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三美逗无忌
三美逗无忌
 “可是,您是我的长辈,我……我真的可以碰您的私处吗?”张无忌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你别忘了,我们这是在学习知识,不是在做苟且之事,让你来就来,不必拘束。懂吗?我的乖乖女婿。”黛琦丝微笑着对张无忌说道。

  有了岳母的首肯,心跳加速的张无忌吞了一口唾液,努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好让自己不至于太失态,毕竟不是在做苟且之事,而是在学习嘛,可不能在四位娘子面前出了丑。四位女子也是非常想看看小阴唇里面的情形,都在催促夫君:“无忌哥哥,你就快些嘛。”

  张无忌抬起双手,虽然已经努力克制,可还是没有停止住微微的颤抖,在两只手接触到黛琦丝的小阴唇的时候,张无忌就像是遭到电击一样,而黛琦丝的身体也明显地颤动了一下,二十几年来,这个部位从来没有被人碰过,如今,被一个壮年男子用手触摸,黛琦丝终于忍不住娇哼了一声,“啊!”

  张无忌听见岳母发出的声音,害怕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好,弄疼了她,急忙问道:“岳母,你怎么了,没事吧。”众女也齐声询问。而此时张无忌的两个大拇指却象是牢牢的沾在黛琦丝的小阴唇上,还不断的轻轻搓柔,丝毫没有想拿开的意思。

  “没……没有什么,无……忌,你……你做得很好,这是我……我的正常的生理反应,当自……自己的私处,受到来自外界的刺……刺激时,就……就会感到非常的愉悦。你们四个女孩子也可以相互试一下,看看有没有这种感觉。”说完黛琦丝开始颤抖呻吟起来。

  殷篱听完一把拉过小昭,笑道:“四妹,我们来试一下。”没等小昭回答,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把手伸进了小昭的下身,小昭哪里受过这种刺激,双腿紧紧地夹住殷篱的手,几乎站立不稳。殷篱连忙把她扶住,另一只手把小昭的手拉向了自己的私处,也夹得紧紧的,同时二人还不断刺激着对方,二女顿时娇喘连连,胸口在剧烈地起伏着。

  赵敏看了一眼周芷若,毕竟两人有过芥蒂,不好像殷篱和小昭那么随便,所以一时之间还不好开口,可是就一刹那间,她发现周芷若也无助地看着自己,四目相对,还需要什么言语?于是各自向前走了两步,一把抱住对方,伸手向对方湿漉漉的下身摸去。

  一瞬间,美妙绝伦的感觉降临了,原有的不愉快统统都抛开到一边,两人红着俏脸,害羞地看着对方,手上却在不断地给对方加力,周芷若呻吟道:“原…原来做人的感觉可…可以这么愉快,敏敏,你再…再用力些。啊……啊!……”

  “我……我也是第一次才知道这样的感觉,我以前都是自己摸的,原来别人摸的感觉才是最好的。”赵敏闭着眼睛喘着气说道。

  “好……好了、好了,都感……感觉到没有,大家先停下来吧,以后有的是时间来体会。我……我们继续讲解,无忌,你也停下来,不要再搓了。”稍感满足的黛琦丝说道。

  此时,张无忌的一双手沾满了湿淋淋的粘液,喘着粗气,极不情愿地停了下来,等待岳母的讲解。其余四女也都只好先停了下来。

  “无忌,你把我的小阴唇轻轻掰开,让大家看看里面有什么。”黛琦丝道。

  张无忌用手将黛琦丝的小阴唇轻轻地掰开,此时整个阴道边上全是湿淋淋的粘液,滑不溜手,张无忌连掰了三次都滑开了,直到第四次手上加了力才掰开,这期间弄得黛琦丝好不刺激,躺在木桌子上不断地呻吟。

  “你……你们看到了什么?”黛琦丝问道。

  “有两个小孔,一个大一些,一个小一些。”众人答道。

  “对了,小一些的是我们的尿道,我们的尿液就是通过这里排出来的,大一点的孔就很关键了,这就是我们的阴道口,女人的价值就全靠它来实现了,行房事和生孩子就是靠这里,小昭,看见没有,当年你就是从这里生出来的。”黛琦丝向众人介绍道。

  “啊,这里啊,这么小,怎么可能嘛,就算小昭当年是个婴儿,也不可能从这里面出来啊。”众人都不太相信,连小昭自己都半信半疑。

  “傻孩子们,我还骗你们不成?你们可别看它小,它是可以伸缩的,无忌,你把一个指头伸进来试一试。”黛琦丝说道。

  “好的,岳母。”张五忌早就想这么做了,现在得到了岳母的同意,兴奋得不得了,赶紧将食指对准岳母的阴道口使劲戳了进去,由于黛琦丝早就分泌了足够的体液,所以非常顺利地就滑了进去。

  但是由于黛琦丝多年没有过性生活,所以阴道非常的紧,张无忌只觉得自己的中指被什么东西紧紧地裹住,不过伸缩都很自如,不由得将中指来回抽动了几次,最后一次还用尽全力,使得食指尽量地进入里面,直碰到了黛琦丝的花心。

  躺在木桌上的黛琦丝几乎快受不了啦,用手紧紧地抓住桌子的两边才没有使自己扭动起来,同时咬紧牙关,努力使自己不叫出来,毕竟这是在给孩子们传授知识,不是在做那见不得人的勾当。

  “够……够了,别再这样抽动了。我会受不了的。”黛琦丝呻吟道。

  “岳母,我把您弄疼了吗?”张无忌小心地问道。

  “哈哈,恰恰相反,你把她弄得非常的舒服,你的岳母可是受用得很了。你这傻小子,当真什么都不明白,你爹当年可比你强多了。”谢逊在一旁忍不住大笑道。

  “谢三哥,你好讨厌啊,当着孩子的面不要说这些轻薄无聊的话好不好。”

  黛琦丝对谢逊嗔怒道。

  “无忌,别听你义父瞎说,他最没个正经。你现在把手指头拿出来,然后换成两根手指头伸进去试一试。”黛琦丝又转头对张无忌柔声说道。

  张无忌心想:一根指头已经把里面塞满了,两根指头岂不是会把里面和洞口撑破?于是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照做。众女也有同样的疑惑。

  “别怕,不会有事的,大胆一些。”黛琦丝察觉到女婿的疑惑,鼓励的说。

  听了这话,张无忌不再犹豫,将中指和食指并拢,向着岳母的私处伸了进去,“咦,这么容易就进来了,好像并不比刚才一个手指头的时候难进啊。只是感到比刚才裹得紧了些而已。”张无忌抬起头把自己的感受说给自己的四位娘子听。

  “好神奇啊,这是怎么回事啊?”众女子齐声问道。此时张无忌把两个手指尽量探到最深处,碰到了黛琦丝的子宫口,于是觉得好奇,用两根手指夹住上下左右尽情地拨弄着。

  “啊啊……啊,这小子弄得我好舒服啊。”黛琦丝涨着红通通的脸,心里暗自欢喜,但是又不能表示出来,只好拼命忍住。但是又舍不得叫女婿停下来。

  “这是为什么啊?妈妈,你快告诉我们吧。”小昭等人急切地追问道。

  “好吧,我……我告诉你们,其实别……别说是两根手指,就……就算是整只手都可……可以伸进来的,因为阴道的内壁可以扩大好……好几倍呢,要……要不然,小昭你……你当初是怎么出……出来的?”黛琦丝一边呻吟一边说道。

  张无忌听了好奇心大增,于是把手指拿了出来,将五根手并拢,慢慢地向黛琦丝的小穴伸了进去,这次有些困难了,黛琦丝的阴道口被张无忌的手撑得张开了大口,可还没有完全进去,但是黛琦丝已经是娇喘连连,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你……你慢一些,不要太……太快了,这样会让我不舒服的。你可……以转动一下,让手都沾……满我的体液,这样就……会容易些的。”黛琦丝呻吟着指导自己的女婿。

  有了岳母的指点,张无忌轻轻地转动着自己的手臂,慢慢地向深处探去,终于,扑哧的一声,张无忌的手竟然完全没入了岳母的阴道之中,黛琦丝也随即“啊!”的叫了一声,众人忙上前问道:“娘,您没有事吧。”

  “我……我很好,别……别担心,你们看,这手不是伸……伸进来了吗?娘没…没有骗人吧。”黛琦丝含着笑意,紧咬住嘴唇,一张俏脸竟涨的娇艳欲滴。

  张无忌见岳母没事,没入阴道之中的五根手指立刻不安分起来,在里面用力地搓揉捏拿,刺激得黛琦丝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黛琦丝紧闭着双眼,尽情地享受着女婿带给她的快感。四女见状,下身的体液早已顺着大腿流了下来,“不如我们也试一试吧。”周芷若转过头对赵敏说道。

  “不可,万万不可。”陶醉中的黛琦丝听了这话急忙阻止。

  “为什么不行啊,我们难道和您不一样吗?”众女不解。

  “好吧,我再接着给你们讲解。无忌,你先出来吧。”黛琦丝又恢复了她的矜持。

  张无忌只好恋恋不舍地将手抽出。黛琦丝说道:“我的阴道的确跟你们的不同,因为你们还是处女,我则不是,我的逼当年是让小昭的爹日过的。你们明白吗?”

  “不太明白,日过的逼和没有日过的逼又分别吗?”众人还是不解。

  “当然有分别了,傻孩子们,一个女的,如果没有被男人日过,那么她的逼就会有一样东西挡住阴道口,这东西就叫做处女膜。这是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之一,其实也就是她的贞操。这是非常重要的标志,通常只能由自己的丈夫来把它捅破,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丈夫是第一个日自己的男人。捅破之时会流出少量的血,这是正常的,不必担心。你们都还没有被人日过,所以处女膜都还在,只有无忌才有资格把它破坏掉,决不能随便处置。”黛琦丝介绍道。

  “现在,我们来观察一下处女膜的模样把,我呢,已经没有了,你们谁来做个示范啊。”

  四女面面相觑,都不好意思躺在木桌上让大家看,毕竟还有一个大男人杵在那里。黛琦丝笑道:“别不好意思,要不每个人都拿给无忌和大家观摩观摩,轮流来吧。”

  赵敏红着俏脸,勇敢地说:“我先来吧。”说罢就躺到了木桌之上,把腿分得大大的。众人立刻围了上来,张无忌还是第一次仔细的看到少女的逼,感觉又和岳母的逼大大不同,岳母的阴唇是有些松垮垮的,而赵敏的阴唇闭得紧紧的,好像含苞待放的花朵,红红的,嫩嫩的。想到张无忌此刻正火辣辣地盯着自己的逼在看,赵敏忍不住含笑着把头扭向一边,害羞的不得了。

  “看不到啊,处女膜在哪里啊?”众人看了半天没看到想看的内容。

  “这样当然看不到了,无忌,你去把赵姑娘的小阴唇掰开让大家看,注意,轻一点,别象刚才那么大劲,会弄疼赵姑娘的。赵姑娘,你也忍耐一下啊。”赵敏害羞的应了一声,声音小得连自己都听不到。

  张无忌伸出手去,这次比上次有了经验了,一出手就拿住了赵敏的两瓣小阴唇,赵敏羞得用一只手蒙住自己的眼睛,另一只手条件反射地想去拉开张无忌的手,可是中途就被黛琦丝拦住了。“你再忍耐一会儿,小敏,很快就好了。”黛琦丝笑道。

  “可是他弄得人家好痒啊,麻麻的,我快受不了了嘛。”赵敏娇喘道。

  张无忌决定抓紧时间,用力掰开,几颗粉红色的肉丁出现在眼前,张无忌真想伸出舌头去舔个够,但是现在不行,终于,赵敏的小穴出现了,周围充满了赵敏的体液,晶莹剔透,美不胜收。

  大伙儿凑过头来仔细地观察,“看到了,看到了,有点白色的,对吗?妈妈。”小昭最先发现,兴奋的叫了起来,黛琦丝笑笑点了点头,其余的人也都跟着叫了起来,“真的,真的,我看见了。”

  “好神奇啊。”

  “好了,无忌,你放了敏敏,让她下来吧,也真难为了敏敏这孩子。”黛琦丝对张无忌说道。

  张无忌只好松开了手,赵敏急忙翻身坐起来,一记粉拳打在张无忌的胸口,娇滴滴的骂道“你啊,讨厌死了,我恨你。”但是眼中却是充满了无限的笑意。

  张无忌不禁看得心驰神摇,真想一把把它抱在怀里,然后吻遍她的全身。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再闹了,为了节约时间,你们三人的以后再让无忌看罢。”黛琦丝说道。

  “好吧。”其余的三位女子不无失望的回答。

  “对于女人的身体,大家基本上都看清楚了吧,对了,还有一样生殖器官还没有讲到。那就是咪咪,医学上也叫乳房。”黛琦丝说完用双手将自己的双乳托起,好让众人看清楚。

  “这是男女都有的器官,但是男女的就不太一样,女人的明显要比男人的大很多。这两个肉丁叫做乳头,乳头周围的黑圈叫做乳晕,当女人的身体受到外界的刺激,或者女人的情欲产生时,乳头就会发硬发涨,而且乳晕也会扩大。乳房最主要的功能就是产生乳汁,也就是奶水,将来你们有了小孩,就要靠它来喂奶了。”黛琦丝介绍道。

  “无忌,你刚开始看到我的咪咪时,你有什么想法?”黛琦丝问张无忌道。

  张无忌窘迫地说:“对不起啊,岳母,我看见时好想将您的咪咪紧紧抱住,使劲的搓揉,还想抱着您的乳头吮吸。”

  黛琦丝听完娇笑道:“傻孩子,除了哺乳之外,乳房也是女人吸引男人的部位之一,你有这种想法,说明你是一个正常的男人,而我也还是一个有吸引力的人,我怎么会责怪于你呢?”

  “关于女人的身体,我们就介绍到这里,还有一个神秘的部位在你们的逼附近,我呢就卖个关子,留给你们将来自己去体会。那里要是被你们找到的话,一定会让你们舒服死的。好了,不说了,下面来看看男人的生殖器官吧。”黛琦丝道。

  “无忌,你把裤子脱了,让我和你的四位娘子看一看啊。”岳母含笑对着自己的女婿说道。

  四女均迫不及待地想看看夫君的下身和自己的有什么不同,其实她们还从来没有见到过任何男人的身体,所以四双火辣辣的俏目几乎快要把张无忌的遮羞布给烧掉。

  这次轮到张无忌不好意思了,因为此刻他的阳具正涨的粗壮无比,把仅有的一条内裤顶的老高,要让岳母看见了岂不是非常尴尬。所以埋着头不敢抬起来。

  看着女婿犹豫害臊的样子,黛琦丝不禁暗自好笑,她偷偷地给四女递了个眼色,四女心领神会,只见周芷若、赵敏和其余的两女同时冲了上去,牢牢抓住张无忌的四肢,张无忌大惊失色,但却也没有运功反抗,任由四女将他放倒在木桌之上,黛琦丝笑颜如花地走了过来,用手伸入张无忌的内裤之中,一把抓住了张无忌粗大的阳具,肆意地套弄起来。

  张无忌惊骇的张大了嘴巴,本来就粗壮的阳具更是变得青筋爆鼓,又再伸长了一寸有余。此时,张无忌的内裤已经容纳不下这么雄伟的肉棍了,“无忌,我替你把这遮羞布去了好吗?”不待张无忌回答,黛琦丝的另一手已经扯掉了张无忌的内裤,立时,一个赤裸裸的男人出现在众女面前。

  尽管黛琦丝的手握住女婿的阳具时,已经知道是个大家伙了,但是当张无忌的肉棒完全显露时,还是把黛琦丝吓了一大跳,粗大而且修长的阳具上布满了爆鼓的青筋,黛琦丝的手几乎就握不住它,不由得让人感到有些害怕,巨大的龟头像一个大蘑菇长在顶端。

  五女无不看得目瞪口呆,心如撞鹿,仆仆乱跳,黛琦丝握住的是根部,这时候,赵敏也忍不住伸出手来跟着紧紧握住,其余三女也赶紧伸出手来顺次握住阳具的其余部分,没想到五只手都没把它拿下,还有一个大龟头傲然挺立在外面。

  “好雄伟壮观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长这么粗的阳具,你们四个丫头可有福了。”黛琦丝赞叹道。

  “你也不想想,我无忌孩儿是练过九阳神功的,鸡巴比常人大些才算正常啊。”谢逊自豪地说。黛琦丝心想也对。

  “无忌哥哥的下身和我们女人的下身真的一点也不同啊,可是男人的下身多出这么一截,多不方便啊。还有,什么叫鸡巴啊。”殷篱好奇地说道。

  “呵呵,这你就不懂了,傻丫头,大家都放开手,我详细地给你们说说。”

  黛琦丝含笑说道。

  此时,张无忌躺在木桌子上,正享受着来自五只纤纤玉手所带来的刺激,好不惬意。这种感觉和他去摸岳母的阴道又不相同,不过也是一般地令人神往。

  众女将手一一拿开,只剩下黛琦丝还握住那根肉棍,“看好了,孩子们,这根坚硬粗壮的肉棍,就是男人的生殖器官,俗语称之为鸡巴,医学上也叫做阴茎或者阳具。它由这几个部分组成,最上面的这个部分你们看,他最像什么?”

  “蘑菇”、“雨伞”众人胡乱猜测道。

  “都不对,再想想看,与动物有关的。”黛琦丝笑道。

  赵敏和周芷若几乎同时回答道:“乌龟的头。”

  “对了,对了,还是你们二人冰雪聪明。”黛琦丝赞道。

  “这个部分就是鸡巴的顶端,叫做龟头。你们看,像不像?”黛琦丝一边说道一边把张无忌的龟头转到各个方向给大家看。

  “不说没看出来,一说之后就越看越像了,好可爱哦,我来摸摸看。”殷篱调皮地用手捏了张无忌的龟头一把,张无忌从未受到过这种刺激,一下子“啊”

  一声叫了起来,吓了殷篱一大跳,赶快把手拿开。

  黛琦丝笑道:“蛛儿,你可要当心点,这个可是你夫君的敏感地带,别把他弄得受不了哦。”

  “接下来,这一截长长的部分就是阴茎了,日逼就全靠它来产生快感,阴茎最下面就是阴囊,软乎乎的,你们来试一试。顺便猜猜看,阴囊里面有什么。”

  说完黛琦丝站到一边让四女来体会。

  “真的好柔软啊,里面好像有两个小鸟蛋。”赵敏最先动手,开心地笑道。

  说完顺手扯了张无忌的阴囊一下,弄得张无忌大叫:“哎哟,敏敏,你能不能轻些。我受不了啊。”

  “哼,谁让你刚才轻薄于我,这只是我对你的小小惩戒。”

  “让我也来试一下!”小昭赶紧过来给张无忌解围,赵敏只得放开了手。

  “公子,你舒不舒服。”小昭将柔软的阴囊捧在手中,轻轻的搓揉着,小心翼翼,生怕把张无忌弄疼了。

  “好舒服啊!,还是你对我最好了。”张无忌飘飘欲仙地回答道。

  很快,四女都轮流体会完毕,黛琦丝问道:“你们知道阴囊中的两个小鸟蛋是干什么的吗?”

  “不知道,娘,您就别卖关子了,快给我们讲讲吧。”

  “好吧,其实那两个东西在医学上叫做睾丸,是专门用来产生精子的,阴囊里面就是存储精子的地方,当男人的精子和女人的卵子结合在一起,女人就会怀孕,然后生下小宝宝,你们一个个也都是这么来的啊。”

  “可是精子和卵子如何才能结合在一起呢?”众人不解地问道。

  “通过男女行房啊,也就是前面说的日逼,简单地说就是男人把他的鸡巴插入我们女人的逼里面,然后不断地抽动,当到达一定的时候,男人的鸡巴就会射出精液,精液里的精子就会通过我们女人的阴道然后到达子宫,与子宫里的卵子相结合,这就完成了受精的全过程。当然,要做好这件事,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男女之间一定要互相配合好,不然不但体会不到那种美妙的感觉,就连怀上孩子都很困难。”黛琦丝答道。

  “啊,这样啊,可是我们下身的洞口这么小,无忌哥哥的鸡巴那么大,那么粗,要是插进我们的逼里面,我们会不会很痛啊。”周芷若担心地问道。其余的三女也很是担心。

  “所以你们的义父要我指点你们啊,不然很有可能会使你们这些不懂事的年轻人受伤的。”黛琦丝一脸正色道。

  “原来如此,义父和娘他们真是用心良苦啊。”张无忌和四女恍然大悟。

  “好了,我们接着讲解。”

  “对于男女身体都构造我们基本上是介绍完了,可这只是身体构造方面的,下面我要说的是心理和生理变化方面的。当男人和女人的身体都长成熟时,会有一些生理上的变化,比如无忌内裤上的浆糊,其实是无忌在梦里梦到自己和女人日逼后射出的精液,也叫梦遗。而女孩子的身体成熟已后,会每个月来月经,也就是从逼里面流出血来。上次无忌看到小昭的腿上的血迹,就是从小昭的逼里流出来的,前几天我都还在来月经。”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小昭妹子和敏敏她们不肯对我说实话。”无忌终于解开了心中的疑惑。

  “男女之事一定要慢慢地来,不能急躁,双方一定要先把前戏做足做好,这样才算有了一个好的开始。通俗地讲,前戏就是男人的鸡巴插入我们女人的逼之前的一系列准备活动。也就是要充分调动双方的情欲,如果做得不好,就会出现男人的鸡巴没有足够的硬度和长度,可能会无法插入女人的逼里,即使插入了也没有什么力度,正是所谓的垂而不举,举而不坚,坚而不久。

  而女人如果前戏做得不好的话,阴道里面就不会分泌出足够的体液,那么就会导致阴道干涩不润滑,此时男人强行插入的话,很可能导致双方都感到疼痛,从而使房事以失败告终。反之,如果你们发现无忌的鸡巴开始变得又粗又硬的时候,就说明他情欲已经开始调动起来,想要和你们日逼了,比如说现在就是这样的,对不对?无忌。”黛琦丝一边套弄着手里肉棍一边笑着对张无忌说道。

  “我……我……”张无忌窘迫的不知如何是好。

  “嘻嘻,好了,不好意思的话就不要回答。平时的时候,无忌的鸡巴应该是软软的,向下垂着,所以不会有什么方便,你们也不会看到多出了一截。”黛琦丝继续笑道。众女见到夫君腼腆的样子,都抿着嘴偷笑起来。

  “而女人的情欲被调动起来的标志则是从阴道里面分泌出来的体液,也叫逼水。逼水流得越多,就说明女人此时的情欲越旺,如果不被男人的鸡巴插入逼里的话就会感到非常得难受。我想你们几个女孩子现在正在体会着这种感觉吧。”

  众女均偷笑着不回答。

  “哦,我知道了,干娘刚才的阴毛上的水原来不是尿,是干娘的逼水啊,嘻嘻,干娘,您快说,刚才您是不是也想被男人的鸡巴插啊。”赵敏恍然笑道。

  “这孩子,没大没小的,我在说你们,你倒说到我身上了。”黛琦丝羞怒道。

  “干娘,您就别不好意思了,您也是女人嘛。我们不会取笑您的。”众女笑道。

  “好了,好了。我们接着讲解。”黛琦丝连忙扯开话题。

  “行房之前的准备活动非常的重要,可是如何能做好呢?这样吧,我和无忌就来给你们做个详细的示范。”众女立时安静下来,生怕错过了关键的环节。

  张无忌听罢,心中一阵狂喜,立刻翻身从桌子上跳了下来,着急地对岳母说:“好啊,好啊,我该怎么做,岳母你告诉我。”

  “一开始,我们应该先拥抱,然后抚摸对方的身体,尽量地刺激对方的性器官,比如我用手来套弄你的鸡巴,你用手来抠我的阴道,或者用手搓揉我的咪咪,当然用嘴来吮吸也是一个好办法,还可以接吻。”黛琦丝一边说一边将张无忌拉了过来。

  高出岳母一个头的张无忌,一把把岳母搂在怀里,照着岳母的吩咐,一双手在黛琦丝光滑得如凝脂般的肌肤上不断地抚摸着,不一会儿,一只手就从黛琦丝的背部滑向了她的双腿之间,另一只手则使劲地搓揉着黛琦丝的乳房。

  黛琦丝小鸟依人般地靠在女婿的身上,一只手也在不断地套弄着张无忌的鸡巴。两人均感到从未有过的愉悦,张无忌喘着气说道:“是…是这样的吗?岳…岳母,啊,啊!”

  “对,无忌,你……你做得很好,啊,太舒服了,你还……还可以用嘴试一试,来,吻我的乳房。”

  “好的,我这就来。”张无忌低下头,把头埋在黛琦丝的双乳之间,用力地舔着,然后又将一个乳头含在了嘴里,使劲地吮吸着,弄得黛琦丝感到乳头如同被微弱的电流击中一般,麻酥酥的,好不舒服。

  “来,无忌,来舔我的阴户,这样会更加地刺激我的身体。”黛琦丝娇喘着对张无忌说道。

  “好的,岳母,我们换个姿势吧,这样方便些。”张无忌答道。说完一把抱起岳母的娇躯,轻轻地放在桌子上,然后也跟着爬到岳母的身上,头对着岳母的阴户,一头扎了进去,然后由自己的舌头不断来回地舔着那两片肥厚而又嫩滑的阴唇,鼻尖则不断地顶着阴道口。而另一边也已经把鸡巴递到了岳母的嘴边,“啊……啊,其实你真得很有天分,无……忌。”黛琦丝一边喘息一边称赞道。说完抓起女婿的鸡巴,一口塞到了嘴里,不断用力地吮吸着。

  看到此景,四女无不心神激荡,饥渴难耐,真希望是自己在与夫君共欢。

  “呜……呜,你们自……己也可以相互试……一下,注意,不……要把处女膜抠……破就行了,呜……呜。”看到女儿们饥渴的样子,含着龟头的黛琦丝不忍心,于是提醒她们。

  听了母亲的提醒,四女顿时就像刚才一样,小昭和殷篱,赵敏和周芷若相互紧搂在一起,不断地用手刺激着对方的性器官。一时间,安静的小岛上,充满了女人兴奋、满足而且放肆的呻吟,引得远处的狼群发出一阵阵的嚎叫。

  谢逊则坐在一旁,一声不吭,只是在脸上不时地露出一丝笑意。

  过了一会儿,黛琦丝已经感到下身已经湿得不像样了,此时她是多么的希望女婿粗大的鸡巴能在自己的阴道里面使劲地抽插冲撞。但是这种想法又不能在孩子们面前表露出来。毕竟自己是无忌的岳母,如果这样做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做出了有违伦常而被世人所不齿的乱伦之事吗?不,决不能这样,黛琦丝暗暗告诫自己。可是她被女婿挑逗起来的情欲却使得她更加的难以自持了。

  “好了,我们大家先停一下,我再接着讲解下一步。”黛琦丝差点忘了,她还要给孩子们传授关键的技能。

  众人只得先停了下来,一个个都面红筋涨,娇喘不已。

  “前戏做到这里基本上就算是够了,下面就是最关键的了,也就是要开始日逼了。”黛琦丝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深深地吸了几口气说道。

  “这个部分我和无忌就不可能像刚才那样逼真地示范给大家看了。”黛琦丝无不遗憾地说道。

  “为什么啊?娘,你们不是配合得很好吗?”大家不解地问道。

  “是这样的,我呢,是你们的长辈,长辈和晚辈、亲人与亲人之间是不允许进行男女之事的,比如父女之间、母子之间等等。如果这样做那就叫做乱伦,乱伦是一种令世人所不齿的卑鄙龌龊的下三烂勾当,无忌和我怎么能成为那样不知羞耻的淫娃荡妇呢?”

  “那你们刚才岂不是做出了……”小昭着急地问道。生怕母亲和无忌哥哥已经铸下了大错。

  “刚才其实没有什么啊,我和无忌刚才所作的一切,并没有超出底线,也就是说无忌的鸡巴并没有伸到妈妈的逼里面,所以算不得乱伦。再说我们只是在做示范给大家看,并不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黛琦丝解释道。小昭听完这才松了一口气。

  “下面部分的示范,我和无忌就点到为止,无忌,你一定要把持住,千万不可越雷池一步,否则你我二人将无颜面对世人。懂吗?”

  “您……您放心吧,岳母,我会把持住的。”张无忌自己对自己的保证都感到没有信心。

  “好吧,我们开始。首先,无忌的鸡巴要想插入我的逼里,身体就必须有正确的姿势,鸡巴也要对准正确的部位。所谓正确的姿势其实并没有一个标准,只要双方都觉得舒服就行,我就给你们介绍几种常用的姿势,不过你们不必局限于此,完全可以自创一些新奇的花样,这样更能够增添新的情趣。”

  “第一种,男上位。这是一种使用得最多的姿势,也最容易掌握。”说完,黛琦丝仰躺在木桌子上,两腿高高抬起,然后又对张无忌说:“顾名思义,这种姿势就是男人在上面,女人在下面。好女婿,你过来,用手扶着你的鸡巴,对准我的阴道口。”张无忌急忙跪在桌上,对准岳母的小穴,感到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把鸡巴凑上去,毕竟岳母刚才告诫过自己,要点到为止的。

  “靠近些,别离那么远,不然待会儿你不容易找到小昭她们的阴道口,不要怕,我们只是摩擦一下,没什么的。”黛琦丝对女婿说道。

  听了岳母的话,张无忌连忙把鸡巴向前一送,一下戳到了黛琦丝的阴唇上,力量很大,黛琦丝“啊”的一声叫了起来,“无忌别慌,慢一些,我来教你。”

  说完,一把握住张无忌的大鸡巴,用张无忌的龟头在自己的肉沟里面来回地摩擦滑动,弄得张无忌几次都想冲进去,但是又被岳母的手挡住,好不着急。

  当张无忌的龟头和鸡巴前半截都沾满了岳母黏呼呼的体液时,黛琦丝将张无忌的龟头放入了自己的阴道口,然后对众人说道:“大家都注意了,你们可要看仔细,无忌的鸡巴必须从阴道口插入,不要插到尿道口去了,那样的话,你们就会受伤,无忌,来,你轻轻地进来一点,可别进太多,让你的娘子们看清楚就可以了。”

  张无忌只得将龟头一点一点地向里面送去,终于,整个龟头完全没入到岳母的阴道里面。“够了,够了,无忌,不可以再进入了,否则我们就要成为千古罪人。”在快感与罪恶感之间徘徊的黛琦丝终于战胜了自己的欲望。此时,张无忌的龟头和岳母的阴道连在一起,众女子看得一颗心仆仆乱跳,真希望夫君的大鸡巴也插入自己的阴道里来,而且是完全的插入。

  “如果是真正的行房,那么无忌此时就应该把鸡巴全部插入我的逼里,然后不断地抽送,直至射精为止。你们清楚了吗?”

  “知道了,娘。”众人答道。

  “好了,无忌,你出去吧,我接着介绍第二种姿势:女上位。”黛琦丝用力地将张无忌龟头拔了出来。

  “无忌,你来躺在桌子上。”黛琦丝命令道。

  张无忌赶紧按照岳母的吩咐,躺在了木桌上,但是鸡巴却直直的指向星空,一副昂首挺立威武不屈的派头。

  黛琦丝也跳上木桌,跨坐在张无忌的肚子上,张无忌看到岳母的一对酥胸在眼前弹跳,不由得伸出双手把两个乳头紧紧捏在手中,不断地搓揉着。黛琦丝没有出声,默许了女婿的挑逗。

  只见她将玉臀微微翘起,另一只手抓住张无忌的鸡巴,想把它塞到自己的下身,可是张无忌的鸡巴实在太长了,只得再把屁股抬高些,这便成了一个蹲马步的姿态,这才把张无忌的龟头压在了自己的阴户之下。然后对众女说道:“看,这就是女上位,主要是靠女人在上面上下或左右移动来产生摩擦,从而出现快感。”众女皆点头默记。

  由于刚才黛琦丝的淫水流得太多,结果桌面上到处都是,蹲着马步的黛琦丝正想起来,但却不小心踩到了一片自己流下来的淫水,一个没站稳,竟然直直地坐了下去,只听得噗嗤一声,张无忌的鸡巴竟然完全没入了黛琦丝的阴道之中。

  这时候张无忌的阴毛和黛琦丝的阴毛已经紧紧地贴在了一起,这突如其来的快感将二人猛烈地刺激着,张无忌的龟头直插入黛琦丝的子宫之中紧紧地把她的子宫壁顶了起来,而鸡巴的根部也将阴道口撑得老大老大的。

  黛琦丝一面体会着这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愉悦,一面又羞愧难当,竟没有想到要抽出身来,想到自己一世的清白,居然就这样毁于一旦,一行热泪不知不觉开始流下,但是黛琦丝此时也只能坐在张无忌的身上抽泣起来。

  众女子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吓的说不出话。不知该如何安慰自己的母亲。

  张无忌见状,急忙支起双手让上半身坐了起来,“岳母,完了,我的鸡巴已经完全插进您的阴道了,我……们,我……们该怎么办?”张无忌惊恐地问道。

  “天意,真是天意,这下我们俩可怎么去见人啊。”黛琦丝哭道,同时身体也有意使劲地抽泣了几下,两人又感到一阵快意。

  张无忌看着岳母楚楚可怜的样子,不禁心生怜悯,一把将岳母紧紧搂入怀中,“不会的,这完全是意外,我们不是有意的,小昭她们会理解我们也会原谅我们的,对吗?”张无忌安慰着岳母道。同时也扭动了身体几下,一阵快意再度袭来。

  “娘,您千万别难过,我们会理解的,绝不会责怪于您和无忌哥哥的。”众女也哭道。

  “怎么啦?哭天抢地的,又不是死了娘。”谢逊在一旁忍不住发话道。

  “我娘和无忌哥哥乱伦了,义父,你看这如何是好?”小昭急忙向义父说明情况。

  “我知道,别担心,他们这也算不得乱伦,除非你无忌哥哥把精液射进了你妈的阴道内,那才是无法弥补的大错。无忌,你射了什么到你岳母的阴道里没有?如果没有的话还可以接着来啊。”谢逊满不在乎地说道。

  “没有啊,义父。”张无忌急忙答道。

  众人听罢这才都松了一口气,黛琦丝此时也已经转悲为喜,一张俏脸说不出的迷人。既然没有了后顾之忧,不好好享受一下实在是没有天理。于是对女婿柔声说道:“无忌,你坚持一会儿,让我再给大家做个示范,你要是不行了,可千万要出声,我也好早些避开,免得铸成大错。”

  不待无忌回答,黛琦丝早就开始扭动腰肢,时而上下,时而左右,一对湿漉漉的大阴唇被张无忌的鸡巴弄得翻起来又收进去,嘴里还不时的发出一声声淫荡的低吼。

  初上战场的张无忌缺乏对阵的经验,哪是岳母的对手。才不过四五个回合,只见他张大着嘴,满头大汗地喘着粗气,早把岳母的话忘到了脑后,就算是想得起也说不出话了,眼看着鸡巴一阵剧烈地收缩,精液就要喷薄而出。

  经验丰富的黛琦丝在发现女婿的鸡巴在自己的体内发热涨大并开始跳动时,已经有了预感,就在张无忌的精液喷射出来的瞬间,说时迟,那时快,黛琦丝猛地站了起来,及时地把张无忌的鸡巴抽出了自己的阴道,但是还是有一些热乎乎的精液扑扑地打在她肥厚的阴唇上,不过还好啦,不是射在阴道里面。

  意犹未尽的黛琦丝将还在喷射精液的龟头抓在手中,一口含了进去,剩下的精液就全吞入了她的口中。无忌的鸡巴这才慢慢软了下来。

  一堂生动而又有趣的性教育课到这里总算落下了帷幕,而情色岛上的性福生活应该才刚刚开始。