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槐树村的男女老少们】(11)【作者:爱毛一族】
【槐树村的男女老少们】(11)【作者:爱毛一族】
 
水生听完丈母娘的主意倒害羞起来,脸红着摆手说道:「不,不,不,不, 这,这成什么话?」腊云手往他脑门上使劲一按:「你连我都敢弄,你还有什么 不敢的?弄那事时像牲口似的,现在给我装哪门子劲啊?别怕,彩仙脑子跟小孩 似的,我一哄一吓,包她乖乖让你弄,还不会往外说……」

吃过晚饭后,腊云急急的洗完澡就带着水生来到彩仙的房里。彩仙天天是吃 饱就睡的主,此时正刚刚躺下,一见腊云和水生进来,忙一轱辘坐起身来高兴的 问道:「娘,是不是今晚村里放电影啊?」彩仙晚上睡觉时都是光着身子只穿个 裤衩,水生看着她两只肥白的大奶子和底下肉肉的大白腿,裤裆里的鸡巴不禁又 硬了起来!腊云把这些尽收眼底,她抿嘴一笑后掐了掐水生的胳膊说道:「这不 年不节的哪有电影看啊!是这样,彩仙啊,你姐夫听说二福很会弄女人,他想学 学,你就把平时二福咋和你弄的教教你姐夫,教的好的话,明天妈给你做你最爱 吃的红烧肉和肥肠,你看咋样?」

彩仙一听红烧肉和肥肠,嘴里马上布满了津液,马上跳起来满面红光的说道: 「妈,你说的是操逼是吧?好啊,姐夫,来,快把衣裳脱光,我教你!二福说这 些咱庄上和镇上都没几个男的会弄,就是城里人都不是个个都会哩!妈,你可不 能赖皮啊,我都好长时间没吃过肥肠啦!」腊云一看事情成了,心里终于一块石 头落了地,心道:「这下好了,让这牲口似的女婿想女人时就弄彩仙,反正儿子 也不稀罕她,正好两人都快活快活。更重要的是省得他老缠着自己,虽说那驴一 样的大东西弄起来又疼又舒服,但这事要是传出去自己还咋活人?」这些事在腊 云脑中电般闪过,她哄小孩似的笑着道:「好好好,妈明个一早就去镇上买,你 好好教你姐夫啊,娘去睡了啊!」水生忙屁颠屁颠恭恭敬敬的把腊云送出门…… 
彩仙麻利的把身上仅剩的裤衩脱掉,冲着还有点不自在的水生说道:「姐夫, 你怎么还穿着裤头呢,快脱掉,赶紧教完我还要睡觉呢!」水生想想也是,这彩 仙是个没什么脑子的人,自己这么拘束干嘛,他边脱着裤头边笑着说道:「彩仙, 好好教教姐夫,姐夫明天给你买大肉包子吃哩!」

彩仙趴到水生的身上,先是在他脸上狂亲一通,然后命令道:「姐夫,把嘴 张开,吸我的舌头,喝我的口水。」说着伸出红红的肥舌递了过去,水生忙一把 含住,快活的吸了起来,玩了两分钟后,彩仙把舌头收了回来,低着头在水生黝 黑的奶头上又含又舔的弄了起来,水生初时觉的奇怪,这男人的奶头又什么好玩 的,可彩仙那湿湿滑滑长长的肥舌在奶头上一滑拉,马上一种奇怪舒服的感觉从 脚底真冲上脑门,他不禁轻轻的哼了起来,彩仙抬起头得意的一笑:「姐夫,没 玩过这吧?二福说城里男人最稀罕女人舔这啦!」说着又埋头努力的舔弄起来, 水生把弄的底下硬成了钢筋水泥。不一会,彩仙又继续往下,舌头在水生的肚子 小腹上慢慢滑过,接着饶过鸡巴包住了那粗糙的卵袋,边轮流吞吐着二颗卵蛋, 边用手握着粗硬的鸡巴轻轻的套弄着。水生哪经过这阵仗,不禁爽的一佛升天二 佛冒烟,正在闭眼哼哼叽吭享受着肉舌服务的时候,彩仙又发出了新的命令,: 「姐夫,你趴在床上,像从后面弄时的女人一样!」

水生一边愉快的按照命令摆好姿势,心里充满了狐疑:「这是要弄啥,难道 城里人是女的操男的吗?可这女的也没鸡巴呀?」想到这,他不禁笑了出来!彩 仙一听生气了:「姐夫,你好好学,别笑啊,你学不会的话明天妈就不给我做好 吃的了!」说完两手扶着水生的屁股,长长的舌头一钻,竟进了水生黑毛密布的 黑屁眼里!水生没想到她有这一手,一边痒的扭屁股躲一边说道:「彩仙,别弄 这,呵呵呵,痒,这埋汰……」彩仙也有着一把子力气,她双手使劲固定住水生 的屁股,舌头又重新发起了进攻,水生不是傻子,一会他就体会到了这是种高级 的享受,女人滑滑温热的舌头在屁眼里舔弄,那感觉比刚才舔奶头时还刺激舒服, 底下的鸡巴硬是被舔的一弹一弹的,硬的有快要折断的趋势了。彩仙按往日二福 教的,舌头一边往水生屁眼深处供,手上轻揉着两个大卵蛋,喉咙还嗯嗯的哼哼 着!这水生如何受的了,他翻过身把彩仙一推,提枪就要往那多毛肥逼里插…… 
腊云仿佛完成一个光荣任务似的回到房准备睡觉,可这脑子里全是两个晚辈 光着身子在那耍的情景,翻了无数个身子、换了七八个姿势还是无法入眠。她也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不由自主的跑到儿媳窗子边做贼似的偷看起来。

此时里面正进入高潮,水生正从后面急速的操着彩仙的大屁股,粗长的鸡巴 快速的在里面进出着,腰拍在女人屁股上的叭叭声和逼里弄出来的水声混成一片, 彩仙被操的语无伦次的叫着:「姐夫,我不弄了,你的太长了,我痛死了,嗯嗯 嗯……」!水生可不管三七二十一,由着性子发疯似的操着。也是,弄老娘和丈 母娘时总是怕把老人家搞坏了,总是弄的不能尽兴,这下好了,碰到个没脑子的 傻女人,这还不好好搞一搞……水生也不理她如何叫唤求饶,他抽着湿淋淋的鸡 巴,把彩仙翻过身子,架着她的两条肥腿,又是一阵次次尽根、地动山摇的狠日, 彩仙没想到姐夫的鸡巴比二福的大那么多,逼里一时适应不了,嘴里乱七八糟的 叫着:「娘呀,我不吃肉了,救命啊,痛死了,嗯嗯嗯……娘呀,我不吃肉了, 姐夫,快拔出来吧,莫捅了,妈呀,逼操烂了!」腊云看着脸红心跳,忽然觉得 腿中间一热,她赶紧蹑手蹑脚的回到自己屋里去了……

「操,狗日的东洋佬真他娘会享受,管她是老娘还是女儿拉起来就操……!」 村长巩德旺边看着白天上县里买来的黄色杂志,嘴里叼着烟,底下的手不停的套 弄着鸡巴。这黄色小说和电视他倒是看过不少,可这搞家里人的小说倒是个稀罕 物,看起来比一般的男女操逼刺激多了!正在看的过瘾的时候,屋外传来了敲门 声,「爹,爹,在屋里不?」,德旺一听是女儿的声音,鸡巴立刻吓软了,他赶 紧把书藏好,系好裤带边走边应道:「来了,来了!」

门吱的一声开了,德旺一看还不只红艳一人,外孙根旺也一道来了,手里还 拎着条红梅香烟。他爱怜的边拍着根旺的后脑壳边说道:「根旺也来了,想外公 了是不?这浑小子,两个月不见又长高了!」红艳进屋边脱衬衫边和爹说话道: 「爹,这不明个是您大寿吗,我就带着孩子一起来看看您,刚好明天是礼拜天, 让他在这玩两天!我这家里情况不说你也知道,好东西我也买不起,就买了条烟 孝敬您。」根旺笑嘻嘻的道:「你给我买啥烟啊?我还缺好烟啊,穷的叮当响还 瞎花钱!」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三百块钱塞到根旺手上:「旺啊,拿着,学校伙 食不好就到外边弄点鱼啊肉啊啥的补补,正在长身体的时候,天天清汤寡水的咋 行?成绩怎么样啊?」根旺一米七几的个头,粗胳肢粗腿的,现在在镇中学读高 三,他看着三张大票子想接又不敢,眼睛一直瞟着扇电扇的红艳。红艳转过身站 起来边双手向后拢着汗湿的头发边答道:「外公给的就接着呗!又不是别人。他 读书?书读他还差不多!我就指望他能安分守己的呆到毕业就业混个毕业证回家 就行!」

巩德旺对红艳的话一个字没听进去,他被女儿这一抬手间两边腋下男人似的 乌黑腋毛勾住了眼睛,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旁边老实的外孙竟也偷偷吞了吞口水 ……根旺初中时成绩还行,一进了高中就跟不上班了,到了高二他一看自己也不 是念书的料,就干脆自暴自弃跟着一群坏学生天天看录像打台球,那录像厅还时 不时偷偷弄些三级片放放,这些十六七的男孩子正是对性懵懵懂懂的时候,一看 那些男欢女爱的镜头,心里就种下了魔,嘴巴会说的那些就勾搭女同学或者同村 的女孩子,学着录像里的动作尝了禁果,像根旺这种老实的就只能心里意淫,顶 多钻在被窝里打个手枪。说实话,平常根旺也没把娘和女人间划等号,娘是神圣 的亲切的,而女人是能让男人狠操销魂的,这两者间相去甚远!二来上高中后他 也基本上没什么单独和娘在一起的机会。因为他是住校生,,一到寒暑假,他就 到城里打点短工,挣点小钱补贴贫穷的家里,一年也就过年时和娘在一起呆的日 子多点!可刚刚娘这一抬手间,两边腋下黑浓的毛和背心里鼓涨着呼之欲出的奶 子,让他心里乱糟糟的,口里平生了许多津液出来……

德旺在村子里溜达了一圈回来,见红艳正在二儿子的屋里铺床,便走进去问 道:「根旺呢?睡了?」红艳抹抹头上的汗回道:「没呢,他在洗澡,对了,爹, 让根旺和你睡一屋不,要不就让他睡大哥房也行,可我找不到大哥屋的钥匙了!」 德旺边色色的偷看弯腰铺床的红艳背心间的大奶子,边说道:「老大家钥匙我也 不知道放哪了,我不要和他睡,这家伙脚能熏死一头牛,就让他也睡老二屋呗, 这不是有两张床吗,自己家孩子,怕啥?」说话间德旺已比后面搂住了女儿,嘴 在那微香汗湿的脖子上乱啃着,双手钻进背心里乱抠着,:「好红艳,想死爹了, 让爹好好疼疼你!」红艳早就防着这一手,她使劲挣脱开爹的魔掌:「爹,上回 你不是发誓说再也不这样了,你要这样我可再不回来了,这让根旺看见我还咋活 啊?」说着,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德旺怕被外孙听见,忙红着老脸赔不是 道:「红艳,艳哪,都怪爹不好,这不刚才喝了几盅嘛,爹再不敢了啊,你莫哭 莫哭!」……

三人吃过夜饭后,德旺回到房里闷头睡了一觉,醒来时已是七点四十,边上 外孙根旺正津津有味的看着电视。他坐在床边思索着有什么办法能让红艳彻底臣 服于自己,忽然间他想起一事来,「嘿嘿嘿,乖女儿,爹还收拾不了你,你是老 子操你娘操出来的,知道不?」德旺边轻声自言自语,边从床底下掏出一个小瓶 子来,他拧开瓶盖,从里面拿出一粒黄色的小药片来。原来上星期他去乡里开碰 头会,刚好和皮长山紧挨着座位,这二道杠子的老皮也是个出了名的采花贼,村 里的大姑娘小媳妇没少糟蹋。此时离开会还有十几分钟,各个村干部都三三两两 的瞎聊着,老皮拍拍德旺的腿,贴着耳朵说道:「老巩,我这有好玩意,一百块 一粒卖你,要不?」

德旺一听,不相信的『嗤』了一声,:「啥宝贝要这么多钱啊?一百块我可 以买三斤牛肉好好喝一顿了!你少哄我!」老皮奸笑一声,捏着嗓子说道:「嘿 嘿,不要算了!你可别后悔!我这宝贝是托人从蒙古带回来的,这玩意女人吃下 去,只要十来分钟,再三贞九烈也会变成荡妇,随你摆弄!」德旺一听马上心神 荡漾:「真有这么牛b?你赶紧给我来两粒,不过今天来开会,我身上没多带钱, 只有170多块!」老皮从烟盒里往下抖出几颗黄色的药片,抓起两粒塞到德旺 的手上,:「谁叫咱是老交情呢,你给一百五算了!」……

德旺拿了个大水杯,从大茶壶里倒了满满一杯凉茶,再把捣碎的药倒了进去 用筷子搅了搅,闻了闻好像也没啥异味,他还是不放心,又自己抿了一小口,别 说,这药也真不错,一点药味都喝不出来。德旺端着凉茶来到红艳睡的房子前敲 了敲门:「艳哪,睡了没?爹给你拿了凉茶来解解暑气,你开开门。」红艳拢了 拢头发,警觉的一手扶着门,一手接过了凉茶,:「爹,我困的很,就不和你唠 了,您也回去早点歇着吧!」德旺打了个哈哈,「艳哪,爹没坏心,你是爹生出 来养大的闺女,爹能害你?爹只是有时管不住自己的鸡巴,一时没忍住,你别往 心里去!」红艳听爹冲自己说什么鸡巴,哪里还听的下去,红着脸说道:「爹, 我不怪你不怪你,你早点歇着吧!」说着『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德旺回到房里,屏幕上正打的血肉横飞,根旺看的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德 旺有一眼没一眼的陪外孙看着电视,只是他看到的景象却全变成了女儿的奶子和 黑黑的逼毛。他也是第一次用这药,也不知究竟管不管用,老皮说十多分钟就行 了,现在过了快半个钟头了,要是这药是真的现在应该发作了,要是还没发作就 证明是假的。明天就去找老皮这孙子要钱去!德旺点着一根烟,爬起身边找拖鞋 边说着:「根旺,我去村上打两圈牌,你看会差不多就睡吧,念书伢别熬的太晚!」 根旺眼睛仍然舍不得离开电视半秒,嘴里敷衍着外公:「知道了,外公,再有四 十多分钟就结束了!」德旺嘴里哼着小曲来到院子门旁,故意大动作的把门拉开 再重重的关上,其实他人一直没出去,只是让那母子俩以为他走了而已!

红艳锁上门拉好窗帘后,把自己三下五除二扒了个精光,刚洗的澡还没一会 身上就粘乎乎的,这天不把人热死是不罢手啊!说实话,她早知道自个的爹是个 什么德行,只要是个逼他就敢插,不管这逼和自己是什么关系,爹就是个畜生都 不如的东西啊!可她却离不开这畜牧,谁叫自己命苦嫁了那么玩意,自己苦点也 就算了,可她不能让根旺也穷到底苦到底啊!她心里打定主意,反正以后那老东 西要是摸摸抱抱,自己也就半推半就的应付着,想再上自己的身子却绝对不行! 落地扇已开到了最大一档,正拼命的转动着,可红艳却感觉不到一丝凉意,想睡 一时不会又睡不着,她干脆爬起身来把爹送来的凉茶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凉凉的茶水顺着嗓子钻进了肚里,真舒服啊!红艳又回到床上躺了下来,电 视里中央台和省台在放打仗的,市台和县台都是香港武打片,她换了两个来回后 干脆把它关了。睡也睡不着,怎么办呢?她想起二哥平时喜欢看些乱七八糟的闲 书,便在屋里找了起来,果然在抽屉里有一叠旧杂志,她把杂志全搬到床上,随 便拿起一本就翻了起来,还没翻两下,她脸就红了,赶紧换一本,再换一本,再 换一本……,天哪,搞了半天,这一叠竟没一本正经书,全是黄色杂志,里面都 是写男女怎么做那丑事!红艳扔开杂志,眼睛直直的看着天花板,心里盘算着: 「看就看呗,儿子都快18了,有啥不好意思的,结了婚的人谁不做那事呀?再 说也没人知道我看了呀!」

过了几分钟,她一咬牙,抓起一本杂志就看了起来!红艳长这么大第一次看 这种书,书中细致裸露的性描写深深的刺激着她,看着看着,她只觉得逼里痒痒 的,好像还流了一些东西出来……红艳不知道其实这有一大半是药性的作用,如 果光是看书身体不会这么快就流水出来的,慢慢的,她越看越渴望有一根粗壮的 大屌狠狠的插自己,恍惚中,她仿佛看到了一根又长又粗的男人东西在自己眼前, 她抬头一看,这大屌的主人竟是爹!不,不,我这是怎么了?红艳赶紧忘掉这可 怕的幻想,用两根指头拼命在逼里搅和着。

德旺此时刚好来到窗外窥探着,顺着窗子角他看到女儿正光溜溜的躺在床上 扣逼,他咽了口唾沫,得意的掏出钥匙慢慢的打开房门,再轻轻的关上,然后迅 速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红艳在药物的刺激和书的两重刺激下,正闭着眼疯狂的 动着,全然不知道灾难即将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