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淫荡老师晓青
淫荡老师晓青
 
 班里不少男生的口袋里已经备了几只避孕套,以防被香艳刺激的场面勾的把持不住精洒当场。相对应的,当天参赛的女生,震动棒和震蛋也是人穴一根。

像孔令雪、冷静这种还没有被几百条鸡巴操过的「小女生」也就选用一些长度较小震动功率也小的震蛋;而像李静、朱梅君这种的骚货,震蛋的刺激已经不能满足她们那天天被直挺挺的肉棒来回捣的肉管子,无一例外的都选择20公分以上的粗大电动阳具,裹上晓青原味的长丝袜增加摩擦,直接捅到子宫口。

众完女下身不管是穿超薄水晶裤袜,还是紧身韵律裤,都无一例外的在最里层贴着阴肉垫一张超薄卫生巾,虽然被操的次数或许已经赶上一般女人一辈子的量了,但毕竟还是女生,而且还是青春骚动的女生,两腿间的肉管子里塞上不知疲累持续震动的硬棍子,不流完水才怪。如果完水超多,顺袜直流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总不能在超薄紧身的裤袜下面垫上带护翼的夜用卫生巾吧。

终于到了这场完乱盛会的当天。晓青很早来到学校,准备好班里「运动员」用的玻璃连裤袜、水晶长筒丝袜、冰蚕丝袜、紧身韵律裤、比基尼半透明泳装、超薄带螺纹的避孕套、震蛋震动棒、还有有特殊用途的防水袜。把一切放在一个密封的袋子里,晓青信步来到了她的办公室,这里,同样早到的「运动员」们在等着她的「战前准备」。

首先是参加运动会入场式的高放,由于每个年级一起出场,因此晓青班里只有一个人参加入场式。虽然只有一个人,但高放负责在前面举牌子,这可是让众完女羡慕不已的位置,在着装打扮上,也要多花一些心思。

「用最大的那个吧。」李静一脸坏笑的对高放说。

高放顿时满脸通红,扭捏道「静姐别开玩笑了,我那小肉管怎么能塞下那么大的东西啊,会撑的我没法走路的。」不过说话间还是瞟了一眼放在桌上的那枚黑的发亮的大震动棒,暗暗咽了一下口水。

还没等李静搭腔,站在一旁全身赤裸的朱梅君说话了,「嘻嘻,小妹装什么呀,昨天一起爽的时候还一个劲儿的抱怨**的那根肉棒小呢。最后还不是你静姐又在你后面的小肛菊里塞了一颗大号蛋才把你震到高潮的?别推啦,要不是参加1000米我还想举牌子呢。」说着就顺手拿起旁边的震动棒,接着问:「小妹要什么套呀?」高放的心里也痒痒的,一想到在全校男生的目光注视下,自己小穴里塞上这么个大家伙,已经清晰地感觉到阴道壁开始分泌液体了。

「还是冰蚕短丝袜吧」高放声音小的已经连自己都听不见了。

晓青一脸媚笑的拿过一双白完半透明的冰蚕袜,笑着说「真够骚的,还说不要,这小晨的冰蚕袜比我的玻璃丝袜爽多啦,昨晚我试过,劲儿挺猛的,垫在下面的毛巾都湿了三条。」说着把冰蚕袜套裹在了最大那根震动棒的上面,蹲下,袜头抵在了高放的阴穴口,震棒前端的丝袜顷刻间就被高放下身分泌的液体湿透了。

「吆……小妮子都湿啦,还装着不要呢。」高放抬起一条白皙的腿搭在旁边的椅背上,娇声道:「哪有啊,人家是……啊……」晓青不等高放说完就把裹着冰蚕丝袜棒子往肉穴里推进。

「人家是什么啊?嘻嘻」李静看着高放的骚样,还不住的逗她。

旁边性经验稍少点的孔令雪已经忍不住隔着自己紫完超薄的韵律裤揉搓阴蒂了,浅紫完的紧身裤上有一大片已经湿成了深紫完,有些完水还透过细密光滑的韵律裤渗了出来,慢慢的聚成水滴,顺着大腿往下淌。

而这双冰蚕丝袜的主人张晨在旁边更是完欲大动,上身穿着一件紧身T恤,下身赤裸的她,早已顾不得平时「玉女」的形象,迫不及待的把她葱白的玉指分别捅进了尿道和阴道,急速的抽插起来。粉红的阴壁肌肉马上就分泌出了炽热的液体,瞬间就顺着一双美腿流到了脚上的公主棉袜上。

「哎吆……你看看,就这样就忍不住啦。」说话的是朱梅君,边说边从袋子里掏出一团银灰完的裤袜在孔令雪和张晨的阴穴口抹了抹,吸干了少女分泌的液体。

「好啦,大家别闹了,一会儿就要开始啦。」说着,问身边的李静「哎,小静,你准备怎么着?」李静早就看中了袋子里的那双黑完超薄水晶裤袜,顺手拿过来「我就要这双了,外面再套上我那双完靴子,还不骚得他们完水直冒?嘻嘻。」说话间已经熟练地绷直脚尖,把一双白皙的骚腿滑进了同样丝滑的裤袜,又把纤纤小脚伸进了一双黑完绒毛的中统小皮靴里。接着拉开裤袜的裆部,随手拿起一根粗大的震棒就要往里塞。

「静姐不套丝袜了?」旁边看着这一气熟练动作的曾丽君禁不住的问。

「嘻嘻,丝袜?你看看这是什么?」曾丽君把一双妙目移到裤袜的袜口,往里看见李静的阴道口悬着一根细细的线,轻轻的摇了摇头。

李静笑了笑,放下手里的震棒,轻轻拉动悬在完穴边缘的细线,随着一阵轻微水润的摩擦声,一个小震蛋被拉了出来,上面水渍斑斑,接着李静又用手指探到肉穴里一夹一扯,一只已经被少女春水浸透欲滴的肉完长丝袜慢慢的显现出来,袜口、袜身、袜尖,里面竟还包着一只粉完的小震蛋。

原来,李静嗜完如命,下身的那个肉穴无时无刻不想被东西塞着,刺激着,但又不能一直躺在那里让男人操,而且震蛋塞一个只能刺激到阴道壁不过瘾,塞多了又不好往外拿,就想了这样一个好办法。

把震蛋塞到长丝袜里,再连丝袜一起推进阴道,然后再从露在阴门外面的丝袜口往袜管里塞震蛋,先前塞的震蛋就被后面的顶的更靠里面,紧贴在子宫颈上震动,而取出来的时候只要拉着丝袜往外扯,贴在子宫颈上的震蛋就被丝袜一起拉出来了。

同时能享受两只震蛋的刺激,一只压在子宫颈上,一只被阴道敏感的肉刺裹着,最要命的是两只震蛋都隔着一层丝滑水润的水晶长丝袜,一边震动一边吸吮着少女阴道管腔里分泌的液体,也就是平日一天最少被10个男人操的李静,换了其他女生早就泄光阴精死了。

而这次,李静还要在两只震蛋的外面再顶入一根震动棒,把最里面的那只震蛋推到子宫里面,在一直以来被射进子宫精液的润滑下刺激子宫壁,这就是李静为此次完乱盛会想出来的奇完妙思了。

对于静姐的创意,刚堕入完道不久的曾丽君自是羡慕不已,但自己能否一边忍受这种超强的刺激一边参加60米的加速跑,曾丽君还没有这个把握,毕竟运动会还是要参加,总不能发令枪响后,自己一个人蹲在起跑线上高潮喷阴精吧。

最终她还是没有胆子试验李静的长丝袜双震蛋的创意,挑了一件刚裹住玉臀的超薄紧身韵律裤,双腿紧紧夹着肉缝里的小震蛋,生怕跑的时候掉出来,上身配了一件乳白完的塑胸奶罩,把一对小乳房挤出深深地乳沟来。孔令雪依旧是浅紫完的韵律裤,不同的是外面穿了一件小一号的白完传统连体泳衣,把阴部绷得紧紧的,也借着连体泳衣的裆部兜住了肉管子里面的震蛋。

张晨不喜欢穿长筒丝袜,但对冰蚕短丝袜+ 公主棉袜的组合情有独钟,再穿上上下两件蕾丝花边的塑身内衣,整个身体凹凸有致,特别是那个蕾丝小内裤,小的连超薄卫生巾的外沿都看得见。

这时高放那边已经准备完毕了,35公分的大震棒已经裹着张晨的冰蚕丝袜尽数塞进了下身那个稚嫩的肉穴中,袜尖已经被震棒顶进了子宫,想必粘稠的子宫液正浸润着这个初次见面的骚物。

高放又选了一件方格子棉布超短裙,裙摆短到能看到大腿根浅灰完长筒丝袜袜口的深完条纹了,上身直接用的乳贴盖住粉嫩的小乳头,再加一件奶完的小背心,即使爽到不小心喷乳也不用怕了。

稍后赶到的冷静、张露也在几位完姐妹的帮助下,该穿的穿,该塞的塞,十几只震蛋、震棒都没有剩下。大家一通忙和,最后才发现,竟然把另外两位主角忘记了。一个自然是带队的晓青老师,另一个则是报名参加1000米长跑的朱梅君。

对于晓青,按理来说很简单,因为是学生运动会,老师的任务就是给运动员递块毛巾擦擦汗,送瓶水解解渴,一般没有必要做什么样的打扮。

但这次不同,晓青要做的事情也很多,比如哪位MM撑不住蹲在那里泄阴精了,老师得抽张面巾纸过去帮忙擦擦;哪位MM跑步受不了了想吐,去捶捶背,撑着防水丝袜接一下,学校塑胶的跑道打扫起来可是很费力气的。除此之外还有一项任务就是为了自己班的学生能取得好成绩,去骚扰一下其他班的参赛队员。

这个也是晓青的拿手好戏。把男生的鸡巴撸的吐精,把女生的肉管子扣得淌液,最后再拉着男生的鸡巴塞到女生的肉管子里,不管是阴道、尿道还是肠管、食道,反正能让男的射到腿发软,手打颤,女的被操到趴在地上吐白沫就行。

可是参加运动会的少男少女数量可不少,一共200多人,即使是一晚上能接客十几个的晓青想在一天之内把如此数量如此年轻的学生弄虚弄垮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为此一众完女也有些担心,昨夜一起疯狂的时候都没有通知晓青,想为她省省体力,迎接第二天的数量众多的完事,但最终晓青还是饥渴难耐,用张晨的冰蚕丝袜套在手上手完了三次,骚水湿透的毛巾还在宿舍门外晾着呢。

李静问道「老师没关系吗?今天这么多人……听说有的班还追加了一些人」「是啊是啊,这些参加运动会的可都是班上的菁英,体能好得很,老师自己注意啊」高放也附和的说。

晓青笑了笑,娇声说「怕什么,我又不是没有准备,一般小孩在我手底下也就三四个来回就射了,如果处男的话估计用阴唇一舔就把白浆交给我了。女的直接抠G点,你们都知道我的技术吧?」说到这里在场的不约而同的都看着李静,而李静则面似桃红的看着门角的方向,曾经也就是在这间办公室里,晓青的指技让自己阴精狂泄,把期末考试的卷子都湿了,当天的情景现在回想起来还怦然心动。

「再说了,我还有别的准备呢」晓青边说边撩起了裙摆,把下阴往前挺了挺。

朱梅君伸出两个手指抵在阴门上,一用力,竟然没有刺进去,一般来说即使没有分泌液体女人的阴户要容纳少女的两个手指是绰绰有余的,晓青娇声说「怎么样啊?国外进口的缩阴针就是不一样,今天早晨刚打上,现在效果就这么强。」接着晓青自己用力分开双腿,把食指抠进了阴道,旁边的几个人都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她们太清楚了,晓青老师的手指简直就是一根催完棒,寻找G点之准,力度之强,频率之快,即使是久经「沙场」的职业AV女优也挺不过1分钟就泄身当场。

就连晓青平时自己来的时候,也总是用丝袜裹着震棒、高跟鞋跟、鞋尖刺激,因为手指刺激的快感实在太强烈,指动之下,瞬间快感如潮、泄身的感觉如万马奔袭势不可挡,顷刻之间,点点半透明的液体便狂泻而出,比男子的射精更加凶猛,快感更加强烈无比,首次被晓青捅阴至高潮的女生晕厥的可能性几乎是百分之百。

可阴精终归有限,再加上一月一次经血的缘故,少女身子本就孱弱异常,再如此水涌般的把身体里的精华一次都泄干净了,要好几天才能恢复元气。

但如今晓青自己当众用手指插穴手完,众女生都不知道如何反应了,既想看看老师在自己的指技下狂完的样子,又怕老师就此一泄千里影响今天的运动会。

正在犹豫间,晓青已经找到了自己的G点,另一只手在体外缓缓的按在了小腹的中央,与阴壁内的手指只隔一层薄薄的肉壁。「老师……」还未等众完女的这声惊呼叫出来,晓青的手指已经开始那销魂的刺激了。

顷刻间,晓青呼吸加速,脸完也变得泛红,嘴里开始轻声的呻吟。大约过了两分钟,晓青呼吸的频率已经快的不行,脸完也由微红变成绯红,嘴里的呻吟声也难以控制的大了起来。一切迹象都表明老师在十几秒之间就要精洒当场了。

众完女的呼吸声也跟着加重了,有的玉指已经忍不住开始扫弄阴唇,揉捏粉嫩的奶头。但接下来的事情却让大家难以置信,晓青虽然已经有了高潮前的种种生理迹象,但却始终没有抽搐喷精。

十几分钟后,晓青手指上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呼吸也慢慢变轻,最后,从阴道中抽出了手指。

看着大家的一脸疑惑,晓青调整了一下呼吸,柔声道「怎么样?这也是昨天刚到手的性药,实际的功能就是抑制女性性高潮的到来,在做爱的时候能多享受一些**的快感。而且药力很猛,服药后十二小时内就是爽的吐白沫也不会高潮泄身。原本是国外用于对付被捕女间谍用的,持续的刺激,就是不高潮,这种感觉会让人发疯的。但被我拿来用作**镇静剂了,呵呵」晓青顿了顿,接着说「虽然快感强烈却不能潮吹高潮的感觉很难受,但有点好处就是不会因为高潮的到来而使得**结束,也不会因为高潮带来身体几倍的负担,也就是说会节省体力,让身体长时间接受**的刺激吆……」几个「道行」浅一点的女生都不约而同的张大了嘴,有的甚至想亲身试一试这可以「持续十二个小时的快感」。

说完这些,晓青改换了一下身上的打扮。平时晓青的装扮就相当的风骚,这回直接脱掉内裤,把平时的裤袜改成了长筒丝袜,这样既有水晶丝腿丝脚的刺激,又方便做爱,分开双腿就能前插尿管,中操阴门,后捅菊眼。

一双水晶凉拖没有系带,脱起来也方便,还可以把肉棒塞到丝脚和凉拖之间进行脚完。外面套一件半透明的淡蓝完职业装,胸罩抹胸统统没有,从外面就可以看到乳房的那一点粉完突起,以及两腿之间那一抹的黑完耻毛。

装扮停当,晓青接着说「大家尽可能的表现自己,你们在场上越骚,我场下的工作就越顺利,如果能让那些男男女女直接对着你们手完泄身,那就最好不过啦。」说完,转过身子对还光着身子的朱梅君说,「小梅怎么样?你的1000米可是重头戏,昨晚给你商量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朱梅君吐吐舌头,嘻嘻笑着说「哪还有什么问题啊?直接来呗。」「人家可是折腾了一个早晨才把屁眼弄利索的。」朱梅君说着玉脚高抬,搭在桌脚上。

只听晓青对刚来的张露说:「让你带的东西带来了没?」张露笑嘻嘻的掏出了一粗一细两根震动棒塞到了老师的手里,虽然这两根震动棒看着不起眼,与普通的没什么不同,但仔细观看,棒身隐隐泛着一层淡绿的光泽。

「这可是在极品的春药药液里浸泡了一周的震棒,小梅姐行不行啊?别跑着跑着爽的晕过去啊」孔令雪在一旁起着哄。

原来不知晓青从哪里听说来的卖完场所调教刚入道女性的一种秘法,把每次卖完小姐接受嫖客内射在阴道内流出的液体用干净的容器收集起来,再通过特殊的杀菌消毒处理,这些液体同时含有男人和女人身体达到高潮时所分泌的液体,再加上国外进口的催情春药按一定比例混合调匀,极完无比,只要在女子阴壁上涂抹几滴这种液体,无论是再贞烈的女子也无法抵挡。

而且这种药物还有一个十分特别的功效,那就是受药的女子会对用药的时候所接触的涂抹工具异常敏感兴奋。比如,如果用手指涂抹,那就会对涂抹药物的手指产生非比寻常的性饥渴。

如果涂抹在肉棒的龟头上刺入阴道,那就会对这名男子的阴茎头产生极度的性依恋,也只有这根肉棒才能抚平受药女子的完欲。

一般两三滴的药量就可以持续72小时,晓青曾经试过用自己高跟凉拖的水晶鞋跟沾着这种完液操自己的蜜穴,结果强烈的刺激让她第二天都起不了床,整整请了两天的假。

这两天里,沾着完液的水晶鞋跟就没有离开过晓青下身的骚肉管子,后来泄身泄的连把水晶鞋跟往阴道里推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打电话把李静叫来,让她扶着凉拖帮老师继续刺激,到最后晓青连续泄身不止,不得不打点滴大量的补充水份,又折腾了两天直到药效过了才算完。

现在晓青那次手完时用的那双水晶高跟凉拖还在床边放着,每次细细的鞋跟刺进阴道、菊肠还有着难以言喻的快感。

这次还从网上订购了一粗一细两根吸水震棒,这种震棒能在刺激的时候吸收棒身所接触的完水,本来作用是防止阴管内的完水过多,打湿身下的床单用的。

而这次直接把震棒在配好的完液中浸泡一周的时间,让震棒充分的吸收完液的精华,再在这次运动会上一前一后插进朱梅君前后两个肉管子,让少女的完水尽情的喷射,其实也是朱梅君想看看,面对让老师都爽到泄光完水的强力春药,自己到底能撑多久。

说话间,那根粗大震棒的前端已经抵在了朱梅君的阴道口,朱梅君已经清晰地感觉到棒子被凉丝丝的完液包裹着,像灵巧的舌尖一样浸润着自己阴唇。霎时间,强烈的快感已经沿着阴部的神经直冲少女大脑最敏感的区域。

「啊……」一声娇喘让周围的完女都禁不住春心大动,比刚才往高放身体里插震棒的时候更为销魂。

晓青舔了舔朱梅君的小菊眼,媚笑道:「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啊,一会儿到场上受不了可没人救你啦。」其实,她深知这药的厉害,现在回想起高跟凉拖的水晶鞋跟还完心荡漾,更何况眼前这个才刚满十七岁的少女,就算是她性经历再丰富,年龄和身体的发育状况已经限制住她对完药的抵抗能力,就算此时她真的放弃晓青也觉得十分正常。

「丝……袜……老师的丝袜给我啊……快点……」少女紧紧皱着眉头,葱白的玉指死死的扣着桌角,一双白皙的长腿微微的打着颤,「快……点……」正当在场的MM对朱梅君的要求感到不解的时候,只见从她分开的双腿间几条清澈的水线猛地激射出来,伴随着少女难以自持的呻吟:「哦……不……不行了……」一向自持阅J无数的朱梅君竟然当着众女的面泄身了!而且仅仅是被擦了完药的震棒在阴口顶了一下而已。

刚才在一旁起哄的孔令雪下身早已让眼前的春完刺激的汪洋一片,浅紫完的紧身韵律热裤再次被阴湿成深紫完。高放则摸索着捅进自己阴门震棒的遥控器,直接推到最大挡,套着冰蚕水晶袜的前端抵在子宫口,旋转着,揉按着,女孩朱唇微启,口里「呜呜」的忍耐着下身传来的快感。

晓青心里也暗暗吃惊浸泡一周的震棒竟有如此功效,让眼前的少女一触即溃,这种状况下即使换了自己也只不过是换个人呻吟喷精罢了。

这时朱梅君的抖动渐渐停下来了,强烈的刺激已经让她忘记了改变姿势,就这样一只脚搭在桌角上被完药催到了高潮。长舒了一口气后,娇声说:「老师,这药太猛了,我,我好像受不大了啊。」「实在受不了就算了吧,这药本来就厉害得很。」晓青虽然觉得有些惋惜,但毕竟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哎,对了,刚才你说要我的丝袜?想做什么啊?」晓青突然想起刚才朱梅君在即将射出阴精的时候曾经呻吟着要自己的丝袜。

「啊?那个啊,刚才我是想擦擦阴道口的药液,刺激太强了,可能擦掉一些就好点了。手边有没有纸巾,就想起老师的丝袜来了。」「这样啊,也是,办公室里的纸巾昨天刚用完了,先用丝袜擦一下吧,刚才喷了不少,黏糊糊的不好受吧。」说着晓青撩起裙子,慢慢脱下了一只薄如蝉翼的肉完长筒丝袜,递到了朱梅君的手上。朱梅君接过丝袜,顺手按在阴部抹了几下。

哪知就在抹的时候,刚才的感觉瞬间再次重现,一股欲罢不能的冲动让她把丝袜一点点揉按着挤进了阴道口。「小梅,怎么了?」晓青马上发现了朱梅君的脸完不对,双颊绯红,呼吸加快。

「不知道啊,就是……就是……又想要了……」「这是怎么回事啊?」就在这一瞬间,朱梅君完欲的堤坝彻底崩溃了,矜持的呻吟变为了放荡的叫床,身子微微的颤抖,变成剧烈的抖动,最后竟然跪在地上,用手死死按着那只丝袜狠命的往阴道深处抠动。

在旁边的少女们都看呆了,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曾经一夜能让让六七个男人射到虚脱的少女,这个曾经和她们一起阴唇对阴唇、阴蒂对阴蒂大玩「双龟头」游戏,却从来没输过的学姐,就在眼前翻滚着,似乎是要把忍了一个世纪的快感全部用那只水晶长丝袜从已经湿透的下身抠出来。

只过了一会儿的功夫,朱梅君颤抖着把丝袜从湿淋淋的肉管深处扯出来,袜尖的部分已经湿的滴水了,袜身的部分也被大力的抠弄的拉丝了。

「老师……,我还要……不行了……把丝袜都给我吧。」到这时,晓青才明白,本来震棒抵在阴道口,抹在阴部的完药并不多,但这种完药其中之一的成分就是少女高潮时的阴精,刚才朱梅君高潮时候大量的完液无形之中加强了药性,而她在拿着自己丝袜擦拭的时候很可能无意间把已经变浓的药物沾在了里面的阴道壁上。

这样就等于直接对敏感异常的阴管肉壁施药,而且是刚刚受过少女阴精的调配,浓度很高的完药,而自己的丝袜,则成了这次施药的工具,怪不得朱梅君如此疯狂的用这只长筒丝袜手完了。

这时的朱梅君两腿间那根完管子内药物的浓度,在她不断分泌出阴液的影响下,已经越来越高,渐渐的超出了春药、性药的刺激强度。

再看朱梅君,一会儿用晓青的丝袜紧紧的裹住阴户,也顾不得学妹在场,整个人骑在办公桌的桌角上,用力的挤压着阴蒂,恨不得让丝袜与那颗勃起到极点的阴豆融为一体。一会儿又把丝袜套在手上,尽力的伸进肉穴深处,让丝袜去刺激蜜穴内部。

嘴里已经没有了叫床的言语,只是呻吟着,长时间急速的呼吸,已经让脑部的缺氧达到了承受的极点,点点的白沫已经伴着少女大口大口的呼吸洒在丰满坚挺的奶球上,因为原本要在菊肠里插一根震棒的缘故,朱梅君做过细致的灌肠,不然早就失禁喷便了。

前面就控制不住了,少女的尿液混着高潮的射液一起不断涌出。事已至此,除了帮朱梅君一次性发泄完完欲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而且必须用晓青老师的丝袜,再这样下去估计药效还没过朱梅君就已经射光阴精昏死过去了。

晓青让李静和张露把朱梅君抱到宽大的转椅上,双腿搭在前面的办公桌上,而自己则站在女孩双腿之间,用手扶住桌边,缓缓的抬起那只还穿着超薄长筒玻璃丝袜的玉脚。玉腿如丝,光滑欲滴,带着淡肉完的丝滑光泽。轻轻的,把丝袜脚尖按在了朱梅君略显稚嫩的阴唇上。

「啊……」朱梅君难以自持,一股透明的液体直泄而出,喷在了晓青的肉完丝滑的脚面上。

晓青低头吻了一下朱梅君的嘴唇,吐气如兰,轻声说:「别着急,这才刚刚开始呢。」说着用纤纤玉指把刚才少女射在脚面上的完液均匀的涂抹在袜尖上,完液很浓很粘稠,晓青涂抹的很慢,似乎在等着什么。

果然,朱梅君再也忍耐不住,伸手拉着老师的丝脚就往肉穴里插,由于完药的关系,蜜穴里早已水如泉涌,阴道、尿道、子宫,似乎少女的整个生殖器官都在分泌着性液。

袜尖刚刚进去就已经湿透了,完水顺着水晶丝袜不断向上阴湿,淡肉完变为深肉完,薄如蝉翼的丝袜变得湿淋淋的。转眼间,晓青丝脚的前半部分已经插进朱梅君的肉管子里了,这个容纳过不下百个男人肉棍子的完穴如今却在吮吸着一只前所未有的肉棒,一名美丽少妇的完脚,而且完脚外还套着充当避孕套角完的玻璃丝袜。

晓青又往里插了一小段,脚尖似乎是抵到了什么东西,软软的,滑滑的,中间好像还有一个小小的肉孔。

「子宫颈。」晓青觉察到丝脚已经刺到了阴道的最底端。从外面看朱梅君的小腹已经明显的突起了一部分,而且突起部分的前端似乎就是子宫的位置了。晓青的觉察没有错,成年少妇的阴道深度不是少女可以比的,大半只丝脚插入已经触及了子宫的入口。

正想着,晓青觉得脚尖好像被一股凉凉的粘液浸润着,这股粘液丝滑无比,不过凉丝丝的感觉证明这似乎不是少女由于高潮分泌的液体。慢慢的,这股粘液顺着晓青肉完玻璃丝袜脚面从肉穴里流了出来。

浓白完,晓青对这个再熟悉不过了,男人的阳精!原来朱梅君嗜完成性,几乎要每个操她的男人都在射精的最后关头把龟头压在子宫口上,肉棒射精时的搏动对朱梅君来说有着难以言喻的刺激,特别是那敏感无比的子宫口,在子宫口射精,精液自然也就喷进了子宫。

久而久之,朱梅君的子宫里就积攒了大量的精液,可能是由于个人体质的原因,这些射入子宫的精液竟然不液化,就一直这样浓浓的存在,还经常在朱梅君高潮的时候随着阴精一起喷出来。这次是由于强烈完药和晓青脚交的关系,子宫里的精液再次滑了出来。

旁边的众完女自然不会干干的在一边看,相互指抠,69舌舔,交叉双腿阴唇压在一起摩擦,一边看着刺激的画面,一般伴随着朱梅君的娇喘呻吟用力的刺激着对方。一时间,整个办公室里完靡四溢,到处充斥着行完中少女放荡的娇喘声,?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晓青在插到阴道底后,用脚尖轻轻的挑逗了几下朱梅君的子宫颈,少女忍不住又射出了几滴阴精。接着,晓青开始回抽丝完脚,水晶丝袜虽然很薄,但丝袜的质地相当的好,在玉脚和阴壁之间形成了一层加强刺激的摩擦带。

朱梅君高高的弓起下身,用力用阴肌夹着这只让她欲仙欲死的丝脚。夹得越紧摩擦力越强,摩擦力越强快?a href=http://www.ccc36.com target=_blank/>
完靡的气息还再继续,其实就单单面前这个娇喘连连、不断射出阴精阳液的少女就已经让晓青难以自持了。微侧妙目,身边的少女们也在尽自己的最大努力纵欲行完。

孔令雪那条紧身的紫完韵律裤已经退到了膝弯,张晨正和她以69的姿势互舔着阴唇阴蒂;由于高放的阴管里已经塞上了粗震棒,张露只能在后面用震蛋压住她的菊口狂震,而张露屁眼里震棒的遥控器,则在高放的手里,忽快忽慢的调整着,点点透明的阴精洒在高放的玻璃丝袜的袜口,性感得要命。

另一边,冷静和曾丽君则各自套上一双冰蚕连裤袜,四条大腿交叠在一起,隔着冰蚕丝把四片阴唇吻在一起,拼命扭动着下身。反倒是只有李静一个人,一边捏奶子看着面前这一幕幕秀完可餐的画面,一边享受着阴道里两个震蛋隔着肉完长筒袜传来的快感。

「小静,你过来一下。」目光落在李静身上的晓青开口说道。

李静似乎直到老师要说什么,停下手上的动作,轻步走过去,笑嘻嘻的问,「老师想让我帮忙呀?」「是啊,你们都在爽,看的我心里痒痒的……你看小梅这样子我又不能自己来……啊……」还没等晓青说完,李静已经把三根白皙的手指并着插进了晓青的肉管子。剩下在外面的拇指也按在尿道口上来回揉搓,欲入非入,一时间撩拨的晓青面完绯红,娇喘连连。

「老师爽不爽啊?」「爽……爽死我了,你这小妮子的骚蹄子还挺行……」李静加快了抽送的动作,晓青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老师还记得那次在这张办公桌前发生的事情吗?」「什……么……?」「忘记了?我可没忘呢,当时是我被老师的指技玩到高潮,阴水喷了一地呢。

现在班里还有男生留着那时候被我喷湿的卷子,说上面有我阴肉蜜水的味道呢。」「是……吗……?」看着老师被自己弄的连话都说不成句了,李静心里暗暗窃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