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我的女朋友是日本翻译
我的女朋友是日本翻译
 
认识她是在朋友的一个聚会中,她叫燕。1.65米的标准身高,略为超标的三围,配上清纯的面容,披肩的长发还总是调皮的甩来甩去,象流行日剧中的女孩一样,是个纯洁和性感完美结合的女孩。经过搭讪,我知道她是本市外语学院的日语系高才生,现在一家知名日企当翻译。老实说,我对日本没什么好感,但却因为贪恋美色而鬼使神差的和一个日本翻译搞在了一起,也为日后的一切烦心事埋下了隐患。


我们认识一周后,就发生了关系,她很顺从,大概是多年受日本文化的熏陶的结果。但在做爱过程中的她表现却很大胆,虽然她从不谈她的过去,但我知道她是个经验丰富的女人,至少比我要丰富的多。我当时是个懵懂少年,还曾为她的过去而暗自伤心了一段时间。但很快就陶醉在肉体的欲望中了。


翻译是个很辛苦的工作,虽然收入高但根本没有正常的私人生活,做日本翻译更是如此,经常要加班到深夜,(其实就是陪吃陪喝,日本的企业文化是家长式的,很是好色,他们的高层大多是独自在中国,闲暇之余就拿这些中国美女开心,找借口占点便宜)因此,我们也是聚少离多。


一天,我心血来潮想给燕来个惊喜,打算埋伏在她家,好吓吓她。但在她家楼下我看到一辆豪华的凌志静静的停在那里,我的心一沉。上楼后,我轻轻把门打开,最不愿见到的场面还是出现在了我的眼前。卧室的塌塌米上是我熟悉的那具性感而美丽的侗体,而上面却骑着另一个丑陋的肥胖男人。我手脚冰凉的站在那里,一动没动。燕的眼睛上蒙着个我们常用的眼罩,根本没发现我的到来,依然扭动着丰满的身体上下承合着胖男人的律动,娇艳的红唇急促的开合着呻吟着,陶醉在胖男人的胯下。


那男人望着呆若木鸡的我,下体依然一下一下的抽插,根本没有要停止的意思,眼神中胜利的笑意,我至今难忘。他当着我的面在玩弄我心爱的女人。忽然他开口说话了,不是和我而是和胯下那个被他的淫具玩弄的女人说。


开始是日语,当他发现我无动于衷的时候,就改用熟练的中文了,字字入耳。


他问燕:是我的家伙厉害还是社长的厉害?


燕在他的胯下已经进入癫狂的状态,但仍然清晰的说,科长的厉害!!科长厉害!!


他又问:那比工藤呢?


燕说:还是你厉害,但工藤的鸡吧更大……!!


胖男人得意的望着我,仍旧浅浅深深的不停的操着我那美丽的女友。一边问话还一边把她翻过来象操狗一样从后面插进去,女友带着眼罩面对着我,跪在那里,雪白柔软的屁股上被那大手揉捏着,一对美丽而丰满的乳房随着胖男人的抽插前后摆动,象在召唤着我一样。


他又问:是我一个人玩你爽?还是和司机张桑一起搞的那次爽?


燕犹豫了一下含糊的说:两……两个人操更爽!!


那个胖男人还在不停的问不停的操,而燕的每一次回答都令我目瞪口呆,我彻底没有勇气冲上去了,我想逃走是最好的选择,我扭头要走的时候,胖男人高声说:等等!!我以为是喊我,条件反射的回过头去发现,胖男人已经从燕的后面拨出鸡吧,而我美丽的女友正象一个标准的妓女在为他口交,柔软是舌头上下轻舔着那个丑陋的大棒。


我比你男朋友呢?胖男人得意的问燕没有回答,只是更加卖力的舔弄着、吸吮着,终于让胖男人的浆液射在她清秀美丽的脸上,温软性感的小嘴里,陶醉在淫糜的气氛中。


(二)


这事发生后,我一直没有勇气见燕,她的电话我也一直没接。直到两周后的一天,我主动拨通了燕的电话,因为我有难了。


我是个好赌的人,燕劝过我好几次,我也试图改变,但那事发生后我彻底又回到原来的圈子了,赌博象吸毒一样,终生相伴无法戒除。那一个晚上,幸运女神似乎把我抛弃了,我不仅输光了前几天赢头,还欠下了5 万元的赌债,赌钱的朋友是最没义气的,榨干我之后就开始对我拳打脚踢,逼我还钱。我心情不好就和他们闹翻了,结果被带头的大哥堵在家里,威胁我,要么立刻还钱要么剁手剁脚抵债。


燕是我唯一认识肯帮我的人了,我拨通了她的电话,电话那头依然是那么熟悉温柔的声音,她并没有责怪我,但她一时也无法凑那么多的现金,最后她说会找朋友想办法的,我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朋友,但却没有勇气制止。因为我面前是寒光闪闪的砍刀和凶神一样的赌友。


当她匆匆赶来时,已经是中午了。精致小巧的黑色制服短裙把她凹凸有致身材包裹的曲线逼露。她看到我没事儿,就从大手提兜中掏出5 万元,扔给带头的大哥,让他们快走,但那伙人被燕的性感身段打动了,淫笑着向我们要利息和精神损失费,原因是我骂了他们的妈妈!!我刚要大骂他们没义气时,忽然间他们指着燕的屁股狂笑起来,笑的那么无耻那么放肆。燕也被他们笑楞了,回头一看脸顿时通红,下意识的把身子扭了过来,我一看原来在她黑色制服短裙后面上赫然一个手印!!是粘满精液的手猛然拍在屁股上留下的痕迹,白色的精液干结在黑色的短裙上是那么的扎眼。难怪燕过了那么久才赶来,原来……那一刻我彻底崩溃了,似乎全世界都在笑我,笑我的女朋友是个人尽可夫的婊子。我狂叫着冲了出去,耳边是尖厉是刹车声、无耻的狂笑声、和无助女人的哭泣声。再后来就是无尽的白色蔓延开来……(三)


当我重新回到社会上来时,已经是半年以后了。过去似乎都是一场梦,谁知道是否真的发生过呢?


一天,当我经过一家日本餐厅门口的时候,忽然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这是我和燕第一约会的地方,物是人非,好不伤怀。我走了进去,坐在当年的位置上,点了当年的饭菜,低头吃了起来。但我隐隐的感觉今天会发生什么。忽然,我对面的位置上有个人坐了下来,我满怀期待的抬起头,却发现对面坐的是个胖男人。见到他,我的胃顿时开始痉挛,是那个骑在燕身上大发淫威的胖男人!!


显然,他认出了我,一屁股坐在我对面,他肯定是酒喝多了,嘴里喷着臭气,一副老朋友的嘴脸,向我讲起他和燕的事情来,我木然的坐在那里听着。他是这家日企的人事担当,他骄傲的说燕是他发现并聘用到公司的,燕是个非常有潜质的女孩(主要在性方面),他布下陷阱一举夺走燕的贞操,并一步步诱惑训练她,成为公司知名的员工……『现在她在哪里?』这是我唯一和他说的一句话。


『半年前,辞职到京都念书去了。哼,这些都是借口,她是我见过最好的中国性奴,呵呵,到东京肯定会重操就业的,哈哈!!你要是看到她第一次的羞涩和现在的放荡肯定不会相信会是一个人的,而我就是他的创造者……』我抬起头望着他那张因为张狂而变的更加丑陋脸。


我叹了口气,唉!!曾经坐在我对面的是那样一个美丽清纯的姑娘,吹气如兰,燕语莺声。而如今却变成一头肮脏的猪坐在那里,喷着酒气向我炫耀如何靠点小钱来玩弄中国姑娘。于是,我决定让他闭嘴,但又不想和他说话,于是就用手边的大号烟灰缸拍向他的臭嘴,一下、两下、三下……然后是食盒、酒瓶……直到他闭上他的臭嘴,倒在我脚下。


旁边的侍者一直惊讶的看着我们,但当他们确定我是个地道的中国人而躺在地上的是个地道的日本人时,一拥而上把我围在中间,仿佛我是个破坏中日友谊的坏分子。


后来,局为了中日的友好关系要起诉我故意伤害,要严惩凶手。而我的律师用一张安定医院的证明,把我救了出来,但我还得去住院。


这就是我的经历,我现在生活的很好,爱看日本的A 片,听SONY的音响。只是见到日本的胖男人,依然要用大号烟灰缸招待他们。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