,美妇看着满绕青筋的巨蛇吐出的丝丝银线向下垂落,就在银线因为引力要扯断时候,这头成熟的雌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只见秦雅荣趴在巨蛇下方,张开樱口用香舌接住马眼中吐露的那根快要断了的丝线然后一直向上,最终含住龟头在口腔中疯狂的吸食舔弄。看到如此乖巧的秦雅荣「哈!哈!哈!」张伟大笑三声吐出心中郁闷,右手扶着肉棒向后退一步,美妇自觉地下了马桶向前跪舔。

  儿子向后一步,秦雅荣就向前一步,就这样发情的雌兽就随着儿子的龟头不断前行进,像是被鱼钩钩中的鱼,直到儿子坐在沙发上直接把整个肉棒含进口腔内吸舔。

  现在正是一黑丝美妇穿着工作西装跪在坐在沙发上的儿子胯前不断地吸弄肉棒的景象。秦雅荣口中吐出龟头,在肉棒上下用舌头清洗最终香舌不断啊在马眼下方吸舔,然后跪在地上一双美眸渴求的看着儿子。在张伟看来秦雅荣那风韵犹存的脸上只有两个字操我!

  张伟让秦雅荣正趴在沙发上,撩起母亲的西装套裙露出雪白的肥臀,啪!啪!

  啪!张伟不禁兴起在美臀上拍打留下几道红印,「恩—— 啊—— 」几声的秦雅荣更加撅起自己的肥臀表达着自己的意愿,张伟见状也不墨迹扶住巨龙就准备二探桃花源。

  这回巨龙的头部在水帘蜜洞前摩擦虽然有快感,自己绝对忍得住,秦雅荣感受真火热带来的酥麻袭遍全身,不禁往后顶了顶,感受到肉棒下的美人着急,张伟也没废话直接一杆银枪直捣黄龙!冲破美妇的密道直达蜜心。

  感受到期待已久的快感,秦雅荣放声嘶喊,自己不断摆动臀部摩擦的张伟一阵舒爽,张伟从后慢慢为美妇脱下衣物,秦雅荣更是自己反手解开胸罩让两团雪白柔嫩的乳房解放出来。张伟在身后伸手向前握住两个白兔,手指在乳尖上不断挑拨,乳头一下坚硬的就如红枣一般。张伟在妈妈耳边道:「妈,儿子草的爽吗?」美妇不答只在那因为强烈的快感哼唧,张伟也没恼怒只是双手揉捏着成熟女人敏感的乳肉,然后用尽全身力气使劲拧转仿佛要把两颗美艳的红枣摘下来一般。

  「啊!!!」陈雅蓉一面向后用蜜壶摩擦儿子的肉棒一面惨叫。「骚货!大声告诉我爽不爽!」「爽!啊!」张伟用再用力的揉捏「贱屄,谁在操你!」「我儿子在操我!我儿子!!」秦雅荣嘶喊到,「你是谁!」张伟继续摧垮美妇的高傲,虽然秦雅荣死死闭着嘴不想说出随着儿子用力的挤压敏感的乳头,「我…啊!我是你妈妈!」秦雅荣终于还是屈服在快感指下,一股被征服的屈辱感在心中滋生,但让秦雅荣更加爽快更加臣服更加摇晃自己的媚体。

  在身后的儿子本来用力揉捻雪白乳房儿子化为细心呵护的揉搓两个艳红的乳头,但在秦雅荣耳边细细说道:「你答错了。」随即张伟突然把巨龙全根没进,然后死死按住美人的娇躯一动也不动,失去快感来源的美妇左右摇摆美臀,但是儿子也跟着左右摇摆。「你到底是谁!」儿子又大声了问了句,早就欲火中烧的美肉已经堕入背德的深渊「我是贱屄!我是贱屄秦雅荣!」秦雅荣疯狂的呐喊着!

  「母狗乖,这就让你爽上天。」说完按住美妇的双手扶在美妇的丰腴肥臀,腰间犹如打桩机一般不断进出,带起汁液四溅!感受到儿子在蜜壶中不断抽插,而且手上温柔抚摸秦雅荣的小腹,乳房,香脐尤其舌头还吸允耳垂受到儿子奖励美妇不禁大喊「啊!母狗好爽—— !」张伟肏得更加起劲了!为了寻求更深的快感于是趴在沙发上的美妇晃荡胸前两只成熟的白兔大喊着:「主人!肏我!」虽然美妇感到快感如潮的想让身下的儿子动得更快,因为自己蜜穴中的瘙痒不是感到肉棒根本到达不到!或者说……想到此处秦雅荣转过头去一双美眸魅惑看着儿子,香舌舔着嘴角闪着诱人的光亮,娇媚的身躯往后轻移张开樱唇在儿子脸颊旁细细的说到:「亲—— 爸—— 爸—— 嗯—— 你—— 日—— 的—— 女—— 儿—— 好—— 爽—— 啊—— 」说完,秦雅荣却是让子自己心里的背德快感冲破枷锁,让身体进入了高潮,体内的淫水又冲破了的身体的控制,在两人的双腿间肆流,受到股股热流冲击的张伟在美妇耳边调笑着着:「好女儿,爸爸也来喽—— 」说完一股股阳精在美妇体内喷射,儿子灼热的精华不断躺着秦雅荣肉壶中的蜜心,没错就是这样,秦雅荣内心中最瘙痒的地方被儿子灼热的精华一遍又一遍的冲刷着变成一股股酥爽蔓延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